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心知道一个对象 (7)

我们在註释书 (Book I, Part II,Ch.I, S63;1976年版) 里关於心的部份读到,心之所以被称为心,是因为它去想一个对象,它清楚的认知那个对象。我们接着读到:

由於心[citta]这个词是指善的心,不善的心或大唯作心,因为它透过心路过程的速行心[javana]一系列连续的过程累积。果报心[vipaka]也被称为心,因为它[缘生法]是累积的业和汙染杂质。

此外,这四类型都被称为心[citta],因为它们是根据境况而多变化的(citra [or vicitta])。也可以从它能产生多样化的影响来理解心的含义。

 

当我们研读後来或近代的书籍时,我们会发现这些书对心(citta)讨论了五个特质。实际上这些心的不同面向是取自法集论(Dhammasangani)里的注释书(Atthasalini),法集论是阿毘达摩的第一部书。心的不同面向可以分为五个类别 :

  1. 心之所以被称为citta,是因为它去想一个对象;它清楚地知道那个对象。
  2. 心之所以被称为citta,是因为它透过速行心的过程累积自己的习性。
  3. 心之所以被称为citta,是因为它是果报心(vipaka),它的因缘条件是累积的业和汙染杂质。
  4. 心之所以被称为citta,是因为它根据不同的境况会呈现出多样化(vicitta)。(这个面向在後来的书籍分成两部份解释:心是多样化的,因为它去经验不同的对象;心是多样化的,因为它一定会有不同的心所伴随生起或是和其他的法互相相应(sampayutta dhammas)。
  5. 心之所以被称为citta,是因为它能产生多样化的影响。

所有这些面向都将被有系统的整理,以便我们可以依据注释书的解释来理解心的特质。

 

我们都一直在想,如果我们注意到这件事并仔细去探究,就会发现我们真的很忙於想这个或想那个,长时间的想着各种事。我们不能阻止自己不去想,它一直继续一直继续。因此有些人不想要这样一直的思考,他们想要平静。他们相信停止思考是有益的,因为当他们一直在想的时候,他们经常会有担忧和焦虑;他们会感到不安和困扰的原因其实是贪爱和瞋恨。

 

我们应该要知道心(citta)是那个去思考的实相。色法不能思考。当我们去注意心在想着什么主题时,我们应该要知道心为什么会去想着它们,即使有时候我们并不喜欢去想着那些事。心会很自然的透过眼,耳,鼻,舌,身和意门去经验并且思考所出现的对象。我们会认为心去思考的那些事都是非常重要的,但事实上,思考会发生是因为心生起去思考一个对象,然後心立刻就灭去了。如果心不去想着那些我们认为很重要的事,它们根本就不会存在。如同我们在註释书里读到,心之所以被称为citta,是因为它的特质是去想一个对象,它清楚的知道它的对象。

 

有许多不同的实相一起升起去经验一个对象,这些不同类型的实相都有自己不同的特质。心所是一个能去经验的法,但它并不是去认知那个对象的“领导者”。心所伴随着心一起生起,它们一起经验同一个对象,但它们各自执行各自的功能。例如,触心所(phassa cetasika)伴随着心一起生起,但它执行自己的功能,它透过“接触”来经验对象。触心所只有在“接触”到对象时才会去经验到它,但触心所并不像心那样可以清楚的认知那个对象。

 

慧心所(panna)是另一个心所,它能够瞭解每个实相的特质都是无我的,不是一个人。它能够穿透了解经由六个根门出现的实相的真实本质。关於心(citta)的特质, 如先前所提,它是一个能够清楚知道对象的实相,这和其他心所是不同的。触心所的特质是去“接触”对象 ; 记忆心所(sanna)的特质是去标记认出那个对象 ; 慧心所(panna)的特质则是去穿透了解所有实相的真实本质。

 

心是实相,它可以认知并清楚的知道出现对象的不同特征。现在这一刻透过眼睛出现的是同一种颜色或是不同的颜色? 实相是真实的法(sacca dhamma),它是可以被证实的。我们现在只有看到一个东西,一个 颜色,或是我们看到许多细致明显不同的颜色,所以我们可以分辨出不同的物体? 比如说我们可以去区分出真的钻石和人造钻石的不同吗?

 

心是可以清楚知道一个对象的实相,它清楚的知道不同对象的不同特征,即使是最细微的细节。眼净色(色法)有一种清晰的特质,它就像是一面镜子,任何透过眼净色出现的对象都能被清晰地反射出来。眼净色只能触及色尘,耳净色只能碰触声音,鼻净色只能碰触气味,舌净色只能触及味道,身净色能碰触到有形物体。

 

无论现在出现的颜色是什么,是真钻的颜色,人造钻的颜色,玉的颜色,石头的颜色,或甚至是某人嫉妒时的“眼神”,所有这些透过眼净色出现的颜色都能够被心清楚的知道。心可以看到不同东西的不同颜色,然後心就会去想着因为这些不同的颜色出现的形状和形体,接下来的心会去想着这些对象的意义。

 

透过耳净色去经验的声音只有一种吗? 还是有非常多种不同的声音?每一个声音都是不同的,这取决於声音生起的因缘条件。不管有多少人,每个人的声音都是不同的。心可以清楚地知道每一个不同的声音;它可以知道这是嘲笑,讽刺,蔑视,风扇,瀑布,或各种动物不同的叫声,甚至是人去模仿动物叫声的声音。心能够清楚地知道不同声音的特征,它能听到每个不同的声音。

 

去闻的心可以清楚的知道经由鼻子出现的不同气味。它能清楚地区分出不同种类的动物,植物或花朵;也能分辨食物,咖哩和糖果的气味,即使我们没有去看,只是去闻,也能知道是来自什么的气味。

 

