第二十章 美和不是美 (20)

心可以分为美和不是美的,巴利文sobhana指的是美的法,美的法不仅包括了善的法,也包括了善的果报和阿罗汉美的唯作心。

法如果不是美的,就归类为不是美(asobhana)的法。不是美的法不仅包括不善心,不善心所,也包括没有美心所伴随的心和心所。因此,当心按相应法(sampayutta dhammas)分类时,心可以依伴随的美或不是美的心所而多样化。这表示心可以被分类为有美根伴随的心或没有美根伴随的心,也就是有没有不贪,不瞋,甚至是智慧伴随。有美根伴随会使心是美的。因此,美心与不是美的心是取决于什么类型的根伴随。有美的根伴随的心称为美心, 没有美的根伴随的心称为不是美的心。

当我们学习究竟法的时候,我们应该仔细研究因和果。如果清楚地了解因和果,我们就不会对美的法和不是美的法有所误解。

不善心会与不善心所: 贪,瞋,痴一起生起,因此很明显的,它们并不是美心。

眼识不能与贪,瞋,痴或其它美的心所一起生起。眼识只会有七个心所伴随一起生起: 触心所(phassa),受心所(vedana),想心所(sanna),思心所(cetana),专注心所(ekaggata),命根心所(jivitindriya),作意心所(manasikara)。这七个心所是遍一切心心所(sabbacitta sadharana),它们必须和每一个心一起生起,无论是不善心,善心,果报心,或唯作心,以及任何其他方式分类的心,都一定至少会有这七个心所伴随一起生起。还有六个杂心所(pakinnaka),它们并不会跟每一个心一起生起,可以是心的四个本质之一。七个遍一切心心所和六个杂心所一起被称为“通一切心所”(annasamana cetasikas)。当通一切心所和不善心一起生起时,它们就是不善的; 当通一切心所和善心一起生起时,它们就是善的。不善心所只会跟不善心一起生起,美心所只会跟美心一起生起。

眼识是果报心,它只会有七个遍一切心心所会伴随一起生起,不会是美心所或不善心所。因此,眼识不是美的心但也不是不善心。

学习佛法时,我们应该正确地了解不善法和不是美的法的区别。不善法是一种低劣,低等级,危险的实相。它们是产生令人不愉悦和悲伤结果的因。不是美的法是指没有美心所伴随的心和心所。佛陀根据实相的真实特征,用不同的方法,以不同的面向来教导佛法。当我们学习佛法的时候,应该详细地研究实相的特征,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地了解它们。如之前所提,佛法可分为三大类,即善法、不善法和无记法。我们应该要知道,善法是善报产生的原因; 不善法是不善报产生的原因。无记法是既不是善也不是不善的法。无记法是果报心和果报心所,唯作心和唯作心所,色法和涅槃。因此,无记法不仅包括果报心和果报心所,唯作心和唯作心所,也还包括究竟法分类中的色法和涅槃。色法和涅槃没有善或不善,因为它们不是心或心所。因此,所有四个究竟法都可以分为这三类。但当法是根据心的本质分为四类时,指的是心和心所而已。

心和心所根据本质可以分类为美的和不是美的:

  • 不善心和不善心所: 不是美的法
  • 善心和善心所: 美的法
  • 果报心和唯作心: 没有美心所伴随,不是美的法
  • 果报心和唯作心: 有美心所伴随,美的法

眼识是善的果报或不善的果报,都只有七个遍一切心心所伴随。耳识,鼻识,舌识,身识也是一样,只会有七个遍一切心心所伴随。因此,双五识(dvipancavinnana)不属于美的心。此外,除了双五识之外,还有其他的心也不是美的心。

有些善报心没有美的根伴随,有些有美的根伴随。日常生活中生起的每一个心都是不同的。再出生在人间与再出生在恶趣的结生心是不同的,它们是由不同的业所产生的结果。如果结生心是不善的果报,那么就会是一个不快乐的再出生,是不善业的结果。不善果报的结生心会在地狱界,饿鬼界(petti-visaya),阿修罗界(asuras)或畜生界再出生。在人间或在任何一个天人界的再出生都是善报心的结果; 再出生在这些界是一个快乐的再出生,是善业的结果。

在人间的再出生是善的果报,但有不同程度的善因会产生不同的善报。那些从出生就有残疾的人是非常虚弱善业的结果,没有无贪、无瞋和智慧这些美心所伴随。对于先天有残疾的人来说,由于善业是非常虚弱的,因此不善的业因就有机会使得他在出生的时候就受到残疾的困扰。

对于先天没有残疾困扰的人来说,他们出生在许多不同的环境里: 比如出生在不同的家庭,有些家庭贫穷, 有些家庭富裕;有些有不同的社会阶级地位,有些家里侍从或同伴数目多寡不同。所有的不同都是由于善业强度的不同导致结生心执行再出生的结果也不同。如果善业是由比较弱的智慧或根本没有智慧伴随时,结生心就只会有无贪,无瞋两个美根,而那个人的那一世是二因(dvi-hetuka),他的再出生只会有二个美的根伴随,但没有智慧。因此在那一生中,他既不能修得禅定,也无法开悟。

如果一个人的再出生是有智慧伴随,那么他有三因(ti-hetuka),也就是有三个美心所,无贪,无瞋,无痴或是智慧伴随。当这个人在聆听佛法时,他能够思考并理解佛法。如果他发展奢摩它,也许可以在那一世达到禅定的阶段。又或者他可以发展内观智慧,如果累积了适当正确的条件,他可以在那一世证得四圣谛。不管怎样,我们不应该忽视智慧的发展。可能有人天生就有三个美根心所伴随,并且已经累积了念和智慧,但如果他忽略了发展善或聆听佛法,他只能精通世俗的知识。如果不去发展内观智慧,就没办法了解实相的真实本质。

过去的前世里,人们可能对佛法很有兴趣,他们可能研读过佛法,也可能曾经是比丘或比丘尼。然而,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众,每个人都应该要发展智慧。没有人可以知道会是身为一个比丘或是在家众的状态下证悟。我们必须知道实相生起时的特征,必须不断地发展培养智慧,一世接着一世,直到在某一世某一刻时,智慧可以敏锐到穿透法的本质而了解四圣谛。

也许有人过去曾经对佛法感兴趣,全心投入研读佛法,并应用于自己的生活中,但人们永远不应忘记,只要还没有证悟,累积的污染杂质就有可能导致人们离开正道,误入歧途。污染杂质是如此的顽固,如此的强大,它们可以导致人们忽略善而去沈溺于不善。有人可能天生就有三因,也就是天生就有无贪,无瞋和智慧伴随,但如果忽略不去聆听佛法,不去仔细思考佛法,没有觉知了解实相,那么在那一生中,智慧就不会有任何发展。如果一个人出生时有三因伴随,但却浪费了那一世没有去培养发展智慧,这是令人遗憾的。

不能确定是哪个业会成熟导致下一个生命的结生心生起。也许是不善果报心执行再出生在恶趣,或者是无根善报心执行再出生,使一个人天生就会有残疾,或者是二因果报心执行再出生在善趣的结果。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在出生时就不会有智慧伴随,那么他在那一生就没办法发展智慧达到体证四圣谛,达到开悟的程度。但仍然应该要坚持于智慧的发展,不去忽略累积智慧的重要性,智慧才能够增长,变得敏锐。

当结生心是美的心,有分心也会是美的心。因此,出生的人如果结生心不是无根的善报心,那么就不会是先天残疾,在熟睡时会是美的有分心。如果出生时是有无贪和无瞋(二因)伴随,有分心也会和结生心一样是无贪和无瞋(二因)伴随的心。如果出生时是有无贪,无瞋和智慧(三因)伴随,有分心也会是有三因的。当我们熟睡的时候,污染杂质不会生起,不会有喜欢或不喜欢,因为在熟睡时不会经由感官根门去经验任何对象,我们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尝不到,没有经由身体感官去经验;我们熟睡时也没有去思考不同的主题。但当我们醒来时,一天中会有许多愉快或不愉快的感受生起,通常这是由不同类型的不善心导致。当我们清醒的时候,有更多不美的心生起,而不是善心。眼识生起,透过眼根看到的只是一瞬间,紧接着就有速行心很快生灭七次。因此,速行心生灭七次比眼识只执行一次去看的功能次数多的多,很多的不善会从这一刻累积到下一刻,日复一日地。因此,我们在研读佛陀详细讲解佛法时,不应该忽视正见发展的重要性。佛陀详细阐明哪些心是美的,哪些心不是美的,哪些是不美心,不善心,果报心或唯作心。

问:请问阿罗汉还有不是美的心吗?

答:是的,有。

问:那么阿罗汉有不善心吗?

答:没有。

阿罗汉还是有不是美的心,但没有不善心。对于阿罗汉来说,比如眼识或耳识生起时,并不是美的心,但他不会再有不善心或善心了。

一共有五十二个心所。十三个通一切善恶心所,十四个不善心所和二十五个美心所。

对美和不美的法的特征有正确的理解是很重要的。巴利文中的“sobhana”经常被翻译成“美的”,但这个词可能会引起误解。人们可能会认为一切美丽或愉快的事物就是美。比如人们可能会认为舒服的身体感受是美的法,但事实并非如此。应该要仔细去思考舒服的身体感受的真实本质是什么。如之前所提过的,感受可以分为五类:

  • 愉悦的心里感受
  • 不愉悦的心里感受
  • 中性的感受
  • 舒服的身体感受
  • 不舒服的身体感受

舒服的身体感受(sukha vedana)伴随善的果报身识,经验的是一个可喜的触所缘,但身识并没有美心所伴随,比如无贪,无瞋或智慧。因此,舒服的身体感受这个实相并不是美的法。如果我们不正确的理解每个法的巴利文的真正意义时,就很容易产生误解。

我们应该正确地知道哪一个法是美的,哪一个法不是美的。色法不能是美的法,色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法,它既不是善也不是不善,它也不会有慈,悲,喜,舍或任何其他的美心所伴随。只有心和心所可以是美的或不是美的。色法可以是一个让心生起去喜欢或不喜欢的因缘条件,但色法本身是无记法。色法没办法知道心喜欢或不喜欢它。色法本身并没有被心喜欢或不喜欢的意图或期望,因为色法不能去经验。只有心可以去经验对象;心想要看到色尘,听到声音,闻到气味,品尝味道,经验可喜的有形物体,想要愉悦的感受可以因此一次又一次地出现。我们都希望每天都一直有愉悦的感受,无论是在任何时候透过感官经验,或甚至只是在想像着的时候。

五蕴是执取的对象,在清净道路里有个比喻: 色蕴就好比是一个餐盘,因为它能装载着带来幸福的食物。受蕴就像好比是餐盘上的食物。想蕴和行蕴就好比是调味烹煮美食的主厨和二厨。而识蕴就好比是享用食物的人。

心是领导者,它知道那个出现的对象。心和心所,也就是四个名蕴,必须一起生起,它们经验同一个对象并且不能彼此分离。所有四个名蕴都必须一起生起,一个都不能少。在五蕴的界里,色蕴是名蕴生起的因缘条件。

我们研读不同类型的心,为的是我们能够精准地了解心的特征和不同分类的依据。心可以依据四个本质来分类: 善,不善,果报,和唯作。如果是依据三个群组来分类,就是善法,不善法和无记法。如果是依据根来分类就是无行,不需怂恿的和有行,需被怂恿的。或者另一个分类方式是美的心和不是美的心。这些分类清楚地告诉我们,心的多样化是因为有不同的心所伴随。如果我们能够了解这些分类,这会是正念生起去觉知实相的一个因缘条件,因此法可以被了解是无我的,不是一个人或一个东西。它们只是名法和色法,每个法都有它们自己独特的特征,一次只会有一个法出现(正念的对象)。经由眼根出现的色尘是一个实相, 声音是另一个实相,气味、味道和有形物体都是不同的实相,都各有它们自己独特的特征。善心和无记心是不同的实相,也都各自有自己的特征。

如果能对这些实相的特征有更多的了解,累积加深的因缘条件可以使正念生起直接觉知法,智慧可以了解出现的法的特征。以这种方式,每个法的真实本质能逐一被穿透了解。

问题:

  1. 色法可以是美的法吗?请解释原因
  2. 出生时没有美心所伴随的善报心,和出生时有美心所伴随的善报心有什么不同?
  3. 什么类型的业会产生二因伴随的结生心?
  4. 一个在出生时有二因伴随的人和一个在出生时有三因伴随的人有什么区别?
  5. 一个人熟睡时候的心是美的心或不是美的心?

佛法与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恐惧

泰国南部合艾市宋卡纳卡粦大学电台访问阿姜舒净的座谈会

节目主持:邦冲  威仟思

时间:公元2020年3月21日

 

邦:不管是对整个世界或是我们的泰国,仿佛大家都对周围的一切感到莫名的恐惧,我们甚至不知道恐惧的是什么,以及要怎样消除这些恐惧。在泰南三个府治,就常常发生骚乱的事件,以致即使是泰国人来到南部都有危机感,尤其现在新冠肺炎病毒在全世界蔓延,几乎整个世界都在恐慌混乱中了。

而在实际上,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时时都存在着各种凶案、意外等。请问阿姜舒净,站在佛教的角度上,我们应该怎样审视发生在我们周围的各种恐怖事件呢?