透过舌头去经验味道的心可以清楚的知道各种味道。食物的味道有很多,如肉,蔬菜或水果的味道,茶,咖啡,盐,糖,柳橙汁,柠檬汁或罗望子的味道。所有这些味道都是完全不同的,但心能够清楚地知道每一种出现的味道的不同。心能够清楚地分辨出味道之间最细微的差别。例如,当我们品尝食物时,心知道是否还缺什么味道,知道应该加什么佐料调味才会更美味。

 

透过身体根门碰触到有形物体,心能够清楚地知道有形物体的不同特征。例如,它知道空气的冷,水的冰冷或天气的寒冷不同。它知道丝或羊毛触及身体时的不同特征。

 

有人说,当他站在路上的时候,他觉知到土元素坚硬的特质。他认为他觉知到道路的坚硬,鞋子的坚硬和袜子的坚硬。但其实这只是心在思考坚硬的特质。思考时的心也是因为其适当的因缘条件升起的。当硬度经由身体的感官被经验时,一个人会很自然地去思考那个是道路的硬度,鞋子的硬度或是袜子的硬度,没有人可以避免不去思考。然而,智慧(panna)能够了解当心生起时,一次只会清楚的知道一个对象,然後很快就灭去了。如此,各种实相的真实本质可以被清楚地了解。当去思考道路,鞋子或袜子那一刻的心和觉知到土元素坚硬特徵的心是不同的心,它们不会同时生起。

 

如果我们清楚地了解,不是“我”在思考,而是心去思考,是心知道思考的主题,这可以成为智慧(panna)培养建立的一个因缘条件,智慧会精準了解实相的真实本质。去思考的心和去看的心是不一样类型的心。去看的心是透过眼净色经验颜色,而思考的心是透过意门去认知它的对象所缘。当身体碰到某个东西时,不管它是柔软还是坚硬的特质,在碰触那一刻,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撞击了身体的感官。比如说,如果我们在黑暗中碰触了某物,我们可能会开灯以便看到我们所碰触到的是什么东西。因此,我们可以了解,在去经验软硬的那一刻,心还没有去思考;当心去思考那个被碰触到的是什么东西时,那已经是另一种类型的心了。

 

当心经验坚硬的那一刻,那一刻的世界是没有道路,鞋子和袜子存在的,传统概念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只是心去经验坚硬的特征;不是一个生物或一个人去经验,只是一种类型的名法(nama),生起就瞬间灭去了。之後生起另一类型的心会去思考经由眼,耳,鼻,舌,身或意门出现的对象。它会去思考或想像一个概念或故事情境。由於我们都太专注於我们在想的情境,我们都忘记了那个去经验坚硬的心和那个被经验的土元素也早就灭去了。

 

但思考坚硬特征的心也是会立即灭去。名法和色法生起立即就灭去。心的生灭极度快速,一个紧接着一个,接连不间断的。色法也是如此。这些发生的太快,以至於我们不了解这些法生起瞬间就灭去了。我们不了解这些生起瞬间就灭去的名法和色法的真实本质是无我。

 

心是一个实相,它清楚地知道一个对象,不管是经由眼,耳,鼻,舌,身,还是意门所出现的对象。无论触心所接触到什么对象,一起生起的心都能够清楚地知道该对象的特征;它可以区分知道每一个不同的对象。当说到心的时候,“心是能去经验的一种实相,它清楚地知道一个对象”。心正在知道的那個对象,又称为心的“所缘”(arammana)。我们应该了解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不论是透过感官根门或意门出现的对象,心清楚地知道各种不同对象的不同特征。心可以清楚地知道一个对象,这个对象则是心能够生起去经验它的因缘条件。如果没有对象被心经验,心是不可能生起的,所以这个对象所缘又被称为“所缘缘”(arammana – paccaya)。所缘缘是一个因缘条件,让心能够生起去经验这个所缘。

 

心不可能在生起时没有认知一个对象,但是除了所缘缘之外,还会有其它不同的因缘条件会促使不同类型的心生起。

 

问题

  1. 触心所,记忆心所,智慧心所和心,它们是以什么不同的方式去知道经验一个对象?
  2. 所缘缘是什么?
  3. 什么对象可以是所缘缘?

第六章 心的概述 (6)

我们在相应部(part I,Ch.I.7,The Over-Under Suttas, s 2,The Heart[citta];1979年版)里读到有位天人请示佛陀:

         现在,是什么带领着世界?

         是什么,世界被带着走?

         是什么在其他一切之上?

         是什么让其他一切都在它的支配之下?

 

         佛陀回答:

         是心在带领着这个世界,

         是心,世界被带着走,

         心在其他一切之上,

         所有的一切都在心的支配之下。

 

这篇经文告诉我们心(citta)的力量有多强大。心是去经验某个所缘的实相,它是”首领”,是去经验那个出现对象的领导者。不仅有去看的心,去听的心,去闻的心,去尝的心,或去经验有形物体的心,还有去想着各种主题的心。每个人的世界都是由心统治着。有些人的心累积了许多的善(kusala),即使当他们遇到一个充满汙染杂质的人,因为过去累积了许多的善,所以他们可以升起慈爱,悲悯或平等心。然而有些人因为过去瞋恨的累积,他们的世界可能会有许多的仇恨,烦恼,愤怒,不愉快。所以,每个人实际上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似乎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但实际上,所有那些通过眼,耳,鼻,舌,身,心出现的不同的色法,那些各种不同的现象,如果没有心去经验它们,它们就不可能显现而且也不会这么重要。因为心经由感官根门和心门去经验那些所缘对象,因此每个人的世界都是被心支配着。

 

哪一个世界是更美好的呢? 一个累积了许多善,容易有更多的慈爱,恻隐之心和平等心生起的世界; 还是一个累积了许多仇恨,愤怒和不愉悦的世界?许多人可能会认识同一个人,知道他同样的事,但他们的世界会容易升起慈爱或憎恨,那就看每个人所累积的不同习性倾向。