 

舒: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已经发生的事有人能命令它不要发生吗?如果追溯到事件的源头,那就是有那件事发生的因,那件事情就一定会发生。这样说好像很平常,而假如深层的去思考,不管是有灾祸或没有灾祸的发生,我们都无法限制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听、不要去想。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又能控制灾祸吗?必须明白任何事情都未必如我们所想,或是如我们所愿的。假如没有新冠肺炎病毒的事件,我们也会有别的事情来让我们忧虑。我们必须明白,任何要发生的事情就必定会发生,我们必须真正了解因缘关系是没有人能控制的,有其因必有其果。

 

邦:我们害怕灾祸发生在自己身上,就选择尽量避开它,这个方法正确吗?

 

舒:那是不可能的,要如何避免呢?每个人都懂得要防范危机,但是无论怎样的预防,要发生的还是会发生,不是吗?

我们只要不大意,要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生的原因。对于一切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的事情,佛陀都有很详细的解释,包括了对发生事故的远因和近因的因缘关系的开示。

具体来说,如果我们不知道真相,我们就会对很多事情都感到不安,就像我们今天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恐惧,未来也会对其他的病毒的感到恐慌。

我们不知道导致发生不幸事件的因缘,也不知道可以导致幸福的因缘条件。同一件事发生在这个人身上为什么有人说好,而如发生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又有人说不好?

新冠肺炎病毒,不是每个人都被感染到,但是只要存在对“我”的贪恋,对生命就有各种各样的恐忧,不同的只是恐忧的程度。

 

邦:对于所有的人来说,害怕意外、害怕凶杀、害怕自然灾害,都会尽可能避免自己不幸遭遇到,我想这就是小心防护。

舒:是不是每个人都感染到病毒?还是害怕的人才会感染到病毒?感染上新冠肺炎病毒的人,他们有防护吗?他们中有的有防护,有的没有防护,可是他们都染上病毒了。所以,就近因来说是因为他们太不小心所以染上病毒,但是从远的因来说,即使是很小心的防护了,还是感染上病毒,这又是什么原因?况且,有的人并没有防护,却也没有感染到病毒。这样可以说有防护的人就不会感染上病毒,而会染上病毒是因为没有防护吗?

 

邦:据所知,有人即使已经有预防,但还是感染了。

舒:所以,即使是已经有防护,要被感染时还是会被感染。不到会被感染的时间,就不会被感染。但要永远没有不幸的事,那是不可能的,生命的每一时刻都有各种或好或坏、或欢乐或痛苦的事情发生,没有人能够永远都是只有好事,或是永远都在痛苦中。有的人身在苦中,但是心里不会痛苦;又有的人心里很痛苦,但身体并不难受。所有的痛苦,就是因为不知道事情发生的原因,不明白因缘关系,就不知道出现善果的因缘条件,与出现恶果的因缘条件。

 

邦:听您这么说,是不是要发生的始终会发生,那我们就不必去预防什么,或避开什么了?

舒:那样想就想错了,那是无明的想法。正确的想法是必须行善事,做一个良善的人,因为这些才是未来善果的因。对吗?

邦:是的。

 

舒:所以我们只注意眼前的预防,但是忽视了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好的因必定有好的果,不好的因也难免有不好的果。为什么我们生下来,即使是没有新冠肺炎病毒,或其他的疾病,也有生下来就残废的,不幸的遭遇也依然存在,没有因为染上新冠肺炎病毒死亡,也可能会因为别的疾病死亡。

我们每个人都希望美好的际遇,但是不知道带来那个美好际遇的因缘条件是什么,那是长远的因。善因导致善果,恶因导致恶果,这是错不了的。对吗?

 

邦:不错。

舒:如果认为什么都不必做那就错了,因为不知道应该做善事本身就不对了。

邦:您的意思是什么都不必做,那是指即使是善的事吗?

舒:放弃行善就会一直的错下去,因为没有正确的了解。比如现在的病毒疫情蔓延,人们互相照顾,团结一致努力克服病情,就能遏制病毒。但假如有人乘机舞弊做恶,形势就会更加恶劣。所以重要的关键是行善作恶的问题,但是现在一些人是仅预防“身”,而忘了预防“心”,要注意不要让恶心生起。

 

邦:那么善恶的标准在哪里?同一件事情有的人说是好事,但是另有人就不认为是好事。

舒:没有聆听过佛法的人所认定的善事,和聆听佛法后了解因果关系的人所认定的善事是不同的。这说法你同意吗?

邦:是的。

舒:所以有人不尝试去了解真正的原因。比如听到声音,你能强迫不要听到吗?

邦:不能。

 

舒:很多事情都好像能自自然然的生起,其实并不如此。比如远远近近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好听的声音或不好听的声音等等。尽管同一个时间里有很多种声音,但是我们仅听见了那使到耳识心生起的声音,不管那是喜欢的声音或是不喜欢的声音。

假如我们能够把时间缩短到每个正在快速生灭的听到、看到、想到的剎那间,会明白没有什么是固定不变的,正如我们刚才谈论的言论已不存在,已经消失了。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恐惧,在我们熟睡时是不存在的,但是只要一醒起来,对自己的爱,或对他人的爱就会导致莫名的担忧。我想一个人明白如果善恶的因果关系,就不会有恐惧感了。

 

邦:您的意思是真正让我们感到的危机,其根源并不是一般人现在正在感到恐慌的外在因素。对吗?

舒:是的。每个人都会感到恐惧,但是危机只会发生在会出现那个危机的人的身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感染上这个病毒了。所以,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的事,就一定有发生那个事件的因,因果关系是很深奥的,唯有仔细深入的思考才能了解。实际上,人的一生,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惧怕,有的人甚至害怕蟋蟀蚂蚁等等,因为不明白惧怕的真相。

 

邦:那我们真正害怕的是什么?

舒:其实应该害怕的是不知道真相,因为无知所以害怕。当我们在感到害怕的那一刻,新冠肺炎病毒的念头已经过去,可是害怕的人还是在害怕中。如果在当时想到别的事情,那又不再有恐惧的感觉。

因为无知,就会对各种已发生的事故感到困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个国家为什么会这样,这个人为什么会这样的产生无数的问题。

说这些好像会令摸不着头脑,但认真的思考可以令人消除恐惧。要发生的必定会发生,不会发生的事,即使努力想让它发生,它也不会发生。也就是说,有发生那件事情的因缘条件在那个人身上生起,就会有那件事情的发生。

 

邦:听了您的解释,使我了解恐惧的念头也是生起灭去,刚才的惧怕已经消失,但是可能还会再惧怕起来,对吗?

舒:对。没有什么是不变的,一切都在生灭,已消失的不会再重来,就像刚才的声音已无处寻找,然后是新的声音响起,接着声音又消失,无比迅速,每一个时刻都是如此,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这些真相。

 

邦:那么真正的灾害是什么?

舒:是无明的杂质污染。佛陀害怕病毒吗?

邦:据所知,佛陀不怕病毒。

舒:佛陀消除了无明,觉悟因果关系,有其因必定有其果,不论是荣禄或毁灭,或一切意料不及的灾祸,到要发生的时候是任何人阻止不了。

邦:为什么说惧怕是一种危害?

舒:我们会害怕是因为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要解释这些道理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可以这么说,我们的危害就是误认为有一个“我”,东西是我的、我的生命、我的财产、我能控制等等。

而实际上诸法无我,并没有一个“我”的存在,一切法缘聚而生,火有火燃起的因,风吹有风吹的因。冷热酸甜、喜欢痛苦都有其生起的因,没有因就不会生起。

我们不知道法是这些生起灭去的真相,譬如看见一幅画后心里接着在思索着图画中的意义,而在思索着图画的意义的那一时刻,刚才看见图画的心已经灭去了。

我们从出生到死亡,所有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都生起随即灭去不再回返,就像昨天已经消失了,今天的刚才也消失了,真实的只有每一个刹那。

我们不了解这些真相,不明白佛陀开示的“诸法无我”。不明白佛陀教导的善恶皆有其因,善因带来善果,恶因带来恶果,没有一个“我”来控制安排,如果有“我”,我能控制,那我就不会死亡,但现在每个人都会死,“我”又在哪里?

开始有了生命,就执着那个生命的是我,但是一切都在我们的无明中灭去。出生时的那个心现在在哪里?

邦:不是我们现在的这个心吗?

舒:不是。心快速无比,这是佛陀经过无数世的修行才证悟的真理,任何因缘合和而生的法必定有个生起灭去的过程。诸行无常。诸行是苦。诸法无我。诸法是包括世间一切法,那还有什么是固有不变的呢?试想想刚才的说的话,刚才的心还在吗?心想那刚听到的声音,想的时候声音已经灭去,再接触的也不是声音了。

 

邦:真是这样。

舒:聆听佛法,必须要锲而不舍的聆听到了解每一种实有的都是一种法。佛陀没有说人是实有的,实有的只有“法”,包括有感知、识知功能的心和身体。心和身体我们能控制吗?不想生病也会生病,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就感觉痛了,痛是哪里来的?

如果认为是我在痛,当痛的感觉消失了,那个痛的我在哪里?刚才的那个我也没有了。

佛陀的教导是深奥细微,能通达佛陀的教法,需要具有高深的智慧,了解了佛法就不再彷徨,因为是已种下善的因。

 

邦:当我们在生气、在疼痛的时候,我们觉得生气和疼痛是真正存在的,那我们要怎样消除它们?

舒:那还不到要消除他们的阶段。你感到疼痛吗?

邦:是的。

舒:如果疼痛没有生起,你会疼痛吗?

邦:不会。

舒:你并没有不间断的痛吧。

邦:在牙痛的时候,疼痛好像没有停止。

 

舒:疼痛像没停止 ,但实际上痛感生起灭去,灭去后又生起,生生灭灭。假如疼痛没有间断,会延续到现在吗?

牙痛时把牙齿拔掉,还会痛吗?所以,痛的时候,不是我们去让疼痛生起,而是有疼痛生起的因。

痛时是记得我在痛,我们记得这件事、记得那件事,但是不知道记忆也不是我。如果没有记忆,也就没有是我的记忆,没有一个我,如执着着有一个我,是无明的误解。

当我们知道有一件事情时,那件事情已生起和灭去。生起灭去是极其迅速,像灯火的生灭,因为速度太快了,觉察不到光线的熄灭以致好像是在一片光明中。

所以,无知使我们生出很多概念。闭上眼睛,能看见吗?

邦:看不见。

舒:睁开眼?

邦:看见。

舒:眼睛看见什么呢?眼睛仅见到显现在眼前的景象,但是记忆让我们知道这是人、这是花朵、树木等等。闭上眼睛,一切都不存在了,没有人能使它们继续存在。即使是再睁开眼睛,又已经是新的,不是刚才看到的。所以,生命的存在是每一个一刹那,不停生灭的刹那。

佛陀开示三种死亡,即1,刹那死(khanika marana)。所有称为法的一切物质现象和心理现象,生起后就灭去。因为法的生灭无比迅速,以致我们觉察不到它的生灭,就以为一切是固有存在的。佛陀详细解释了心的生灭是连续不断,以及每一个生起灭去的心的功能和特性,心灭去就好像死去,灭去的心是下一个心生起的因,如此下一个心又立即生起。

2,概念死(sammuti marana)。即一般人所知道的死亡,人死了就埋葬或火化。但佛陀阐释最后的死亡心灭去后,结生心马上生起开始新一期的生命,这就是轮回中的真相。除了佛陀,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真相。

3,正断死(samuccheda marana),阿罗汉的死亡,不再轮回,即涅槃。阿罗汉已经灭尽烦恼杂质,彻底消除无明,没有了再出世的因缘条件,故不再出世。

只要烦恼污染杂质没有彻底消除,就必定永在轮回中,佛陀开示,生命中最后的死亡心生起灭去时,一期生命即告结束,但立时再生起的结生心又开始新一期的生命。佛陀在究竟法中对心的作用功能,以及种种特征有抽丝剥茧的详细解释,身和心在解析到成为最精密微小的单位元素时,就没有一个我的存在。但是我们俗子凡夫不知道这些真相,不知道我们的这一世,就是下一世生命的上一世,到了下一世就不知道这一世曾经造了什么业,就像我们现在不知道上一世是谁?做了些什么?我们误认为是我从出生到死亡,死了就没了。

 

邦:佛陀有详细解析生命的连贯性吗?

 

舒:不论是听了多少佛经,没有穿透四圣谛,就无法绝灭烦恼污染杂质。烦恼杂质有多个层次,粗糙的烦恼杂质可以明显知道,中等与细微的烦恼杂质没有在表面上显现出来。所以在熟睡中的圣人和强盗外表看不出有什么分别,但是他们的心态是不同的。

研习佛陀的教导,通过深入的思考可以印证因果关系。

对生命我们能够选择吗?

 

邦:无法选择。

 

舒:法不是任何人所能控制的,所以说“无我”、不是我的。我们的生命中只有不断生灭的法,直到一世的生命结束。

 

邦:您说我们不知道真相,请问这个所谓的真相是什么?

 

舒:现在有什么是真的?看见是真的吗?

 

邦:看见?

 

舒:现在有看见吗?

 

邦:有看见。

 

舒:如果没有眼睛,有看见吗?

 

邦:没有看见。

 

舒:有眼睛,但是如果没有撞击眼睛的对象,可以看到那个对象吗?

 

邦:没有见到。

 

舒:必需具足因缘条件才能看到,必须有眼睛,要有撞击眼睛的对象。其实我们看到的只是那通过眼睛显现的各种色法,没有心的认知,就没有那个撞击眼睛的对象的存在。如果没有佛陀的开示,我们无法知道它在哪里。

 

邦:我们可以触摸那到看到的东西。

 

舒:触摸东西的时候,我们接触到什么?

 

邦:触摸到所看见的东西。

 

舒:是硬吗?

 

邦:有硬的感觉。

 

舒:可以抓到眼前的景象吗?

 

邦:不能抓到。

 

舒:所以要分开来说。眼睛看到的对象寄托在“硬”上,但是那个对象不是“硬”。没有地水火风、冷热软硬等,就没有撞击眼睛的目标的存在。能够撞击眼睛的也不是硬,而是依托在硬上而存在的各种色素,这些色素能撞击眼睛,让感知功能的识心生起。

眼识心生起后立即灭去,除了看见景象之外没有其他感觉作用。我们过去的业是识心生起的因,业使我们通过眼睛、耳朵、鼻子、舌头,和身体去见到、听到、闻到、尝到、触摸到等相应的对象。

 

邦:那么我握在手里的硬物是有吗?

 

舒:握在手里的不是硬就是软,或者是冷或热,或松或紧。用手抓气球和水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对于水,我们接触到的只有冷或热,但是我们习惯把它称为“水”。

佛陀把生命解析到最究竟的一刹那间实相,一切真有的实相都称为“法”,法是佛陀证悟的宇宙真理。我们可以通过认真的研习佛经慢慢的体验这些法相。眼睛看到的物件不是硬,但它是寄托在硬上。“硬”的组成是被称为“四大”的地水火风四个元素,还有和四大分不开的色法。硬本身不会撞触到眼睛,显现在眼睛的颜色也是一种色法,这种色法不能从硬里分解出来。

 

邦:听了您的讲解,我觉得佛法很深奥,只能了解部分意思。请问要怎样才能真了解呢?

 

舒:那你开始知道什么是佛法了吧。佛陀说法四十五年,教理深奥,如果没聆听过佛法,又怎会知道“法”是指世间一切真有的?真有的实相是超越了语言,譬如火是热的,不论是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或是不用语言表达,都不能改变火是热的这个实相。

看时,没有人能捉摸到“看”,看生起时只是在看,看的心生起后就灭去,灭去的就绝无重复再来;听时只是听,看和听是不同的刹那,但是我们把它们混在一起,以为听和看是同时间出现的。

眼睛看到的是眼睛的世界;耳朵、声音等也各有不同的世界,因为无知,我们把所有的真相混合在一起,在心的造作功能下,就成了这个充满各种物质与事故的世界。

佛陀对不同心的感知功能,特性等等有详细的解释,如认知的心是真有的,但是认知的心不是我。如果没有显现眼前的景象、没有声音,认知的心也不会生起。在轮回中的每一世生命都是如此,没有我,只有法。

如果没看到、没听到、没想到新冠病毒,会害怕它吗?

 

邦:想请教您一个问题。我的一个朋友最近失恋了,他为此而痛苦消沉极了,要怎样可以帮助他重新振作起来呢?

 

舒:如果他不曾见过她,会有爱情吗?

 

邦:没有。

 

舒:因为看见她才有爱情。对吗?

 

邦:是的。

 

舒:但是你的朋友不明白,看的那一刹那已经灭去了,但在他心还是在爱恋中,爱恋那已经不在的东西。不知道这些真相,就会误认一切是固有的、常住的,所以会生执着的心。不过话说回来,每个人都会有某些执着。即使是圣人,也只能依层次逐渐消除心的执着,直到证了阿罗汉果,才能消除所有的执着。

所以,消除烦恼关键不是要怎么样做,而是要知道烦恼的因。无知是烦恼的根源,自尊自爱、追求欢乐、厌恶痛苦等都是烦恼的根源,没有除掉因,又怎能避免果?

我们凡人无法穿透法是生起灭去的真相,我们看不见诸法的生起灭去。即使是须陀含的圣人也还有爱恋执着的心,佛陀也是经过漫长的无数世修行,才证悟了今天向世人开示的出世间究竟真理。假如不了解佛陀的教导,充满无明,则不论聆听多少佛法,还是会牢牢的执着那自己认为一直都存在着的东西。

 

邦:那是说没有办法了?

 

舒:没有今天的开始,就没有日后的逐渐了解。研读佛法的人,没有人不说佛法深奥难解。佛陀以无比的慈悲说法,向众生开示在漆黑里面的真相,即使是如何的阐释,我们也无法如是知见,完全了解佛陀所阐释的隐藏在漆黑里面的实相。除非是渐通教理,历经实践修行而超凡入圣,才能逐步走向消除烦恼。

现在佛法还在世间,但是要达到没有执着,能消除烦恼,不再痛苦,那是必须修到阿那含圣人的境界。须知烦恼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根除,必须从慢慢的减轻深深执着的无明邪见开始。

而一些东西,即使我们知道不是真的,但是我们还是会喜欢,譬如假钻假珠,明明知道是假的,还是喜欢。烦恼污染杂质不是好东西,但是我们累积得太多,不是就能容易放弃执着了。

所以要消除失恋的痛苦,必须有消除痛苦的智慧,智慧能帮助他了解真相。即使知道真相而烦恼仍在,也可逐渐减轻,同时帮助引导他的人生朝向美好的一面。

今天的社会,不单单是有疫情病魔的威胁,也还有很多不如人意的事,如果我们有坚定的心志,一心行善,竭尽己力的照顾身边的人,必然能有好转。

 

邦:那又要怎样使正在痛苦的人愿意来听这些法?

 

舒:可以建议他试听。研习佛法、聆听佛经也是一种累积的习性,有的人认为听经无益,是白花时间的事。实际上,聆听佛经能使人明辨是非,建立坚定的意志逐渐去减除自己人性中的劣根性,努力使自己与他人避开凶险。

其实这些对人生处世的教导,应该是自孩童开始,慢慢的、一点一滴的灌输培育。可惜现在一些佛教书籍,都只是空具其名而已。

 

邦:可能讲解的人本身也不了解佛法。

 

舒:讲解佛法的人,本身应该了解佛经上佛陀教导的每一句经意,在讲解时应该能印证经典。

 

邦:所以无明是最大的危机,是吗?

 

舒:肯定是。无明和邪见破坏了真理。在此抱歉我必须提到一些修行院的修行方式,你有兴趣听吗?

 

邦:可以的。请吧。

 

舒:因为佛陀在世时,并没有要信徒们到什么固定的地点,去走着、去躺着、或去坐着几个小时的修行方式。佛陀也没有因为去坐去走去躺就证得了无上正等正觉智慧,佛陀是经历了无数世漫长时间的修行,历经了二十四佛世纪(一佛世纪只有一佛祖),菩萨是累积了无数世的智慧,因缘成熟后才证悟宇宙实相的。

现代的佛教徒,对佛陀的教理不关心,甚至不知道佛陀的教导是什么。听了一些人的指示就照着做,对于佛陀的教导一无所知,盲目的练习又能得到什么结果?这样去坐、去走、去躺的修行方式有助他们了解生起灭去的法相,能够消减烦恼的杂质污染吗?

如果去问这些修行人,这样去坐、去走的修行得到了什么?那对于不了解佛法的人会回答道觉得心里安宁。而听过一些佛法的人则会希望通过这样的修行,可以消除烦恼修成正果超凡入圣。

这是可能的吗?对佛法都不了解,哪里来的智慧来验证当下正在生灭的法相。实际上,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能体验那不停生灭的法,没有必要一定要到一个什么固定的地方。

“佛陀”这个称号的意思是证悟穿透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智者,作为佛教徒,如果漠视佛陀的教导,以为佛法只是一些教人行善的简单道理,那可以说是一个佛教徒吗?在此要强调的是:带着无明的错误修行方式,所得的结果也是无明!

 

邦:您的意思是这样去静坐、去步行、去躺着的修行方式,并不是开始了解佛法的正确途径?

 

舒:到修行院去的目的是什么?

 

邦:去静坐修行。

 

舒:为什么要坐?你现在也坐着。

 

邦:要按照指导的方式去静坐。

 

舒:是谁指导?

 

邦:禅定师傅。

 

舒:禅定师傅是谁?

 

邦:很难说。

 

舒:所以不知所以然的修行,结果就是不知所以然。

 

邦:因为我们不了解,所以会认为禅定师傅是对的。

 

舒:那么佛陀证悟的法是什么?

 

邦:我没有研究佛法,只能靠自己的体会猜测。

 

舒:靠没有研究佛法的猜测,有可能了解佛陀教导的正道吗?

 

邦:如果不研习了解佛陀的教导,就不是佛教徒。

 

舒:那是一定的。到修行院去所遵循的是谁的指导?佛陀并没有叫人去坐着站着,或是不要睡觉的修行。有一位名字叫塔婉樂,是一位稍有名气、教授了十多年禅修的尼姑,她除了一般的修行项目外,还会嘱咐弟子们去扫地拔草。现在不再指导禅修了,因为在逐渐明了佛法经意后,觉悟到以前所犯的无知错误,因误知而误导,结果只有引人入歧途。

 

邦:拔草能知道什么道理呢?

 

舒:就是嘛。这位禅修师还有好几张禅修证书,因为对正法无知,所以建议弟子们扫地拔草。

 

 

邦:那么我们要到哪儿去寻求正法呢?

 

舒:佛陀的教导还完整的记载在经藏、律藏,与论藏(阿毗达摩)中,阐释了真有的实相,这些超越时空的、真有的实相在我们生活中是无处不在。

 

邦:要从经书里了解佛陀的教导吗?

 

舒:是的。佛陀具足智慧波罗密,才能证悟了深奥的生命实相。佛陀在得道成佛之初,因为所证悟的真理极其深奥细微,曾一度不拟说法,但审虑后知道众生也有具慧根者,才开始说法。

 

邦:既然佛法是这样的深奥细微难以了解,那我们从哪里才能正确的了解经意呢?

 

舒:你听过“波罗密”这个名词吗?

 

邦:听过的。

 

舒:波罗密的意思是什么呢?“波罗密”意即达到彼岸,岸的这边是无边无际的烦恼污染杂质,这些烦恼污染杂质就存在人心中。要怎样消除烦恼污染杂质达到彼岸呢?有十个达到彼岸的波罗密,不听经、不了解佛法的教义、没有诚信、没有精进,没有锲而不舍的信心来认真研习佛法,那到修行院去修什么?

在修行院里有遵循佛陀的教导吗?佛陀奉行多么长久的十波罗密才证道。即使是佛弟子们也奉行波罗密,佛陀说法四十五年,即使天神也向佛陀请益。而现代人对波罗密的了解有多少?对佛法经意尚无基础的认识,就要去修行。

所以危机不是仅仅病毒,无明也是一种灾害。病毒有消失的一天,但无明的祸害要怎样消除呢?没有感恩于佛陀的怜悯众生因无明而永堕轮回,在证悟后以无比慈悲心为众生指点到达彼岸的正道,漠视佛陀的教导,甚至根据自己的猜测来理解佛法,讲解佛法,他们以为他们能使人消除烦恼污染杂质吗?

 

邦:佛教存在有危机吗?

 

舒:有的。

 

邦:佛教的危机是什么呢?

 

舒:邪见。

 

邦:什么邪见?

 

舒:认为佛陀的教导很普通,不用研习也都能知道。你有没有听见过这样的言论?

 

邦:不用研读经典教义就能了解佛法?

 

舒:佛法深奥必须认真研习才能慢慢体会,但是一些不愿研读佛法经典,又自诩是谙懂佛法的,他们是否有和佛陀一样的般若智慧吗?请问一句:“佛法是什么?”即使是这个简单的问题,他们也无法清楚的解释。

什么是圣谛?什么是法?

世间一切真有的都是法,包括善法、不善法、和不是善也不是不善的法;泰国和尚在治丧事的仪式上,一定会诵念阿毗达摩,一开始就是;“善法、不善法、不是善也不是不善的法……”。怎么样?常常在听佛经,但有多少人听懂这些经文呢?

佛陀说诸行无常,诸行是苦,但以一句诸法无我作最后的总结。在漫长的岁月中,佛陀以无比慈悲的心,对不分尊卑的人讲解因果真相,分多种层次,从多个角度详细的讲解了世间法和出世法的相关经义。假如对何为善、何为恶没有正确的了解,会停止去作恶吗?

 

邦:佛教又如何出现危机呢?

 

舒:“佛教”的意思就是佛陀的教导。所以佛教的危机就是佛陀的教导被破坏。自称为佛教徒的人,对佛教的三藏经典不耐烦去研读理解,甚至还有以个人的观点来歪曲经意以达到某种目的。举个例子,佛陀说诸法无我,但有人就改为“诸法可以无我,也可以有我”。还有“某些法相是能控制改变的,如控制不要生气”等等。这些不认真研读经典,不了解诸法的因缘关系,又刻意扭曲经义的人是不是很令人气恼?

一些人认为因果可以改变,请问没导致发生那件事情的因在前,其后会有相对应的果出现吗?