 

由於“可以被看到的法”(色尘)是透过眼净色被心经验而出现的,似乎在这个世界上好像有许多的人在某个时间,某个特定的地点是聚集住在一起的。然而,如果能够清楚的了解“那个去看的法”(眼识)的特征,人们就会了解,事实上在看的时刻,就只是很短暂的一刻,世界就只是眼识而已,并没有人,其他众生或任何东西。在眼识看的这一刻,想着形状、形体的心路过程还没有发生;关於被看到的想像故事也还没发生。

 

然而,当我们想着人,其他众生或任何东西时,我们应该知道这只是心在想着被眼识看到的色尘。看和想是在不同的时刻。所有众生都一样,一个心生起只是极短暂片刻而已,然後就瞬间消失灭去,另一个心会紧接着生起,相续不间断。因此,似乎整个外面的世界一直都在,充满了许多不同的人事物。但是我们应该正确的了解世界究竟是什么,应该要知道一次只会出现一个实相(所缘),是由那一刻的心经验。虽然心生起後立即就灭去,但一个心接着一个心非常的快速,整个外在世界的人,其他众生或任何东西似乎是一直持续着,并没有分裂瓦解。但事实上,世界就只是持续一个片刻瞬间而已,也就是当心生起去认知一个所缘对象时,就在那一刻而已,然後它就一起和心消失灭去了。

 

在法集论(Dhamma -sangani,book I,part I,Ch I,SS 6-7)中,附予心(citta)许多的同义词。心(citta)又称为意(mano或manasa),意根(hadaya),纯净的( pandara),意处(manayatana),意根(manindriya),意识(vinnana),识蕴(vinnanakkhandha)和意识界(mano vinnana dhatu)。

 

佛陀用几个同义词让人们比较容易来理解心(citta)的特征。心是实相,它的功能是去认知经验一个对象,但要准确的知道心的特征是什么是困难的。人们可能或多或少知道心是什么,知道它是意识,但如果一个人只知道这样,而不去真正探讨心的真实本质是什么,那么他就不会真正了解各种类型的心和心的各种不同的功能。

 

法集论(Dhammasangani,book I, part IV,Ch II,S140)的注释书里叙述,”心”之所以被称为”citta”(“心”的巴利文)是因为它多样性的本质(巴利文”vicitta”,意思是各种各样的,多样化的)。并不是只有一种心,有许多不同类型的心。当我们想着不同的主题时,心的多样性就会呈现,例如,当我们想着某一天要做什么时,如果我们仔细注意,我们会发现各种变化的主题其实都是因为心是多样化的。

 

我们今天,今天下午,明天要作什么呢?如果没有心,我们就不能执行任何行动。事实上,我们可以在一天中执行不同的行动是因为我们每个人有各种不同多样化的心。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同的行为举止,都是因为每个人不同多样化的心而有所不同。当我们思考的时候,是心这个实相在思考,而且每个人的思考方式都不同。当不同的人对佛法有兴趣,他们会以不同的方式去研究佛法,思考佛法。关於什么是练习,他们也会有不同的观点。这个世界是根据不同人的各种多样化的心而演变的。这个世界是由生活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群体,和不同的个人所组成的,这些不同的个人每天发生各种不同的大小事件,这都是因为每个人有着不同多样化的心。今天的世界是按照人们现在各种多样的心在演变。未来的世界呢?未来也会是因为各种不同多样化的心,去思考着许多不同的主题而演变。

 

因此,我们看到心的本质是多样的。透过眼睛去看的是一种类型的心,这和透过耳朵去听到声音的心是不同类型的心 ; 去思考的心又是另一种类型的心。

 

法集论里叙述,心被称为“意”(mano),是因为它决定并知道一个所缘对象(aramana或 alambana)。“所缘”或“对象”是指那个被心(citta)所知道的。当心生起时,它认知到的被称为“所缘”。

 

声音是实相。当坚硬的东西相互碰撞时会发出声音。然而,如果那一刻生起的心不是经验这个声音时,声音并不是那一刻心的对象。任何法都可能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而生起,但如果心没有经验它,它就不是那一刻心的所缘对象。

 

心(citta)又称为“内心”或“意根” (heart 或hadaya),因为它是一个内在的实相。心是内在的因为心去经验所缘,而所缘是外在的,因此心是一个内在的实相,它去经验外在所缘。

 

实际上,对心的研究就是对此时此刻出现的实相的研究,包括内在实相和外在实相,这样我们才能了解心的特质。心是实相,但它在哪里?心是一个内在的实相。当有眼识时,颜色在外在出现,心则是内在的实相,它透过眼睛经验出现的颜色。

 

当我们培养智慧的时候,应该根据佛陀证悟所得的真理去探讨所有实相的特质。他教导了四念住,其中心念住(cittanupassana satipatthana)是指当眼识生起的时候,正念没有忘记,能觉察眼识的特征。我们应该去研读探讨眼识这个实相的特质,这样才能够逐渐对它有更多的了解,了解到它只是一种法,一种透过眼睛去经验所缘的法。

 

当耳识听到声音的时候,念(sati)或觉知,可以很快接着生起并觉察到它,所以我们可以知道耳识是一个去经验的实相,而且是一个内在的实相。要知道耳识是个实相并了解它的真实本质是不容易的。去听到声音的实相升起,经验了出现的声音,然後立即灭去。每一刻的心都是这样:它生起,然後在很短的时间内去经验一个对象,之後就瞬间灭去。

 