 

邦:不可能。

 

舒:即使是神仙也无法令没有因的果生起。众生有心和身,讲解心的是心究竟法,讲解身体和物质的是色究竟法。色是没有知觉的,一些色是业生的,一些色是心生的,一些色是温度生的,还有一些色是营养食素生的,这些是经义的概廓基础。

 

邦:听了您的解说,我了解到邪见将脱离佛陀的教导越来越远,所以避免佛教的危机,是应该好好的研读佛法。

 

舒:以虔诚的心认真研习佛法,正确的了解经义。如果佛陀的教导真会在这世上消失,那我们现在有机缘接触到正法,聆听正法,是一件极其殊胜的幸运机缘。假如现在有很多的修行院,或者是按照这个人或那个人的指点方式进行各种修行,就是对佛陀教导的正法的破坏,是佛教的危机。

 

邦:真是的。

 

舒:最大的危机是无知。每个人都希望幸福、富有、健康快乐,但是不了解因果关系,所作所为有时恰是相反。现在新冠病毒蔓延全世界,假如是自然灾害,那能预防吗?科学家与专家们会研究一些应付措施,但科学家、专家们无法改变的是牵涉到“业”的问题。恶业自有恶报。

 

邦:希望是有好的业报。

 

舒:好的业报也不是有求必应。我们的周围有着各种各样的人,体形面貌、粗糙细腻、荣辱美丑、聪明愚笨,没有一个相同的。这就显示了法的精微、心的细致,心不断的生灭,心的造作也不断累积传递。

因此尽管世间的各疆域学术博大深广,但是法的境界更是浩瀚无际。在现今佛陀留下来的超越时空宝藏正受到漠视,假如不虔诚的研读、认真体会,佛陀的教导将日益消失。

 

邦:感恩今天和老师您的一席谈话,真是得益匪浅。也体会到对于佛学,应该以诚信的心认真钻研,尤其对三藏经典的研习。

 

舒:是的。每个人都会死,不死在现在蔓延的病毒,也会死在其他的疾病。在死前我们不为自己携带一些到来世的珍贵东西吗?那就是正见与良好的品德。现在有着探索真理的机会,但并没有掌握它,而是把时间花在各种恐惧和不安上,试想,无明无知是不是比危机更可怕?

 

邦:是的。无明和邪见都很可怕。我们害怕病毒、怕黑、怕鬼、怕死,怕无处不存在的危机感,但我从来不曾听说过像老师您所解释的这种危机感。

 

舒:因为不知道所以不觉得可怕。所以,无明可以摆脱危机吗?

 

邦:不能。

 

舒:所以世界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对佛法的了解不单对自己有益,对别人也有好处。

 

邦:是的。对每个人都有好处。最后老师您有什么要向佛教徒说的吗?

 

舒:佛陀是觉者,觉悟了我们凡夫俗子不可能自己探索的世间真理。我们研读三藏经典,应该以虔诚的、谦逊的态度,认真学习与遵循。但是现在的佛教徒,对出家人的戒律漠不关心,出家人犯戒者比比皆是,举例出家人可以接收钱财吗?

出家人怎可接收钱财?佛陀明确的规划出家人和在家众的不同身份,出家人为舍弃在家众的生活方式和世俗喜乐,包括钱财家人等而出家,怎么可以出家后又回来收取钱财呢?

如果好好研读律藏,经典中佛陀谕示男子出家为佛子应遵循的戒律,出家就是抛弃一切束缚身心的障碍,专心一志的以消减人生的烦恼污染杂质为目标,以达到解脱和助人助己的目的。

出家人的生活是清静有规律的,不是所有的男子都能适应守戒,接受出家人的清规,所以佛在世时,并没要佛教徒都出家。佛经上记载,佛教的很多护法者都没出家,甚至除了阿罗汉之外的圣人,都可以是在家众,修行证到阿罗汉果,则一定要出家。

佛子有崇高的地位,披上袈裟即为一心修行,向达到阿罗汉圣人为目的而迈进的象征。佛在世时,佛弟子就分别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塞卡等。即具足出家条件的可以出家,不适合出家的可作在家弟子。也即是信仰佛教不一定要出家,但出家后就一定要遵循佛陀谕定的戒律。

假如佛教徒对佛陀的教导认真遵循,佛教还可以在世上延续下去。否则,如果自称为佛教徒的人,对佛陀的教导是什么一无所知,而一些歪曲佛陀教导的言论任其蔓延推广的话,对佛教的伤害也就越大,佛教也迟早会消失。

 

邦:谢谢老师今天的开示。

 

舒:谢谢。

第十九章 根 (19)

心的多样化是由于不同的相应法(心所),也就是根或因(hetus)。

行法不可能不依赖其他的法而独自生起。究竟法有三种是行法,它们分别是心,心所和色法。心生起的因缘条件需要心所,心同时也是心所生起的因缘条件。有些心生起的因缘条件必须同时有心所和色法。有些色法生起的因缘条件是心,心所和其它的色法。

心是多样化的,因为伴随的根(hetus)是不同的。有些伴随心的心所是根, 有些心则只有非根的心所伴随。只有六个心所是根,它们分别为三个不善根和三个美的根。三个不善根包括贪,瞋,痴; 三个美的根包括无贪,无瞋,无痴。

除了这六个心所之外,其他的法都不能是因缘 (hetu-paccaya) 法。非根的心所和心一起生起时,这些心所不会是因缘,也就是说这些心所不是以根的条件去支助心的生起。因缘(hetu-paccaya)只是二十四个主要的缘之一。

这六个根可以比喻为树的根,能让树茁壮成长,开花结果。当这六个心所生起的时候,它们也使其他伴随的法稳固建立,这样它们就可以不断地,一次又一次地结出许多果实。非阿罗汉的人仍然会有不善根和善根。阿罗汉已经没有不善根和善根了,但仍会有美的根,也就是无贪,无瞋和智慧三个美的根会伴随阿罗汉在速行心过程中的唯作心,不是善也不是不善,称为无记根(avyakata hetus)。

无记法(avyakata dhammas)既不是善也不是不善,它们为: 果报心,唯作心,果报心所,唯作心所,色法和涅槃。

正如我们所知,这六个根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三个不善根: 贪,瞋,痴; 另一类是三个美的根: 无贪,无瞋,智慧。在这个分类中使用的是“美的”(sobhana)一词,而不是“善的”(kusala)。善根只会与善心一起生起,而这会是之后善的果报生起的因缘条件。尽管美根一定会和善心一起生起,但它们也可以与善报心和美的唯作心一起生起。因此,美的根不仅仅只是与善心一起生起。

四个究竟法可以分为不是根(na-hetu)和是根两类:

  • 心: 不是根
  • 心所: 52个心所里只有6个是根,其它46个心所不是根
  • 色法: 不是根
  • 涅槃: 不是根

 

心和46个心所不是根。有些心和心所有根伴随时,它们是有根心(sahetuka citta)和有根心所(sahetuka cetasika)。有些心和心所没有根伴随,它们就会是无根心(ahetuka citta)和无根心所(ahetuka cetasika)。

眼识,也就是那个去看到出现的颜色或色尘的果报心,只会有七个心所伴随眼识一起生起,它们是: 触心所,受心所,想心所,思心所,命根心所,专注心所和作意心所。触心所(phassa cetasika)执行“接触”撞击眼根的色尘的功能。受心所(vedana cetasika))执行感受的功能。就眼识这个例子来说,伴随的是中性的感受,对色尘的感受是中性的。想心所(sanna cetasika)能记忆或标记,执行记忆或标记出现的对象的功能。思心所(cetana cetasika),由于它既不是善也不是不善,它的功能是执行统合和促成其它心所去完成它们自己的任务。命根心所(jivitindriya cetasika))执行维持心和心所生命的功能。专注或一境性心所(ekaggata cetasika)执行聚焦于出现的对象的功能。作意心所(manasikara cetasika)执行的功能是转向去注意到出现的对象。

这七个心所都不是根,因此眼识是无根的果报心。眼识之后,可能会有贪根心生起,也就是有贪心所(享受和执取出现的对象)和痴心所(掩盖实相,对实相无知)一起生起。因此,贪根心是有根心。

当我们考虑根,不是根,有根心和无根心时,行法可以分类如下:

  • 涅槃和色法: 不是根,没有根
  • 心: 不是根; 但有些心是有根心,有些是无根心
  • 心所: 有46个心所不是根。有些心所是有根心所,有些是无根心所。有6个心所是根: 贪,瞋,痴,无贪,无瞋和智慧;除了痴,其它根一定就是有根心所,因为会和其它根一起生起。痴心所可以不必和其它根一起生起,比如痴根心,这时痴心所是无根心所。

贪心所是有根的,因为每次它一定都会有另一个根伴随着,那就是痴。如果痴心所没有生起,贪心所也不能单独生起。瞋心所也是有根的,每次都一定会有痴伴随着。当痴伴随着贪根心时,这时痴是有根的,因为它一定是和贪爱这个根一起生起。伴随瞋根心的痴心所也是有根的,因为它会和瞋心所这个根一起生起。痴根心的痴心所则是无根的,因为并没有其它的根一起生起。

触心所(phassa cetasika)不是根,它会和每一个心一起生起。每当心与根一起生起时,触心所就会是有根(伴随的)心所。每当生起的心是无根时,触心所也就会是无根的。因此触心所本身不是根,但有时候有根,有时候无根。

我们的日常生活包括了有根心和无根心。如果没有听过并且研读过佛法,就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有根心或无根心。佛陀详细解释了哪些法是无根心,哪些法是有根心,哪些类型的有根心会是哪些类型的心所伴随;他还指出了伴随的根的数量。例如:

  • 痴根心生起只会有一个根,痴根伴随心一起生起;称为一因(eka-hetuka)。
  • 贪根心生起会有二个根,贪根和痴根伴随心一起生起;称为二因(dvi-hetuka)。
  • 瞋根心生起会有二个根伴,瞋根和痴根伴随心一起生起;称为二因(dvi-hetuka)。

 

至于善心,必须是和美的根一起生起。否则就不是善了。善心可以区分为没有慧心所伴随和有慧心所伴随。没有智慧伴随的善心会有无贪和无瞋两个根一起生起,所以是二因(dvi-hetuka)。有智慧伴随的善心会有三个美根一起生起:无贪,无瞋,无痴,因此是三因(ti-hetuka)。善心不会只有一个根伴随,它每次至少需要有无贪和无瞋两个根伴随。

因缘(hetu-paccaya)是二十四因缘中的一种。缘法是支助其它法生起或维持它们的法。例如触心所和贪心所是不同的,但触心所和贪心所都会支助心,心所和色法的生起。然而,由于触心所的特征与功能和贪心所各有不同,所以触心所和贪心所是不同的因缘条件。

触心所是食缘(ahara-paccaya),这类型的因缘条件会带来自己的果实或结果。食缘和因缘是不同的。因缘的根是一个坚实的基础,是其它法茁壮生起的条件。正如我们前面所提,人们把“因”比作树根,它使树木稳固成长。然而,一棵树的生长和发展不仅仅依赖于根,它还需要土壤和水,也需要营养使它能够结出果实。另一方面,如果没有根,只有土和水是无法使它生长和茁壮的。因此,一棵树的生长需要有不同的条件。只有六个根可以是因缘(hetu-paccaya),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类型的因缘条件。所有的现象都会以不同的方式成为其它现象生起的因缘条件。

在阿毘达摩第七本书发趣论(the patthana)中,阐明了所有各种不同的因缘条件。第一个提到的是因缘(hetu-paccaya)。因此,我们可以知道根的重要性。在治葬仪式上,僧侣们诵持阿毘达摩论藏的经文时,他们会先从因缘开始,包括了六个根: 贪,瞋,痴,无贪,无瞋,无痴。因此,这里强调的是这些根会带来善或不善的果,而这些根会是再出生的主要因缘条件,这也使得生死轮回一直继续下去。

有很多种不同的因缘条件,所有这些都很重要。佛陀并不是只教导因缘(hetu-paccaya)和所缘缘(arammana-paccaya)。所缘缘的意思是,所缘是心和心所生起并去知道出现对象的必要条件。佛陀详细地教导了所有不同的因缘条件。他教导了二十四个主要的因缘条件,以及从一些主要的因缘条件衍生出来的其他因缘条件。

眼净色(cakkhuppasada rupa)是色法,它的生起并不是因为根(hetu)的支助,而是业的结果。眼净色是其它法生起的因缘条件,它是根缘(indriya-paccaya)。眼净色是它自身的领导者,它支助眼识生起去看见出现的色尘。如果没有眼净色、耳净色、鼻净色、舌净色和身净色这些色法,身体就像一根木头,没办法看到、听到或经验到其他感官对象。五个净色都是根缘,它们是领导者,各自在各自的领域执行它们的功能。眼净色是领导者,它的功能是接收被看到的色尘,这是眼识生起去看到色尘的条件,而其他的净法则不能执行接收色尘的功能。出现的对象是清晰的或模糊,这和眼净色的敏锐度有关系,也就是根缘(indriya-paccaya),和谁的意志或祈愿无关。

每一种法都是其它法生起的因缘条件,有许多各种不同的因缘条件。贪、瞋、痴、无贪、无瞋和智慧都是根。一天中有许多时候不善根会生起,它们比善根更常生起。偶尔会有善根,当这些善根逐渐发展变得更加强大时,不善的出现就会逐渐减少。智慧应当被发展去了解实相的特征。智慧是无痴的根,只有智慧可以了解实相的真实本质。只要智慧还不能清楚了解实相的特征,贪,瞋,痴这些不善根就一定会发展壮大。除了智慧,也就是无痴,没有其他的实相可以彻底根除不善根。当一个人学习佛法,了解经由六个感官根门出现的实相的特征,并发展建立正念,无痴或智慧会逐渐发展。当一个人在开悟的第一阶段,也就是初果圣人的阶段了解四圣谛时,有些污染杂质会在这一阶段消除。但只有达到阿罗汉的境界时,所有的污染杂质才会被彻底根除。

须陀洹、斯陀含和阿那含阶段的圣人被称为“有学圣者”(sekha puggala)。他们必须继续发展智慧,直到达到阿罗汉的阶段,不再有不善根。阿罗汉彻底根除了所有的不善污染,将不再有再出生,也不再有善业(速行心是有美根伴随的唯作心),因为善业将是未来善报无止境生起的因缘条件。阿罗汉仍会有无贪、无瞋和无痴伴随的心,但这些都是无记根(avyakata hetus),不是善也不是不善,所以不会有未来果报生起的因缘条件了。

人们可能会想是否真的能达到阿罗汉的阶段。如果我们有耐心,坚毅发展正确的见解,每天继续不断地,总有一天我们会达到这个阶段。在过去有许多人达到阿罗汉的阶段,如果不可能达到这个结果,就不会有人曾经达到这个阶段。然而,它不能像人们所祈望的那样可以迅速地达成,果必须是符合因的。如果智慧还没有生起,还没有发展,污染杂质就无法根除。智慧可以一步一步地逐渐累积发展,然后才能穿透无明了解实相的真实特征,污染杂质才能够被完全地彻底根除。

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研读心、心所和色法的目的。目的是为了建立正念,智慧才能了解自然而然出现的心、心所和色法的真实特征,一次一个。这是佛陀透过开悟而了解到,并且教导世人的真理。一个人可能学过佛法,但却没有按照所学的正知正见去实践,这是矛盾的。当一个人从经文中研究了实相,但却没有直接去了解当法生起时的特征,那么就不可能可以根除污染杂质。

贪爱、瞋恨和痴的本质是不善,它们不能是别的本质。不善根是不善心生起的因缘条件,它们不断累积传递到未来。无贪、无瞋和智慧三个美的心所的本质可以是善,果报和唯作。如我们所知,美的法比善包含更多的法。美的法包括的实相有: 善,善报和美的唯作。

当所有的法都被分为三类,善法、不善法和无记法(avyakata dhanmas)时,六个是根的心所可以分为九类如下:

  • 三个不善根: 贪,瞋,痴
  • 三个善根: 无贪,无瞋,智慧
  • 三个无记的根: 无贪,无瞋,智慧

 

问题:

  1. 什么是因缘(hetu-paccaya)? 哪些究竟法可以是因缘?
  2. 什么是无记根(avyakata hetu)? 哪些法是无记根?
  3. 什么是无记法? 哪些实相是无记法?
  4. 善根以及美根有什么不同之处?
  5. 哪些实相不是根(na-hetu)?
  6. 什么是有根的法? 什么实相是有根?
  7. 哪一个根是可以没有其它根伴随的? 哪些是一定要的?
  8. 哪一类不善心有一因(eka-hetuka)伴随? 哪些不善心有二因(dvi-hetuka)伴随?
  9. 善心可以是一因吗? 请解释。
  10. 触心所是根或不是根呢? 它也可以是无根的或是有根的吗? 触心所可以有一因,二因或三因伴随吗?
  11. 当根分类为九类时,它们分别是?

第十八章 相应法 (18)

心可以根据不同的相应法(sampayutta dhammas)来分类,这些相应法就是让心是多样化的不同心所。心可以依据与特定心所的相应(sampayutta)和不相应(vippayutta)来分类。当以这个方式来分类时,这五个特定的心所指的是: 邪见(ditthi), 瞋(dosa), 疑(vicikiccha), 掉举(uddhacca)和智慧(panna)。其中四个是不善的心所,一个是美的心所。

 

关于不善的心所和心互相相应的分类如下:

  • 邪见相应(ditthigata- sampayutta):心与邪见相应,错误的见解
  • 瞋恚相应(patigha-sampayutta):心与瞋恨相应
  • 疑相应(vicikiccha-sampayutta):心与疑相应,对实相有所怀疑
  • 掉举相应(uddhacca-sampayutta):心与掉举相应,不休息

 

关于和美心所相应的心如下:

  • 智相应(nana- sampayutta):心与智慧相应。

 

欲界中十二种类型的不善心可以依相应法和不相应法分为八种类型的贪根心(lobha- mula -citta)。其中有四种类型是与邪见相应的,四种类型是与邪见不相应的。

 

还有两种类型的瞋根心是与瞋恚,瞋心所相应的。瞋的本质是粗糙的,粗劣的。

 

另外有一种类型的痴根心是与疑相应的以及一种类型是与掉举相应的。

 

因此,欲界中十二类型的不善心有八种是相应法,有四种是不相应法。

 

与邪见相应的贪根心以及与邪见不相应的贪根心可以根据感受区分。其中与邪见相应的四种贪根心,有两种是伴随着愉悦的心裡感受,另外两种伴随着中性的感受。与邪见不相应的四种贪根心,也有两种是伴随着愉悦的心裡感受,以及两种伴随着中性的感受。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区分的因素。贪根心可以是不需怂恿就生起的(无行;asankharika)以及需被怂恿才会生起的(有行;sasankharika)。因此,贪根心有四种类型是不需怂恿的,四种类型是需要被怂恿的。这八类的贪根心分类如下:

  1. 悦俱邪见相应无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邪见伴随,不需怂恿的)
  2. 悦俱邪见相应有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邪见伴随,需被怂恿的)
  3. 悦俱邪见不相应无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没有邪见伴随,不需怂恿的)
  4. 悦俱邪见不相应有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没有邪见伴随,需被怂恿的)
  5. 舍俱邪见相应无行一心(中性的感受,邪见伴随,不需怂恿的)
  6. 舍俱邪见相应有行一心( 中性的感受,邪见伴随,需被怂恿的)
  7. 舍俱邪见不相应无行一心( 中性的感受,没有邪见伴随,不需怂恿的)
  8. 舍俱邪见不相应有行一心( 中性的感受,没有邪见伴随,需被怂恿的)

 

有两种类型的瞋根心(dosa-mula- citta)是与瞋恚,也就是瞋心所相应的,因此它们都是瞋恚相应法。 每一次有不愉悦的心裡感受时,就同时会有瞋心所伴随,瞋心所的特征是粗糙的,粗劣的,使人烦恼的。不愉悦的心裡感受,愉悦的心裡感受和中性感受的特征是非常不同的。这两种类型的瞋根心都是与瞋恚相应,伴随着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其中一种类型是不需怂恿,煽动的。而另一种类型则是需被怂恿的。它们的分类如下:

  1. 忧俱瞋恚相应无行(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和瞋恨伴随,不需怂恿的)
  2. 忧俱瞋恚相应有行(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和瞋恨伴随,需被怂恿的)

 

痴根心(moha-mula- citta)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与疑相应的,有疑心所伴随着。对佛,法,僧,五蕴,界,过去,现在,未来和其它事都是有所怀疑的。第二种类型则是与掉举相应的,有不宁静的心所伴随着。

 

痴心所(无明,moha cetasika) 掩盖实相的真实本质。当无明经验一个对象时,它掩盖出现的对象的真实特征。例如现在,当在看的时候,不会知道经由眼根看到的只是色尘,只是一种实相。对实相也可能存有怀疑。人们可能会怀疑,是否真的没有人或事物,是否该相信看到的只是经由眼根出现的色尘。怀疑并不会一直生起,但每当对佛、法、僧和出现的实相的特征有所怀疑时,那个时刻就会有与疑相应的痴根心。

 

在我们看到,听到,闻到,尝到或经由身体感官经验到有形物体之后,速行心很快会紧接着生起,当心不是善的时候,往往都是与掉举相应的痴根心。它通常是当不善心没有贪心所,瞋心所,和疑心所伴随时就会生起。因此我们可以知道与掉举相应的痴根心生起时的特征是会让我们没办法意识到实相,也因此不会知道出现对象的真实特征。

 

这两种类型的痴根心分类如下:

  1. 舍俱疑相应(中性的感受伴随着疑)
  2. 舍俱掉举相应(中性的感受伴随着掉举)

 

正如我们一开始所提,在十二种不善心中,有八种是相应的,四种是不相应的。

 

关于美(sobhana)的心,如果有慧心所伴随,称为智相应(nana-sampayutta)。

 

心可以被区分为不需怂恿的(asankharika)或需被怂恿的(sasankharika)。“行”(sankhara)一词在三藏经典中有多种含义。它被用在以下的名词: 行法(sankhara dhammas),行蕴(sankhara khandha), 业行(abhisankhara)以及不需怂恿的“无行”(asankharika),需被怂恿的“有行”(sasankharika)。在每一种情况下,“行”都有不同的含义。

 

行法是因其适当的因缘条件而生起的法。当它们生起后就立即灭去了。诸行无常。究竟法有四种:心,心所,色法和涅槃。其中心,心所和色法是行法;它们生起是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它们只会存在极短暂的时间,然后立即就灭去。涅槃是不需要任何因缘条件的法,它是不生不灭的法。涅槃是离行法(visankhara dhamma)。

 

行法中的心,心所和色法可以分类为五蕴:

  • 色蕴(Rupakkhandha):所有色法
  • 受蕴(Vedanakkhadha):感受或受心所
  • 想蕴(Sannakkhandha):记忆,或想心所
  • 行蕴(Sankharakkhandha):除了感受和记忆以外的其它50个心所
  • 识蕴(Vinnanakkhandha):所有的心(citta)

 

行蕴包括除了感受和记忆以外其它50个心所。行法则是包括了89种心,52个心所和28个色法。

 

行法包含的实相比行蕴多。所有的心,心所和色法都是行法,而只有50个心所是行蕴。

 

在行蕴的50个心所中,意图或思心所是最主要的,因为它是业缘法。它是指上等的,殊胜的,卓越的行法; “abhi”一词指的是优越。在缘起法(the Paticcasamuppada)中,无明缘行以及行缘识。缘起法的“行”指的是思心所,也是殊胜的行法,它是最主要的业缘条件。事实上,这是善业或不善业形成果报心和果报心所的业缘条件(缘起法中的行缘识)。确实,其它的心所也是心生起的因缘条件。例如触心所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缘条件。如果没有触心所去接触到对象,就不会有心去看、去听、去闻、去尝、去碰触或去想。然而,触心所并不是殊胜的行法。它的功能只是去接触对象,然后就完全灭去了。

 

因此,在行蕴的50个心所中,只有思心所是殊胜的行法。善业或不善业的思心所是一个最重要的业缘条件;它是果报心生起的业缘条件。

 

缘起法中无明缘行,“行”共有三种:

  • 功德行(punnabhisankhara)
  • 非功德行(apunnabhisankhara)
  • 不动行(anenjabhisankhara)

 

功德行是思心所与欲界善心,色界善心一起生起的。非功德行是思心所与不善心一起生起的。不动行是思心所与无色界善心一起生起的,无色界善心是坚定不可动摇的。

 

欲界善心只会出现极短暂的时间,而这种善不是不可动摇的。在一个速行心过程中只会出现七次。只会偶尔有佈施,守戒或其他种类的善。如果不是在善的情况下,不善心就会在心路过程中出现。色界善心是与智相应的善心(有慧心所伴随),这是平静已经达到了安止定或禅定的阶段。色界心是广大善心,是已经达到卓越,殊胜的善心。然而,因为它仍需以色法为修行的对象,所以它仍然是接近欲界的善心。

 

不动行是思心所与无色界禅定心一起生起的。这个心和第五阶级的色界禅定心是同一类型的心,但它没有以色法为对象,与色法无关,因此它是更加细致的;它是不可动摇的。它会产生丰足的结果,是无色界禅定果报心在无色界梵天中产生的业缘条件。在这些界的寿命是非常长的,这与无色界善心的力量是一致的。在天界出生是一个快乐的再出生,因为在天界并不像在人间和其他恶趣一样会有疾病、痛苦、身体其他的不适。然而,在天界的寿命并不像在色界的寿命那么长,在色界的寿命也不像在无色界上的寿命那么长。在无色界的出生是思心所与无色界禅定善心一起生起的结果。这种类型的思心所或意图是殊胜的行法,是不可改变的或不可动摇的。

 

总结“行”(sankhara)在不同组合词中的含义如下:

  • 行法(sankhara dhammas): 心,心所,色法
  • 行蕴(sankharakkhandha): 除了受心所和想心所以外的其他50个心所
  • 殊胜的行法(abhisankhara): 指的是行蕴中50个心所裡的“思心所”。

除此之外,无行(不需怂恿的)和有行(需被怂恿的)是用来区别心的不同。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可以是不需怂恿的或需被怂恿的。

 

我们在注释书(Book I, Part IV,Ch.V,S156)中读到有行(需被怂恿的)的意思是有努力或煽动。煽动可以是来自于自己,也可以是来自于他人。有些人可能会鼓动或命令他人去做某件事。不管心是不需怂恿的或是需被怂恿的性质,这个性质是在日常生活中自然而然地生起,。不管心是善的还是不善的,有时候会主动生起,是因为过去的累积,因此有强大的条件生起,并不需受任何的煽动。这样一个心的本质是无行,是不需怂恿的。有时候善心或不善心是弱的,它只能在自己或别人的鼓励或煽动时生起,那麽这个心是有行,是需被怂恿的。因此我们可以知道善心和不善心是有不同的力量的,是需被怂恿的或不需怂恿的。