当一个人对去看的心,去听的心或是去想的心有正确的了解时,这会成为正念生起的因缘条件。正念可以生起觉察到那个时刻的心的特质,可以了解心是实相,心是可以去经验某个所缘的法。智慧(panna)的建立必须是遵循符合佛陀的教导。智慧可以穿透了解实相的特质,因而体证四圣谛;并且在不同的证悟阶段根除汙染杂质。证悟的阶段可以分为四个果位:初果须陀洹(sotapanna),二果斯陀含(sakadagami),三果阿那含(anagami),和四果阿罗汉(arahat)。

 

心(citta)是一个实相,它生起瞬间就立即灭去。前一个灭去的心是紧接着生起的心的一个因缘条件。去看见的心生起立即就灭去了,它不会一直持续。没有哪个心会持续不灭的听或思考。然而,当我们熟睡没有作梦时,心并不需要透过眼,耳,鼻,舌,身或意六个根门去经验,但还是会有一个心紧接着一个心持续生灭,维系着生命。

 

不是透过六个根门之一去经验所缘的心称作“有分心”(bhavanga-citta)。有分心的功能是维持生命的连续性,让一个人活著,它维持著这一世这一个特定的人的生命。有分心持续生起灭去直到另一类经由六个根门之一生起的心打断这个心识之流。心路过程不是一个紧接著一个,两个心路过程之间一定有有分心的生灭。有分心会在六个眼,耳,鼻,舌,身,意的心路过程之间生起,直到这一世这一个特定的人生命的结束。

 

在法集论中,心被称为 “纯净的”或“明亮的”, 根据注释书,这是指维持生命连续的心 : 有分心。注释书(The Expositor,Book I ,Part IV, Ch.II, S 140; 1976年版)叙述“也可以说心是清澈的,这是就它极其纯净的特质而言”。只有在不是透过眼,耳,鼻,舌,身,意六个根门之一去经验所缘的时候,心是纯净的(有分心)。每个熟睡的人看起来都是纯净无邪的。在熟睡没有作梦的时刻,他并没有经验喜欢或不喜欢,也不会有嫉妒,吝啬,自负,慈爱或悲悯。因此,善心或不善心并不会生起,因为在那个时刻并没有去看,去听,也没有在思考;六个根门没有任何活动。

 

然而,每当心透过任何六个根门之一去经验所缘时,此时的心就不纯净了。心因为累积了许多不同的汙染杂质,这些汙染杂质会让我们在看到令人愉快的对象时,产生愉悦和贪恋 ; 让我们看到令人不愉快的对象时,产生不愉悦和恼怒。

 

当心生起透过六个根门之一去经验所缘时,那时有什么样的感受呢?不管是愉快的感受,不愉快的感受或者是中性的感受,这些感受都不是心。感受(vedana)是不同类型的心所(cetasikas)之一, 佛陀称之为“感受心所”(vedana cetasikas),也就是感觉。心和心所都是名法,但心是“首领”,它是去认知经验一个对象的“领导者”。感受这个心所会对所经验的对象感到愉快,不愉快或只是中性的感受。法不能单独升起,他们的生灭有各种複杂的因缘条件。心必须同时与心所一起生起,心所必须同时与心一起生起。心和心所一起生起一起灭去。心和心所经验相同的所缘,在同一个根基一起生起,一起灭去。每一个心的生起都必定有不同的心所伴随,执行不同的功能。因此,心是非常多样化的。

 

我们不喜欢烦乱,不安,悲伤或焦虑的心。我们都喜欢心是愉快,充满欢乐,沈浸於愉悦的对象里。然而,当心是充满喜悦快乐,沈浸在幸福的对象时,这时候的心就不是纯净的,因为这时候的心是伴随着贪爱(lobha)这个心所的。贪爱这个心所会紧抓执取一个愉悦的对象,并沈溺於其中。佛陀教导人们研读和探讨各种实相的真实本质,因此正念能够去觉察到正在出现的法的特征;了解出现的法的特征,智慧才能够被建立培养。所以我们应该去探究这些生起的实相,注意它们的特质并精準的了解它们。这样我们才能知道正在生起的法哪些是善法 ,哪些是不善法,哪些既不是善法也不是不善法。我们可以知道不善法就是不善法,不管它是粗糙还是细微的。应该要知道不只是瞋恨(dosa)是不善法,还有许多其它类型的不善心所。

 

人们会问,他们应该要如何来防止生气。事实上,所有的法都是无我(anatta),因此“瞋恨”这个法也是无我的。“瞋恨”会生起是因为已经有了适当的因缘条件。只有那些已经累积培养了非常高度的智慧(panna),体证四圣谛达到了第三果的圣人-阿那含(anagami)的层次,才能够永远根除瞋恨这个不善法,不再有瞋恨生起。

 

每个阶段的开悟,四圣谛都会被体证。四圣谛是: 苦,集,灭,道。第一圣谛是“苦”(dukkha) 圣谛。诸行无常,它们生起立即就灭去,因此它们是苦,不能带来满足,不值得去执著的。它们不能成为我们的依靠归依。第二圣谛是“集”(dukkha samudaya) 圣谛,苦的原因。苦的原因是“贪”(tanha),是贪爱这个心所。执著或渴望是苦生起的原因以及根源。第三圣谛是“灭”(dukkha nirodha)圣谛,苦的止息,也就是涅槃。因为达到各阶段果位经验涅槃时,导致苦生起的所有汙染杂质都会被逐渐根除。第四圣谛是“道”(dukkha nirodha gamini patipada) 圣谛,苦止息的道路,就是八正道。八正道是正念的培养,智慧的发展,能够体证四圣谛,这是苦止息的道路。

 

对四圣谛不同程度的修行次第依序可以证得不同的果位。对於体证四圣谛并且经验第一次涅槃的人称为初果或预流果 – 须陀洹(sotapanna)。初果须陀洹已经完全根除了邪见、忌妒、吝啬和疑法,对实相的特质没有任何的怀疑。

 

当初果须陀洹智慧进一步发展到更高层次时,他可以再次经验涅槃,达到第二阶段的證悟。称为二果或一来果 – 斯陀含(sakadagami)。他对於四圣谛有更深的了解。在这个阶段对於所缘,比如色尘,声音,气味,味道和有形物体的贪爱慢慢的减弱了。

 

当二果 – 斯陀含智慧再进一步发展到更高层次时,他可以再次经验涅槃,达到第三阶段的证悟。称为三果或不还果 – 阿那含(anagami)。他对於四圣谛的体证更深。在这个阶段对於感官所缘的贪爱(色尘,声音,气味,味道,有形物体),还有瞋恨(包括担心或後悔)都会完全彻底的根除。

 

当三果 – 阿那含智慧再进一步发展到更高层次时,他可以再次经验涅槃,达到第四果位也就是最後一个阶段完美的证悟,称为阿罗汉(arahat)。他圆满体证四圣谛。所有剩馀的不善法都会在这个阶段被完全根除。当阿罗汉去世时,所有的蕴都会彻底的消灭(khandha parinibbana)。阿罗汉不受後有,不再有任何的轮回再出生。

 

因此,我们看到圣人出世间心的智慧是根据果位的阶段,一步一步的根除汙染杂质。当我们理解这一点时,我们应该仔细的去深思发展智慧的正确方式是什么,唯有能够清楚的辨别了解生起的法是什么,才能消除汙染不善杂质。修行方式应该要与佛陀的教导是一致的。

 

佛陀不仅解释了心是“纯净的”(pandara),他还使用了“意处” (manayatana)这个词,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楚的了解心的特质。“处”在注释书(Book I,Part IV,ch.II,SS 140-141)里描述为“居住的地方”,“出生的地方”,“相会的地方”以及“原因”。心是出生的地方,因为触心所(phassa cetasika)和其他的心所会在”心里”生起。心是相会的地方,因为被经验的对象是来自於外部,比如色尘,声音,气味,味道和有形的物体,它们会和心相会成为被经验的对象。至於被解释为原因(hetu),这是因为心是触心所和其他心所生起的因缘条件;如果没有心的生起,心所是不可能生起的(反之亦然),这是俱生缘(sahajata – paccaya)。

 

每一刻的心都是实相,它去经验一个对象。我们能更清楚了解心有无我的(anatta)特质如果我们知道心是意处,是其他实相依靠生起的根基,也就是出生的地方,相会的地方以及原因。

 

即使有因缘条件让颜色,声音,气味,味道,冷,热,软,硬升起,然而如果没有心生起去经验任何一个这些升起的法,如果心不是它们相会的地方,这些对象也没有一个会出现。那么可以经由眼睛被经验的颜色不会出现,声音,气味,味道,冷,热,软或硬也都不会出现。这是因为心的功能是去经验一个对象;它是其他实相出生的地方,相会的地方,和出现的原因。比如在我们背後的颜色不会出现,这是因为颜色并没有和心“相会”,颜色没有撞击眼净色也没有和心接触,因此心就无法生起去经验我们背後的颜色。

 

业力是眼净色持续生灭的因缘条件,只要我们没有变成眼盲,眼净色就一直继续升起。但眼识不可能一直持续生起存在。每当颜色出现时,在那个时刻,心就是意处(manayatana),是撞击眼净色(cakkhuppasada rupa)的颜色的相会处。撞击眼净色的色法(也就是颜色)称作色处(rupayatana),被颜色撞击的眼净色称作眼处(cakkhayatana)。所有在那一刻相会的法都称作是“处”(ayatana)。同样的,当声音撞击到耳净色而且能和升起的心“相会”,心因此能经验它。所以,心是意处,是所有正在出现的法相会的地方。

 

註释书里叙述心是“触心所”(phassa)和其他心所升起的原因或因缘条件。触心所是52种心所中的其中一种,是一种与所缘“接触”的名法。触心所的“接触”是心理的接触,和物质的接触并不一样。比如,当一棵树倒下撞击地面时,这是物质的接触。发出的声音或许会撞击到耳净色,但是如果触心所没有生起去“接触”撞击耳净色的声音,那么耳识就不会生起。

 

触心所是一种和心一起生起并和心一起灭去的名法。触心所和心经验同一个对象,在同一个根基生起,因此心是触心所生灭的因缘条件。在有五蕴(心,心所和色法) 存在的界,心和心所必须在某一个特定的色法升起,一个心和心所一起生起的“根基”,那个色法称为”vatthu rupa”。眼净色是根基,它是让眼识和心所一起生起的一个特定的色法。实相不能单独生起,当一个实相生起时,也必定有其他的实相与它一起生起,其他实相并且也是这一个实相生起的因缘条件,这些实相彼此支持的关係称为俱生缘(sahajata – paccaya)。

 

缘法(a paccaya)是一种帮助或支持另一个法生起或存在的法。因此,很明显的,每一个生起的法都是因缘和合而生的法(sankhara dhamma),因为它依赖其它的法而生起。如果没有因缘条件,就不会有法的生起。

 

不同的法的升起是不同类型的因缘条件。有些法彼此依赖於其他的法与它们一起生起,它们是俱生缘(sahajata-paccaya)。如果缘法是在它支助的法之前生起,它被称为前生缘(purejata – paccaya); 如果缘法是在它支助的法之后生起,则被称为後生缘(pacchajata – paccaya)。

 

心和心所互为俱生缘,它们彼此依赖支助,同生同灭。当触心所生起并去“接触”到一个所缘时,与触心所一起生起的心会去经验同一个对象,不是别的。当触心所生起去“接触”声音时,和触心所一起生起的耳识会去经验同一个声音。

 