 

有时候不善心的力量很强大,在经验对象的那一刻,累积的喜欢或不喜欢会马上生起。有时候并非如此;例如,有个人可能根本不想去电影院或剧院。然而,当他的家人或朋友怂恿他去的时候,他才会去。在这样的时刻是真的想要去吗?也许他并没有特别想去或不想去,但如果有人鼓动他去,他就会去。但如果他是独自一人的时候就不会想去。有时候人们可能会认为某部电影值得一看,但因为他不是很有精神,并没有感到立即的急迫性,也就不会去。这在日常生活中是很常发生的。我们可以发现不管是善的或是不善的,心都可以是有力量的或是虚弱的。有些人可能一听到有“供僧衣节”(雨季过后向僧侣们献上僧袍)庆典时,就想马上去参加,他们也会敦促其他人参加。但有些人听到这个人或那个人不去,即使被劝进,还是决定不去了。因此,善心和不善心有不同程度的力量,这取决于它们生起的因缘条件。

 

佛陀解释有些特定的心可以是无行,不需怂恿的或是有行,需被怂恿的,这都表示了心是多么的复杂。心的生起可能会伴随着同类型的心所,但又会因为它们是无行,不需怂恿的或是有行,需被怂恿的而又有所不同,这都取决于伴随的心所的力量。佛陀详细地教导佛法,这显示了他的无上慈悲。

 

我们在注释书(Book I,Part IV,Ch.VIII,S 160-161;1976年版)中读到了关于四个无限,也就是空间,世界系统,有情众生和佛陀的知识:

(1)事实上,空间是无限的,无法推算几百、几千或成百上千的由旬(一由旬为16公里)在东方,西方,北方或南方。如果把一个像须弥山那麽大的铁峰往下扔,把地球一分为二,它就会继续往下掉,但不会掉到最底部。因为空间是无限的。

(2)世界系统是无限的,无法推算几百、几千个由旬。如果四大梵天出生在色究竟天(色界最高的天),被赋予了速度,并且能够在一个强力的弓箭手射出的轻箭穿越棕榈树影子的时间,就能穿越十万个世界系统,以这样的速度奔跑是为了看到世界系统的极限,他们就会在没有达到目的的情况下死去。因为世界系统是无限的。

(3)在如此多的世界系统中,有情众生是无限的,包括了陆地的和水裡的生物。因此有情众生是无限的。

(4)比以上更加无限的是佛陀的知识。

 

空间是无限的。没人能测量的出有几百,几千或几十万由旬的空间,也没办法算得出世界系统有多少个。如果有人要数星星和世界系统,那么永远都不能够完成,因为世界系统是无限的。我们无法确定我们生活的世界系统中的生物数量:人类、天神、梵天、生活在陆地或水中的动物、所有在恶趣出生的众生。佛陀的智慧被称为是无限的,更是超出上述的三个无限。

 

当我们想到生活在无数世界系统中的所有生物时,所有这些生物多样化的心一定是无穷无尽的。就一个人而言,心有很多种,即使只是一个类型的心,例如欲界善心就有很多种。每个心都只会生起一次,它是独一无二的。同样类型的心会再次出现,但它已经不是同一个心了。当我们思考无数有情众生的心时,我们是无法想像的,既使只是一种类型的心,也会因为在不同的界而有多样的变化。

 

注释书在同一段裡也描述了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着欲界善心,与智相应,不需被怂恿的,也就是强大的,它被归类为八种欲界善心类型中的一种。这仅仅是被归类的一种欲界善心的类型,但对一个欲界有情已经有着无尽的多样性,对于无数的其他有情来说更是如此。

 

接着我们也在注释书中读到了关于八种欲界善心类型的分类:

现在,所有这些类型的欲界善心,在无数的世界系统中的无数有情生起。至高无上的佛陀,就好像在一个巨大的天秤上衡量它们,或者是把它们放在一个尺度上衡量它们,用他无所不知的能力来分类它们,把它们分为八种相似的类型。

 

根据真相把欲界大善心分为八类: 它们可以是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somanassa vedana)或中性的感受伴随(upekkha vedana);有智慧相应或是没有智慧相应;不需怂恿的或需被怂恿的。总结如下:

  1. 悦俱智相应无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与智相应,不需怂恿的)
  2. 悦俱智相应有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与智相应,需被怂恿的)
  3. 悦俱智不相应无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与智不相应,不需怂恿的)
  4. 悦俱智不相应有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与智不相应,需被怂恿的)
  5. 捨俱智相应无行一心(中性的感受,与智相应,不需怂恿的)
  6. 捨俱智相应有行一心(中性的感受,与智相应,需被怂恿的)
  7. 捨俱智不相应无行一心(中性的感受,与智不相应,不需怂恿的)
  8. 捨俱智不相应有行一心(中性的感受,与智不相应,需被怂恿的)

 

我们是否有时感到疲倦和无聊,没有精神?有时候心想到要行善,但力量太弱,然后疲倦和无聊就生起。在这样的时刻,念能觉知到虚弱,没有能量去行善的心的特征吗?如果没有觉知,就会掉入是“我”懒得去行善的概念裡。疲倦、虚弱、无聊、沮丧、情绪低落、没有精神,所有这些时刻都是真实的。如果念不能觉知到这些自然而然出现的实相的特征,就不能够了解到它们不是一个灵魂,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我。它们只是不同实相的特征,因为适当因缘条件而生起,然后就马上灭去。

 

佛陀从许多不同的面向解释了心。其中一个面向是将心分类为不需怂恿的和需被怂恿的。贪根心可以是不需怂恿的或需被怂恿的。瞋根心和善心也可以是不需怂恿的和需被怂恿的。当念能够觉知到这些实相的特征时,就可以辨别出名法和色法是不同的。情绪低落,沮丧,或没精神去行善不是色法,而是心需被怂恿的特质,在这样的时刻,心是虚弱的。

 

只有欲界的心可以区分为不需怂恿的和需被怂恿的。欲界心是最低阶的心。这些心通常会出现在日常生活中,比如当人们看到、听到、闻到、尝到、经验有形物体或思考时。因为感官对象而生起的善心或不善心有时是有力量,不需怂恿自发地生起,有时它们是虚弱的,需要在被煽动怂恿下生起。这都取决于不同的因缘条件。

 

比较高层级的心也就是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并没有按不需怂恿的和需被怂恿的方式来分类。所有这些高层级的心都是需被怂恿的。因为它们需要依赖适当的发展(善知识的引导)作为它们生起的必要条件。在这种情况下,需被怂恿的并不表示它们是像需要被怂恿的欲界心一样是虚弱的。在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生起之前,一定会有智慧伴随着欲界善心。这是导致或促使它们生起的必要条件。因此,比较高层级的心(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每一次的生起都会是需被怂恿(培养发展),与智相应的。

 

我们可以知道日常生活中的心是无需怂恿的或是需被怂恿的。比如说,当我们聆听佛法时,我们需要被鼓励吗? 也许一开始我们可能不会自发聆听,需要被劝告。不过,后来可能是我们自己愿意聆听佛法,不需要别人敦促。在各种情况下,心的本质都是不同的,也许是不需怂恿的,也许是需被怂恿的。比如,当一个人在被鼓动后可能会去看电影,因此,那时候心的强度是比较弱的。然而,之后当他很舒服地坐着看电影时,他很享受而被逗乐大笑,这个时候的心就不是虚弱的了,因为并不需要任何煽动去笑或觉得有趣。当一个人尽情享受和欢笑的时候,愉悦的感受是很强烈的伴随着心,它们是不需被怂恿的。这说明了心是无我的,它的生起是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现在这时刻生起的心可能是这样,但下一刻又是不同的了,这都是取决于不同的因缘条件。

 

问题:

  1. 有多少类型的心会有邪见(ditthi)一起生起?
  2. 什么类型的感受和邪见心所一起生起?
  3. 什么类型的感受和瞋心所一起生起?
  4. 什么类型的不善心和愉悦的心裡感受(somanassa vedana)一起生起?
  5. 什么类型的不善心和中性的感受(upekkha vedana)一起生起?
  6. “行法”,“行蕴”,“殊胜的行法”,“无行”,“ 有行”的含义是什么?
  7. 7.八种贪根心和八种大善心相似的之处和不同之处是什么呢?

第十七章 感受 (17)

心是多样化是因为有许多不同的相应法,也就是伴随的心所。心可以用不同的感受来分类:

  • 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 (somanassa sahagata)
  • 不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 (doma-nassa sahagata)
  • 中性的感受伴随 (upekkha sahagata)
  • 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 (sukha sahagata)
  • 不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 (dukkha sahagata)

 

每一个心都一定会有受心所伴随一起生起。不同的感受会伴随着不同类型的心。心是领导者,它知道出现对象的不同特征;受心所会去感受这同一个对象。感受可以是愉悦的心裡感受,不愉悦的心裡感受,舒服的身体感受,不舒服的身体感受或中性的感受。

 

心依据本质而有所不同,可以分为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而伴随心一起生起的心所会是一样的本质。不善心所不会伴随善心,善报心,或唯作心一起生起。善心所不会伴随不善心,不善报心或唯作心一起生起。果报心所不会伴随不善心,善心或唯作心一起生起。感受就像其它的心所一样,和伴随的心是一样的本质,有善的,不善的,果报或唯作的不同。

 

如果佛陀没有详细解释各种法的特质,人们就会继续对受心所有错误的理解。例如,当一个人有不适,生病或疼痛时,不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着身识一起经由身体感官经验触所缘,身识和不舒服的身体感受都是果报。这种不舒服的身体感受(dukkha)和心裡不愉悦的感受(domanassa)不同,当一个人因为一个不可喜的对象撞击身体感官而生气时,就会产生这种心理不愉悦的感受。心因为不同的感受伴随而有所不同。佛陀详细地教导哪一种感受伴随着哪一种不同的不善心,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这是一个很精细复杂的主题。

 

每当我们身体上有不舒服的疼痛感,这是不善的果报。然而,当我们因为痛苦的感受而感到不快乐,不安和焦虑时,那个时候不是果报,那一刻心裡的不愉悦是不善的的感受伴随着不善的瞋根心。

 

当我们仔细研读阿毘达摩的时候,我们可以正确地理解伴随着心一起生起的受心所。如果我们不去研读实相,就不会知道在某个时刻的感受是善的,不善的,是果报或是唯作。如果不了解,就一定会沉浸在愉悦的心裡感受,舒服的身体感受或中性的感受。

 

我们在增支部(Vol.I,Part II,Ch.VII,On characteristics,S7;1970年版)读到佛陀说:

随着感受,比丘们,生起了[邪恶,无益的法],并非没有感受。捨离这些感受,那些邪恶的,无益的法就不会生起。

 

除了受蕴外,其他名蕴,也就是想蕴,行蕴和识蕴,也是如此地解说。

 

受心所(vedana  cetasika)是执取的根据,执取是非常顽强存在的。如果不了解受心所的真实本质,就无法摒弃“是我的感受”的错误见解。

 

对受心所真实本质的了解(理智上)会是正念开始觉知感受特征的因缘条件。如果不了解什麽是感受,那就没办法注意到感受其实是实相; 它一次又一次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生起,就像其他经由五个感官根门和意门出现的法。这些法能出现是因为有心生起去经验这些法,每个心都一定会有受心所伴随。

 

我们应该知道,如果在看到,听到,闻到,尝到和碰触时没有感受,就不会有焦虑或贪爱, 不善法就不会生起。然而因为感受生起,就会有执取想要去抓住它。我们想要为自己得到可以带来愉悦感受的东西。因此,不善法持续不断地生起,但一般不会注意到这一点。

 

诸法无我; 没有人能阻止受心所生起。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心生起都一定有受心所伴随一起生起,在那一刻一起去经验出现的对象。现在,就在这一刻,一定会有某种感受,无论是中性的感受,舒服的身体感受,不舒服的身体感受,愉悦的心裡感受或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对佛法的研读不仅仅只是知识上的名词和数字而已,研读的目的是能够了解实相的特征,比如现在这一刻正在生起的感受。现在我们可能还没有觉知到这一刻感受的特征,但应该要知道,这一刻的感受是一种已经生起并灭去了的实相。如果不了解感受这个实相的特征,那麽一定会误把舒服的身体感受,不舒服的身体感受,愉悦的心裡感受,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和中性的感受当作是我的。

 

如果没有正念生起去觉知到感受的特征,那麽就不可能摒弃错误的见解,会认为法是灵魂,一个人,或是我。我们都认为感受在生活中很重要,我们都想要愉悦的感受,没有人想要有不愉悦的感受。因此,我们努力使用一切手段,想要有舒服的身体感受或愉悦的心裡感受。但是,人们可能不知道,这个时刻的感受是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而生起,试图执取这个时刻的感受时,感受已经灭去了。

 

佛陀把感受分类为一个单独的蕴,也就是受蕴(vedanakkhandha),因为人们赋予感受很大的重要性并且紧紧地抓取。人们把感受这个实相当作是我的,或是最值得的。聆听佛法以及仔细研究是必要的,去思考我们学到的并在日常生活中探究法的真相,正念才能够生起并觉知出现的法的特征。

 

受心所可以和心的四个本质一样分类为善,不善,果报和唯作。感受是行法,它生起是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当感受是果报时,它生起是因为适当的业缘 (kamma-paccaya)。当感受是善,不善或唯作,它就不是果报,它的生起不会是因为业缘,而是有其它的因缘条件。有不同的方法分类感受,但当它被分为五类时,其中愉悦的身体感受和不愉悦的身体感受的本质是果报,它们是业的结果。过去已造的业是感受果报生起的因缘条件。

 

眼识是果报心,伴随着中性的感受和其它的心所。耳识,鼻识,舌识也是如此。然而,身识的情况是不同的。当身识是不善果报时,它有不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当身识是善的果报时,则是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

 

没有人能改变哪种感受是伴随着哪一种心一起生起的因缘条件。身识生起是因为业缘。当四大中的三大之一,即:土元素(硬,软),火元素(热,冷),或风元素(弹性或压力)撞击到身体感官时(kayappasada rupa),如果是可喜的对象,舒服的身体感受会生起。当撞击身体感官的对象是不可喜时,不舒服的身体感受会生起。在身体感官生起的感受只会是不舒服的身体感受(dukkha)或舒服的身体感受(sukha),不会是中性的感受(upekkha),愉悦的心裡感受(somanassa)或不愉悦的心裡感受(domanassa)。身体舒服的感受和心裡愉悦的感受应该要清楚地区别开来。当身识生起,一起生起的舒服的身体感受或不舒服的身体感受的本质是果报,是过去业的结果。然而,当被打扰或焦虑时是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并不是过去所造业的结果,而是不善的瞋根心。累积的不善法是它生起的因缘条件。

 

除了不舒服的和舒服的身体感受的本质只能是果报,不愉悦的心裡感受本质只能是不善,愉悦的心裡感受和中性的感受可以是善的,不善的,果报或唯作。感受如此多样化的事实让我们清楚地了解到,实相只会在适当的因缘条件下才会生起,而不是由谁来支配。

 

我们是否曾经觉知到不同感受的特征呢? 现在感受生起然后就灭去了。有些人可能已经开始注意到经由眼,耳,鼻,舌,身出现的色法的特征。有些人可能倾向于去思考名法,比如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或意识的特征。然而,这些都是不够的。念应该要觉知到法的特征,也就是五蕴的特征: 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如果念没有觉知到这些法,那麽污染杂质是无法根除的。如果对法无知,也就是没能培养正念去觉知正在出现的实相的特征,就无法根除烦恼。

 

当我们睡着时有感受吗?我们应该一遍又一遍地思考佛法。我们愈是研究佛法,就愈能清楚地了解真相。因此,我们应该思考在我们睡觉的时候是否也有受心所。当我们熟睡时,我们没有经验到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对象,没有任何对象经由六个感官根门出现。在这个时刻,我们没有在思考,也没有在做梦。我们以前所看到或听到的,我们喜欢的或所想的并没有出现。然而,当我们熟睡的时候,只要我们的生命还没有结束,就一定会有有分心生起灭去。有分心维持了这个独特个体生命的连续性。一旦我们醒来,这个世界上的对象就会再出现,直到我们又进入熟睡中。

 

当我们熟睡时,相继生起又灭去的有分心是果报心,是过去业的结果; 业是有分心相继生起并维持一个生命连续性的条件。因此,睡觉的人才没有死掉。五蕴中的四个蕴,心和心所必须一起生起,它们不能分开。每次心生起时,都必须有心所伴随着。每个心都一定会有感受伴随一起生起。伴随着有分心的受心所是果报心所,它们经验同一个对象。所有伴随着心的心所和心经验同一个对象。有分心的对象不是这个世界的对象; 它与上一世死亡心生起之前经验的对象是同一个。我们不会知道这个对象,也不会知道伴随着有分心的受心所的特征。

 

当我们比较熟睡和醒着时的状况,这会帮助我们更清楚地了解心去经验对象时的因缘条件。这个世界的对象能出现是因为心经由六个根门的心路过程去经验他们。

 

我们应该进一步去探究当我们醒着时,究竟是什么醒着,当我们睡着时,究竟是什么睡着。色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法,因此,色法不会醒着也不会睡着。名法是去经验的法。当名法不知道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对象时,这个状态被称为“睡着了”。此外,当我们睡着时有分心会相继地生起灭去,在一个人还没死亡之前维持这一世生命的连续性。

 

当我们醒来时,醒来的是什么? 是心和心所醒来。因为它们经由眼,耳,鼻,舌,身和意门经验一个对象而生起。因此,当我们经验到这个世界的对象时,我们是醒着的。如果我们以更详细的方式思考这个事实,这会是发展正念的因缘条件。学习佛法的目的是觉知实相的特征并去了解它们的真实本质。佛陀的话可以鼓励我们为正念的培养做正确的努力,发展这一刻对实相的正确理解。

 

正如之前所提,当我们醒着时,心和心所知道这个世界的对象。我们必须更深入地思考真正醒着的是什么。事实上是心和心所一起醒着的。眼识经由眼根看到所出现的对象或是耳识经由耳根经验到出现的声音;鼻识,舌识,身识也是一样的。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一切; 这是无法控制的。果报心是业的结果,它生起去经验一个对象然后就立即灭去了。不可能连续一直熟睡着; 业导致一个人这一世的出生,但它并不会让一个人一辈子都一直睡觉直到死亡。是业产生眼,耳,鼻,舌,和身体感官,因此眼识能在眼根生起去看到可喜的对象,这是善业的结果; 当眼识看到一个令人不可喜的对象则是不善业的结果。耳识听到令人可喜的声音是善业的结果; 耳识听到令人不可喜的声音是不善业的结果。其他感官根门也是一样。

 

因此,果报心和果报心所在日常生活中经由每一个感官根门经验对象。除了这些类型的心,还有什么在那?当一个人醒来的时候就有不善法,各种各样的污染杂质开始醒来。当一个人睡着的时候,没有不善心,但是有随眠烦恼(anusaya kilesas)潜藏在内心深处。因为心相继持续地生起灭去,还没有被完全根除的污染杂质会从这一刻的心累积到下一刻的心。因此,当睡着的时候,累积的污染杂质也会从这一刻的有分心接续到下一刻的有分心。在这些熟睡的时刻污染杂质不会生起,就不可能有喜欢或不喜欢一个对象,因为还没有看到,听到,闻到,尝到或经验到有形物体,也就是还没有经验到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对象。当我们睡着的时候,所有的污染杂质也都睡着了。然而,当我们醒来的时候,污染杂质也跟着醒来了。在看到,听到和经验到其他感官对象之后,各种各样的污染杂质都会随着不善心生起,是哪种不善法生起则取决于因缘条件。

 

正如我们所知,心可以依不同等级分为四类,也就是欲界心,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愈高界的心愈加细致。人间大多是感官欲界心; 因此,经验的是颜色,声音,气味,味道或有形的物体。欲界心是等级最低的心。我们一醒来就看到和听到,心立即转向经由眼,耳,鼻,舌,身和意门出现的对象。心经常游走于这些感官对象。一天中生起的心是最低等级的欲界心,更甚的是通常是最低劣的本质,也就是不善心。通常是不善心醒来,除非有善心生起的因缘条件。在我们看的时候,大多是贪爱紧跟在眼识之后生起。在我们听的时候,马上就有贪爱去执取所听到的,这都是很自然的。根植于贪爱的心比根植于瞋恨的心更常出现,瞋恨的心是粗糙的。

 

我们应该面对一个事实,在一天中有更多的不善心生起而不是善心。如果我们不认知到这一点就无法发展善,就不能摆脱低等和卑劣的心。然后将继续着无数的不善心,就像往常一样。当我们没有看到不善的危险和坏处时,我们甚或会选择不善。因此,我们应该知道,通常醒着的是不善的污染。污染杂质会在眼,耳,鼻,舌,身和意门的过程中生起。

 

什么程度的污染杂质会导致身心的痛苦,每个人都不相同。当我们了解到污染杂质造成的困惑和痛苦时,我们将致力于善的发展,无论是佈施,持戒,奢摩它还是正念。正念能觉知到正在出现的实相的特征。

 

有些人认为他们应该先根除贪爱,这样才能发展出通往初果圣人开悟阶段的智慧。然而,这是不可能的。贪爱(lobha)是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而生起的实相。它不是一个灵魂,不是一个人,也不是我。然而,智慧应该思考贪爱的特征,这样贪爱的真实本质才会被了解: 只是一个实相,生起就灭去了。

 

伴随不同的心的不同感受可以分为五种类型:

  • 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着善报心
  • 不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着不善报心
  • 中性感受伴随着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
  • 不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着两类的瞋根心
  • 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着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

 

不愉悦的心裡感受不能伴随善心,善报心和唯作心。它只能伴随着不善心,也就是两种类型的瞋根心(dosa-mula-citta)。如果不能够了解这一点,就可能会把不善的当作是善的。这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例如当一个人为受苦的人感到难过时,想帮助他们从痛苦中解脱。也许有因缘条件让真的悲悯(karuna cetasika)生起。然而,我们要知道伴随着心生起的感受的特征,要知道是否有不愉快的感受。如果一个人有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心裡感到悲伤时,那个时刻就是不善心。不善心与伴随着善心一起生起的悲悯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能真的明白这一点,就可以摒弃悲伤和不愉悦的心裡感受。那么就能在愉悦的感受下帮助他人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而不是自己感到悲伤或不愉悦。

 

因此,人们应该准确地知道什么时候是不善,这样不善就可以被消除。人们通常会认为当他们感同深受他人的不幸时,也应该参与他人的悲伤和痛苦,但他们并不知道这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悲悯。

 

人们通常对自己的感受一无所知。当有人被问到此时此刻有什么感受时,他可能只能模糊地知道自己的感受是中性的,快乐的还是不快乐的。每一个心都一定会有感受伴随,但即使已经觉知到感受,也不容易瞭解到它的真实本质。感受是去经验的实相,是一种名法。当声音出现时,是耳识听到声音。在那个时刻一定会有受心所伴随着耳识生起去经验声音。

 

当触心所(phassa)碰触到出现的对象时,受心所也一定会同时生起。如果念能够开始觉知到心或感受的特征,那么就能对中性的感受,心裡愉悦或不愉悦的感受,身体舒服或不舒服的感受有更多的了解。我们也许会感到悲伤,但与其屈服于不愉悦的心裡感受,也可以是念生起去觉知当下的实相,可以了解只是受心所生起,是由于适当的因缘条件。因此我们可以了解正念的培养是有益的,正确的见解能够帮助人们从悲伤或痛苦中解脱。

 

 

问题:

  1. 中性感受和心裡愉悦感受的本质是什么?
  2. 身体不舒服的感受和身体舒服的感受的本质是什么?
  3. 心裡不愉悦的感受的本质是什么?
  4. 熟睡时的感受是哪个本质?
  5. 色法是醒着的还是睡着的? 请解释理由。

第十六章 存在的界 (16)

“界”一词既可以指心的等级,也可以指存在的界,存在的界是指有情众生再出生的地方。有三十一个存在的界,这些界与不同等级的心相一致,而不同等级的心也会是在哪个界再出生的因缘条件。存在的界如下:

  • 欲界11种(感官欲望界)
  • 色界16种
  • 无色界4种

 

这是按不同等级分为三十一个界。事实上,每一个界都包含了更多出生的地方。即使这个人界也不是唯一的人类世界,除了这个人类世界还有其他的人界。

 

十一个欲界包括:

  • 四恶趣
  • 人间
  • 六欲界善趣或天人界

 

四恶趣分别为:

  • 地狱
  • 畜生
  • 恶鬼
  • 阿修罗

 

地狱的深渊不是仅仅只有一个。除了八大地狱深渊外,每个大地狱还有好几个小地狱深渊;这八个大地狱是活大地狱,黑绳大地狱,合大地狱,叫唤大地狱,大叫唤大地狱,焦热大地狱,大焦热地狱和阿鼻大地狱。大地狱之外的小地狱,在经典中没有太多的细节。佛陀解释了这些不同的地狱以指出业力和业报的程度;强烈的不善业会带来相对应的结果。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直接经验这些界,应此不需要作太详细的解释,不用和现在生灭的实相一样的详细程度;现在的实相可以透过发展内观智慧来验证。

 

有情众生可能会再出生轮迴的恶道有四种。如果造作极重的不善业,结果会是在大地狱再出生,也就是阿鼻大地狱;在那裡一个人遭受极端的痛苦折磨。当一个人从某个大地狱的深渊中脱离出来,但如果不善业力还没有耗尽,他就会在一个小地狱中再出生。当有人犯下极重的不善业,他并不会意识到接下来将要再出生的地狱就在眼前,因为他还没死。只要仍然还是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还不会去另一个界,即使是会导致极端折磨的严重不善业已经在了。已造的不善业是导致再投生在恶趣的业缘条件。

 

较轻程度的不善业会在其他恶趣再出生,比如畜生道。我们可以注意到,动物的身体特征有着非常多的样貌变化。有些有很多腿,有的只有几条腿,有的没有腿。有的有翅膀,有的没有翅膀。有些生活在水裡,有些在陆地。正是由于心是多样化的,所以他们的身体也特征是如此多样化。人类身体的特征多样化不如动物。所有的人都有一个身体,他们通常有眼睛,耳朵,鼻子和舌头。人的肤色和身长是有差别的,外表也是有差别的。然而,即使考虑到这世界上包括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的身体特征的差异,他们的多样性也不如动物的多样性大。不同种类的动物数量,包括在水裡,陆地和空中飞翔的动物,牠们种类的数量比人类要多得多。这一切多样化都是由于业造成的。