究竟法可以分为四种:心,心所,色法和涅槃。每一个究竟法都可以是其他究竟法生起的因缘条件。心可以是心所和色法生起的因缘条件,虽然并不是所有的心都是色法的缘法。心所也可以是其他心和色法生起的因缘条件(但在某些情况下除外)。有些色法是其他色法生起的因缘条件。当色法是根基时,它是心生起的缘法。所有这些法的生灭演变都是根据究竟法的本质和它们之间的因缘和合,不论是俱生缘或是其他因缘。

 

在心升起的那一刻,心和心所是和它们同时升起的色法的俱生缘。每一刻的心可细分为三个非常短的时刻:

  1. 生: 生起的刹那(uppada khana);
  2. 住: 出现存在的刹那(titthi khana);
  3. 灭: 消散的刹那(bhanga khana)。

心不能指挥各种色法的生起,心生色(cittaja rupa)的色法和心同步升起。但结生心(patisandhi-citta) 那一刻是不同的。那一刻没有心生色,只有业生色(kammaja rupa)和结生心会一起生起,这时候的业生色和结生心是同一个业的结果。当结生心灭去后,生命中第一个有分心(bhavanga-citta)紧接着生起,是那一刻色法升起的因缘条件。从那一刻起,在整个生命过程中,除了下一段讨论的几个例外,都有心生色法的生起。

 

然而,双五识是例外。双五识包括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各有一对,每一对中都有一个是善的果报心(kusala vipaka)和一个是不善的果报心(akusala vipaka)。这十个心不会产生任何色法。此外,阿罗汉最后的死亡心也不会产生任何色法。因此,除了这些类型的心是例外,其他每种类型的心都是心生色的缘法。

 

每个人都累积了不同习性,有各种各样的心(vicitta)。有些人累积了很多的不善,有些人累积了很多的善。如果一个人对正念的建立有正确的了解,那么正念是可以被培养的。所有累积的善都是有益的,它们可以是波罗蜜(paramis)。它们可以是正念生起的因缘条件,觉知所有实相的真实特质,这些特质都是无我的,没有一个我的存在的,那么最终就可以根除无明。所有污染有害的不善法可以在不同的阶段被根除,但对於刚刚开始培养正念的人来说,正念和正见仍然是很弱的。“我”这个概念的执取是非常根深蒂固的,无论是看到或是听到,不善或是善,都很容易把这些法当成是我的或是谁的,没有了解诸法无我。

 

研读心这个究竟法可以帮助瞭解现在这一刻心的特质。因此可以了解现在在看的心,在听的心,或在想的心的特质。佛法研究的目的应该是透过四念住(satipatthana)来直接了解实相。正念(四念住)可以生起并觉知到任何出现的实相的特质。

 

当我们研读心这个究竟法时,我们不应该相信我们能够立即对心的特质有一个很清楚的了解。更重要的,研究心的动机不应该是想藉此成为一个对心这个究竟法有丰富知识的人。研读获得的了解可以累积四念住生起的因缘条件(行蕴,除了记忆和感受的其他心所)。正念可以觉察到心的特质,心的特质就是在这一刻去经验一个对象。以这种方式,智慧可以逐渐培养建立,并能根除把实相当成是“我”的邪见。这应该是我们研读佛法的目的。

 

问题

  1. 什么是有分心?
  2. 心什么时候被称为纯净的? 为什么被称为纯净的?
  3. 心和心所可以是什么升起的法的因缘条件?
  4. 色法可以是什么升起的法的因缘条件?
  5. 有几个开悟(体证四圣谛)的阶段?
  6. 根基是哪种色法?
  7. 什么是处? 有哪些处?
  8. 什么是俱生缘?
  9. 什么是心生色?什么时候升起? 在有五蕴存在的界,哪些心是例外?
  10. 研读佛法的正确动机是什么?

阿姜舒净讲解阿毗达摩 (5)

第五章 四类究竟法的不同面向

 

心,心所,色法和涅槃是究竟法,它们是实相。心,心所和色法它们接续的生起和灭去,它们出现的时候是可以被认知的,因此可以知道它们是真的。例如,当我们看到颜色、听到声音或是在思考时,心会接续的生起灭去,执行不同的功能。有些心可以看到颜色,有些心可以听到声音,有些心能思考,这都取决於是哪一类型的心和支持它们生起时的不同因缘条件。心,心所和色法的生灭是非常迅速的,所以我们很难察觉到它们的生起和灭去。我们可能会误认为色法的变化是缓慢的,误认为心是在一个人或其他生物出生时生起,然后是同一个心在生命中持续,一直到生命结束时,心才灭去。

 

如果我们从来没有研读佛法,没有建立觉知(sati)和智慧(panna)来了解心,心所,和色法的特征,那么我们就永远对这些生起就立即灭去的名法(心和心所)和色法的真实本质是无知的。

 

这些法之所以会生起是因为有适当的因缘和合的条件。舍利弗尊者从阿说示尊者(佛陀初转法轮五比丘之一)那听到了佛法,对佛陀的教导生起坚定的信心。当时舍利弗尊者对阿说示尊者的莊严端正感到震慑,他跟着他,问他的导师是谁,教了什么。阿说示尊者即说四句偈,也就是著名的”缘起偈”:

“诸法从因生,  诸法从因灭。

            如是灭与生, 沙门如是说。”

 

如果佛陀没有教导我们法以及这些法是如何彼此因缘和合的,就没有人会知道哪一个法的生起是源自於哪一个因缘条件。没有人会知道每一种类型的心、心所和色法生起所需要的因缘条件。佛陀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智慧,洞悉了所有究竟法的真实本质。他的教导是所有的法都是因为有适当的因缘条件而生起的,他也教导了哪些因缘条件会带来不同法的生起。法是不可能没有因缘条件而生起的。

 

当我们说人,其他的有情众生,或说天神出生时,事实上,只有心,心所和色法在出生。当果报心、心所和因同个业而生的色法一起生起时,以传统语言的用语我们会说是一个人的诞生。同样的,当心,心所,和色法一起在天界生起时,我们会说是一个天人的诞生。人,其他有情众生和天人之所以有不同的出生是由於因缘条件的不同。导致不同出生的因缘条件非常多,而且是非常精细複杂的。然而,当佛陀证悟时,透过他无上正等正觉的智慧穿透了所有法的真实本质,以及所有法生起的因缘条件。出於慈悲,他也教导了我们这些法的真实本质以及所有法的生起必有它的因缘条件。

 

我们知道心,心所和色法会生起必须有其适当的因缘条件。因此,除了涅槃之外,所有因缘和合而生的法(心,心所和色法)总称为“行法”(sankhara dhammas)。

 

佛陀的教导是很完整的。人们可能会误解因为因缘条件和合而生的行法(sankhara dhammas),生起後会继续存在。因此,佛陀作了更进一步的解释说明行法也是有为法(sankhata dhammas)。有为法强调的是指已经有其因缘条件,生起就会灭去的法。行法是指生起的法需要其他法因缘和合的支持,条件灭去後,升起的法也必须灭去。因此,行法也就是一切有为法。它们都具有以下特征:

诸行无常(Sabbe sankhara anicca)- 一切因缘和合而生的法都是无常的。

皆苦(Sabbe sankhara dukkha)- 一切因缘和合而生的法都是苦的,不可能带来真正的满足。

诸法无我(Sabbe dhamma annata)- 一切法都是无我的(包含涅槃)。

 

所有因缘和合而生的法都是无常的

 

所有因缘和合而生的法都是无常的。色法的败坏和无常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名法的无常却很难被注意到。我们在经典相应部中读到(part II,Ch.XII.7,The Great Chapter,s61,The Untaught;1972年版)中,当佛陀在舍卫城附近的祇树给孤独园,他对比丘说:

对於那些未受过教导的人,也可能是会排斥这个肉身的, 他看到了四大元素的聚集,可能不再隽恋它,希望因此从中获得自由。为什?看到的是这个肉身的生长和衰败,四大元素汇聚一起,出生然後死亡。因此,许多人可能会排斥这个肉身,不再隽恋它,希望因此从中获得自由。

然而,比丘们,我们所谓的思想,我们所谓的心智,我们所谓的意识,那些未受过教导的人不会对此感到排斥,他们不能停止隽恋它或放下它。为什呢?对於许多漫长的一天,比丘们,那些未受过教导的人执著的是“我的”,他们误认为:那是我的,这是我,这是我自己。因此,那些未受过教导的人不能停止隽恋它,不能从中解脱。

…但比丘们,我们所谓的思想,我们所谓的心智,我们称之为意识只是一个心在另一个心灭去生起,日夜皆是如此。

 

虽然心,心所和色法一直不断的生起灭去,但要消除对名法和色法的执著,真正断捨离是很困难的。名法和色法必须被智慧(panna)研究和理解,才可以放下贪爱执取。我们在法句经(in Minor Anthologies,part I,vs.277-279;1966年版摩诃菩提会,班加罗尔译)。佛陀说:

“所有因缘和合而生的法都是无常的,当智慧觉察到这一点时,就远离了苦;这是通往纯净的道路。”

“所有因缘和合而生的法都是苦的,当智慧觉察到这一点时,就远离了苦;这是通往纯净的道路。”

“所有的法都是无我的,当智慧觉察到这一点时,就远离了苦;这是通往纯净的道路。”

 

如果没有直接了解名法和色法生起瞬间就立刻灭去,那么邪见就无法根除,就无法穿透体证四圣谛并且成为一个圣人。有果位的圣人指的是已经懂什么是”清醒”,了解佛陀开悟意义的圣人。有果位的圣人已经根除了所有对佛陀教导的怀疑,他不仅是了解佛陀所教导的理论,并且已经对法可以直接了解。了解佛陀的教导就等於是看到如来。为了穿透了解法的真实本质而研究佛法和实证佛法的人,能够根除汙染杂质终得开悟。汙染杂质的根除是依据不同智慧程度的开悟阶段,证悟的四种果位分为: 初果须陀洹(sotapanna),二果斯陀含(sakadagami),三果阿那含(anagami),四果阿罗汉(arahat)。阿罗汉已根除无明,不会再出生。

 

所有因缘和合而生的法都是苦的

 

一切因缘和合而生的法生起就立即灭去了,无论是善的还是不善的,无论是美丽的色法还是醜陋的色法,它们都一样是生起就立即灭去了。实相的生起灭去,无常,就是苦(不能满足的)。苦的本质不仅只是肉体上的痛苦,疾病或磨难;或者是爱别离、求不得而造成的苦。苦的本质存在於所有生灭的行法是由於它们的无常,它们不断的生起然後灭去,是永远不可能带来满足的。有些人也许会感到奇怪,为什么所有因缘而生的法都是苦的,为什么即使心经验到愉快的感受和享受令人愉快的事物也是苦。这是因为去经验到那个愉快感受的心是不会持续的,所以是苦的,不能真正带来满足。所有因缘和合而生的法,也就是心,心所,和色法都是苦,因为它们是无常的,它们不会持续。

 

所有法都是无我的

 

所有的法都是无我的。四个究竟法,心,心所,色法和涅槃都是无我的。它们不是一个我,它们不在任何人的控制之下。

涅槃是究竟法,是实相。行法(sankhara dhamma)是有因缘条件而生的法,然而涅槃是离行法(visankhara dhamma),是行法的相反,没有因缘条件。涅槃是无为法(asankhata dhamma),不会生起灭去。涅槃是不生不灭的究竟法。

 