 

比起畜生道,较轻程度的不善业的结果是鬼道的再出生。鬼总是被饥饿和疲倦所折磨。也有许多不同的鬼道。

 

每个人每天都有一种反复循环的疾病,也就是飢饿;这就是为什么会说人们是不可能没有任何的疾病。饥饿是一种严重的病症,当一个人遭受饥饿折磨时,就会知道这一点。如果只是轻微的饥饿感然后就去吃些美味的食物,就会忘记饥饿是一种痛苦,需要被完全治好。如果有人很饥饿,但因为一些因素而无法进食时,他就会了解饥饿折磨的本质是什么了。

 

有一天有一个人从早到晚都忙着接许多朋友的电话,因此他没有时间吃饭。在深夜裡他意识到饥饿是一种巨大的折磨,他了解到饥饿的痛苦,好像有针刺在胃裡和肠裡般的绞痛。但当他终于可以吃东西的时候,他没办法一下子吃很多食物来治好他的饥饿;这对身体有害,会导致昏厥。他不得不一点一点地吃,但还是昏倒了。这个例子说明饥饿是一种严重的病症,是一种每天反复循环的疾病。鬼忍受着巨大的饥饿,因为饿鬼道没有治癒饥饿的方法,饿鬼道是不可能有农业,不能种植水稻或获得其他农作物。不能准备任何食物,也没有交易可以获得食物。因此,在鬼道再出生是过去不善业的结果。当人类作功德迴向给鬼道众生,他们可能会因人类的善行而感到欣喜,这可以是他们在鬼界获得食物的一个因缘条件; 或如果他们在鬼道的业已经耗尽,他们能从鬼道中脱离,在另一个界再出生。

 

另一个恶趣是阿修罗道,或者说是恶魔界。阿修罗的再出生是不善业的结果,和出生在其他恶道的不善业相比不那么严重。阿修罗界没有娱乐,没有办法像在人界和天界,用令人愉快的事物来娱乐自己。在人界,人们可以看书,可以看戏剧,可以参加音乐会。但阿修罗并没有这样的娱乐管道与愉悦的对象。由于不善业是多样化和不同强烈的程度,因此一个人的再出生也会是多样化的,与导致再出生的业是相应的。

 

有七种善趣是欲界善业的结果,即人界和六欲界善趣或天界。在三藏经典(清淨道论,Ch.VII,43)中解释有四个人界是有情众生可以再出生的地方:

  • 东胜神洲;在须弥山之东
  • 西牛贺洲;在须弥山之西
  • 南赡部洲;在须弥山之南,也是我们人类生活的世界
  • 北俱卢洲;在须弥山之北。

 

生活在南赡部洲这个世界的人类,只能认知南赡部洲这个世界。不论他们旅行到何处,就只能看到南赡部洲的对象所缘。他们是不能去另外其他三个人界的。

 

欲界六天有不同程度的卓越。第一界是四个天神统治或守护的天界;四位天王,他们分别是:

  • 东方持国天王;守护东胜神洲
  • 南方增长天王;守护南赡部洲
  • 西方广目天王;守护西牛贺洲
  • 北方多闻天王;守护北俱卢洲

 

四天王天是诸天界中最低的天界,也是离人间最近的天界。

 

更高的不同天界有不同的卓越程度相对应。

 

欲界的第二层天为忉利天,也就是三十三天。这一层天比四大王天更高一层。帝释天王是领导者。三十三天有四小峰:

  • 东方离陀园林
  • 西方
  • 北方眉沙伽
  • 南方

 

第三层天为夜摩天,比忉利天更高一层级。

 

第四层天为兜率天,比夜摩天更高一层级。

 

第五层天为化乐天,比兜率天更高一层级。

 

第六层天为他化自在天,比化乐天更高一层级,是欲界中最高层天。

 

我们想要去哪个天界呢? 只要还不是阿罗汉就会有再出生,但将会在哪裡再出生呢? 可能不会在梵天界。如同之前提过的,因为出生在梵天界必须是禅那善心在死亡之前生起的结果。因此,在欲界再出生的可能性比较大。不管是在善趣或恶趣的再出生都是取决于业,过去所造的善行或不善行。

 

色界地或是更精细的物质界是梵天出生的地方。出生在色界天是禅定的结果,共有十六界。第一等级禅定的结果可以在三个界再出生:

  • 梵众天,弱的善的禅定心
  • 梵辅天,中等程度善的禅定心
  • 大梵天,高等程度善的禅定心

 

第二等级禅定的结果可以在二禅天再出生:

  • 少光天
  • 无量光天
  • 极光淨天

 

第三等级禅定的结果可以在三禅天再出生:

  • 少淨天
  • 无量淨天
  • 遍淨天

 

第四等级禅定的结果可以在广果天再出生。

 

此外,第五等级禅定的结果也可以在无想天再出生。出生在这个界只会有色法,不会有心和心所。

 

有五个淨居天是第三果圣人阿那含(五不来天)和第四等级禅定结果的再出生:

  • 无烦天
  • 无热天
  • 善现天
  • 善见天
  • 色究竟天

 

色界之上有四种无色界,出生在这一界是无色界禅定的结果。无色界禅定不再以色法为修行的对象。四种无色界如下:

  • 无空边处
  • 识无边处
  • 无所有处
  • 非想非非想处

 

无色界四空天只有名蕴,心和心所; 完全没有色法的生起。

 

我们在增支部(Vol.I,Part III,Ch.VIII,S80,Abhibhu,S iii; 1970年版) 读到佛陀对阿难解释了各种不同的世界。在一千个较小的世界,包括一千倍四个人界,天界和梵天界。我们读到佛陀说:

远在月球和太阳的轨道上,它们的光芒照亮了四面八方,迄今为止延伸了千倍的世界体系。其中有千月,千日,千须弥山,千閰浮提,千西牛货,千北俱庐,千东胜身。千四海水,千四天王,千三十三天,千夜摩天,千兜率天,千覩史他天,千化乐天,千他化自在天,千梵世天。阿难,此名千世界,乃至二千世界,此名中世界,乃至三千世界,此名三千大千世界。阿难,如果如来愿意,如来可以让他的声音传遍这个被最后命名的世界,甚至更远,如果如来愿意的话。

 

对于大千世界的解释可能没办法让有疑问的人所期望的那样被详细地说明,但它显示了佛陀智慧的完美,佛陀是无上觉者,他完全清楚地知道世界的真相。

 

正如我们之前所提,注释书裡说明心的第四个面向,心的多样是根据境况而变化的,是因为相应法,也就是伴随的心所。因此心有不同的分类方式。心根据本质分为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心也可以根据不同的界分为欲界心,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

 

欲界心可以根据本质分为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比欲界心更高层级的界是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它们的本质不会是不善的。出世间心也不会有唯作心,只有善心和果报心。

 

因此,色界心有三个本质,也就是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色界善心可以导致色界果报心生起去执行再出生在某个色界天的功能。禅定第五阶段的色界善心可以在无想天再出生,也就是只有色法。正如我们读到的,一共有十六个色界天。达到色界禅阶段的阿罗汉会有色界唯作心。

 

无色界善心可以导致无色界果报心生起去执行在某个无色界再出生的功能。达到无色界禅定阶段的阿罗汉会有无色界唯作心。

 

色界心和无色界心是卓越的,广大的心。在注释书裡有描述:

“‘广大’指的是卓越的,殊胜的,从禅定心持续的时间….可以摒弃污染杂质,可以有丰硕的果实。”

 

摒弃污染杂质是极度困难的。当我们看到一个对象时,喜欢或不喜欢马上就会生起。但当禅定心生起时,心是平静的,心经由意门专注在冥想的主题上。在这样的时刻不会有看到,听到,闻到,尝到或经验到有形物体。当进入禅定时,不管多久,都不会有有分心出现在其中,并不像欲界心那样。欲界心生起,在极短的时间经验一个对象就灭去,它们是微不足道的法( paritta dhammas)。欲界心比如去看的心,去听的心,或去想的心只在极短暂的瞬间去经历一个对象。当眼门过程的心生起去经验一个对象,然后马上就消失,有分心会立即紧接着生起。有分心会在眼门过程之后,意门过程的心认知到对象之前生起,意门过程的心和眼门过程的心经验一样的对象。欲界法,也就是色尘,声音,气味,味道,有形物体以及经验这些感官对象的心,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法(paritta dhammas)。

 

广大心(mahaggata cittas), 也就是色界心和无色界心,是已经达到优越殊胜的心,因为它们可以压抑污染杂质。当达到禅定时,禅定心接续地生起灭去,在那个时刻没有看到,没有听到,没有经由任何感官根门去经验任何对象,也没有去思考这些对象。这就是为什么广大心可以暂时摒弃污染杂质。然而,当禅定心灭去之后,欲界心又会再生起。当心透过不同的感官根门去经验对象时,如果不是善心,不善速行心就有了机会再生起。只要污染杂质还没有被完全根除,不善心就有可能会在看到,听到,闻到,尝到和经验到有形物体后立即再生起。我们是否有意识到不善心一次又一次地生起呢? 如果没有了解这点,就不可能培养奢摩他或是发展根除污染杂质的正道。

 

在佛陀开悟之前,有些人了解在看到,听到和其他感官认知之后很快就生起不善的危险。因此,他们试着找方法去压抑污染杂质。他们发现达到目标的唯一方法就是不去看,不去听和不去经验任何的感官对象。当一个人去经验任何感官对象时,无法避免污染杂质不要生起。了解这一点的人可以培养通往真正的平静,达到安止定时就可以暂时不受制于贪,瞋,痴。

 

在禅定心的时刻不会有感官所缘的经验。只是经由意门去经验冥想的主题,这让心可以稳固地建立平静和完全的专注。达到禅定的专注并不能根除污染杂质,当禅定心灭去之后,污染杂质就有机会再生起。只有在色界禅定心和无色界禅定心的时刻,心是卓越殊胜的广大心,因为它可以经由不去看,不去听,不去闻,不去尝,不去经验有形物体而能够暂时压抑污染杂质。

 

第三果的圣人的状况不同,阿那含已经达到第三阶段的开悟。当他看时,不会再有对感官对象的贪爱,因为他已经完全根除对感官对象的贪爱了。当他听,闻,尝和经由身体感官经验到热,冷,硬,软,弹性和压力时,他也没有贪爱,他已经完全根除对这些各种感官对象的贪爱。这是因为出世间善心,也就是道心(magga citta),能够完全根除污染杂质。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心是多样化的,因为可以根据心的不同等级分为: 欲界心,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

 

色界和无色界的心有三种本质,也就是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

 

出世间心只有两种本质,也就是善心和果报心。没有出世间唯作心。

 

有八种出世间心和四个阶段的开悟相对应。每一个阶段都有道心(magga citta)和果心(phala citta),也就是出世间善心和出世间果报心。八种的出世间心如下:

  • 入流道心(须陀洹道心),出世间善心
  • 入流果心(须陀洹果心),出世间果报心
  • 一来道心(斯陀含道心),出世间善心
  • 一来果心(斯陀含果心),出世间果报心
  • 不来道心(阿那含道心),出世间善心
  • 不来果心(阿那含果心),出世间果报心
  • 阿罗汉道心, 出世间善心
  • 阿罗汉果心,出世间果报心

 

出世间善心是出世间果报心立即生起的因缘条件; 不会有其他类型的心在道心和果心之间生起。除了出世间善心之外,没有其他类型的善心可以立即产生果报心。

 

只要入流道心一灭去,入流果心就会紧接着生起。其他的出世间道心也是一样的。

 

四种出世间的果报心不会执行再出生(结生心),有分心和死亡心的功能,它们和三界的果报心不同。出世间善心灭去后紧接着生起的出世间果报心也是以涅槃为对象。果心在道心之后也是执行速行心的功能。出世间果报心是唯一能执行速行过程的果报心,这是因为它的所缘是涅槃。四种道心在生死轮回中只会各出现一次,根据不同阶段的证悟完全根除不同的污染杂质。然而,道心之后会有两个或三个果心以涅槃为对象紧接着生起。果心生起两次或三次取决于什麽类型的人达到证悟。

 

须陀洹不会有超过七次的再出生。正如我们前面所提,须陀洹的的果心不会执行再出生的功能。须陀洹将在哪一界再出生是根据某一界某一类型的果报心的因缘成熟而定。如果须陀洹在天界再出生,是欲界果报心执行再出生的功能。假如须陀洹在梵天再出生,则是色界果报心或无色界果报心执行了再出生的功能。

 

正如之前所提,“界”可以指的是心的等级和有情众生存在的界。总结以上,当“界”指的是心的等级时,可以分为四种界:欲界心,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当界指的是有情众生出生的地方或居住的世界,有三十一界,并且是和不同等级的心相符: 十一种欲界,十六种色界和四种无色界。

 

问题:

  1. 什么是淨居天? 谁可以出生在那裡?
  2. 色界心和无色界心有哪几种本质?
  3. 出世间心有哪几种本质?
  4. 哪一类型的心是广大心?
  5. 哪一类型心路过程的心是出世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