心,心所和色法是世间法。它们是依赖因缘和合而生的法,因此也必会崩坏。涅槃是超越世俗的出世间法。

 

总结因缘和合而生灭的法,它们是:

行法(sankhara dhamma) 和一切有为法(sankhata dhamma):

名法(nama dhamma)(能知道所缘): 心,有89种或是121种。 心所,有52种。

色法(rupa dhamma): 有28种。

 

离行(visankhara dhamma)和无为法(asankhata dhamma):

名法(nama dhamma)(不知道所缘的): 涅槃

 

 

五蕴

色蕴(rupakkhandha): 28种色法

受蕴(vedanakkhandha):感受

想蕴(sannakkhandha):记忆

行蕴(sankharakkhandha):除了”感受”和”记忆”,其它50个心所的总称

识蕴(vinnanakkhandha):89种或121种心

 

究竟法和五蕴

四种究竟法和五蕴的分类:

(citta)是识蕴。

心所(cetasika)是受蕴,想蕴,行蕴。

色法(rupa)是色蕴。

涅槃(nibbana)不是蕴,不受制於因缘条件

 

“蕴”指的是可以描述为过去,未来,现在或是内在,外部,粗重,微细,低劣,优越,远或近的法。因此,蕴指的就是一切有为法,一切因为因缘和合而生灭的法。因此它可以被描述为过去,现在,未来等等。然而无为法或涅槃是不会有任何因缘条件而生起的法。它不能被描述为过去,未来或现在。因此,离行(涅槃)不是蕴,它是已经从蕴解脱出来的法。

 

我们在相应部(PartIII,Ch.XXII.I.5,S 48,TheFactors;1975年版)中读到佛陀在舍卫城向比丘们解释了五蕴和五取蕴:

 

  我来教导你们,比丘们,五蕴和五取蕴是什。你们注意听。

 比丘们,这五个蕴是什呢?

任何色法,无论是过去,未来还是现在,内在,外部,粗重,微细,低劣,优越,远或近,这被称为色蕴。   任何感觉,无论是过去,未来还是现在,……任何记忆,……任何活动,……任何意识,无论是过去,未来还是现在,内在,外部,粗重,微细,低劣,优越,远或近,这被称为识蕴。 

比丘们,这些称为五蕴。

 

比丘们,这五个蕴与急於抓住的五取蕴有关吗? ……任何色法,无论是过去,未来还是现在……无论是远的是近的,都会有漏伴随,这是执取的因缘条件。这就是执取蕴。

任何感觉…

任何记忆…

任何意识,比丘们,不管是过去,未来还是现在…无论是远的还是近的,都会有漏伴随,这是执取的因缘条件。这些被称为五取蕴。

 

问题

.  那些究竟法是行法(sankhara dhamma)?

.  行法是行蕴吗(sankharakkhandha)?

.  离行法是行法吗?

.  什么蕴是无为法?

.  无为法是世间法或是出世间法呢?

.  心是行蕴吗?

.  心所是行蕴吗?

.  那个究竟法是受蕴?

.  那个蕴不是究竟法?

10.那个究竟法不是蕴?

阿姜舒净讲解阿毗达摩 (4)(翻译过程中,欢迎指正)

第四章 涅槃

涅槃(Nibbana)是另一种究竟法。佛陀称之为“涅槃”,因为它是贪爱,渴求(vana)的结束。涅槃这个究竟法就是苦(dukkha)的止息。心,心所和色法是苦,因为它们是无常的,生起就灭去了。贪爱应该被根除,这样苦才能结束。贪爱是苦生起的根源,也是五蕴生起的原因(五蕴也就是心,心所和色法)。透过智慧(panna)的培养,直到可以完全穿透了解心,心所和色法这些实相生起就瞬间灭去的特征,贪爱才可以被完全根除。当智慧发展到实际经验涅槃时,对心,心所和色法的执取和错误见解才可以被完全根除。涅槃是实相,是苦的止息。涅槃是究竟法,是一个可以被清楚知道的法。

涅槃可以分为两类:

有馀涅槃(Sa-upadisesa nibbana dhatu): 还有五蕴的涅槃;

无馀涅槃(An-upadisesa nibbana dhatu): 不再有五蕴的涅槃。

“upadisesa”中的“upadi”是“五蕴”的另一个名称,包括心,心所和色法。有馀涅槃指的是所有的汙染杂质都已经根除了,但还剩有五蕴不断地生起和灭去。至於无馀涅槃指的是最后的五蕴灭去不再生起了,也就是大般涅槃,阿罗汉的过世。

因此,有两类涅槃。

当佛陀在菩提树下证得无上菩提,当下他证得有馀涅槃,彻底的根除了所有的汙染杂质和伴随着汙染杂质的不善法(心和心所),所以它们永远不会再生起。然而,还是有五蕴的存在,没有伴随着汙染杂质的心,心所和色法还是会接续的生起和灭去。

我们在佛陀如是语经里读到佛陀对比丘说的话(Minor Anthologies,part 2.1,ch2,6,;1948年版):

         比丘们,有基础依据的涅槃还在吗?在这里,一个已经成为阿罗汉的比丘,一个已经根除了所有汙染杂质的比丘,一个经历了生活,做了该做的事,卸下了包袱,赢得了目标,解脱了所有的束缚而成为一个福慧俱足的比丘。在他身上,五蕴仍然存在,还尚未完全消失,他经历了…愉快和不愉快的事物,经历了身体的愉悦和痛苦。但他已经不会再有贪瞋痴的生起了。比丘们,这就叫作有馀涅槃。

无馀涅槃指的是没有五蕴存在的涅槃。当佛陀在两棵娑罗双树下入灭後进入无馀涅槃,不再有五蕴(心,心所,色法)的生起,这是再出生的 结束,自此之後脱离生死轮迴之苦。

开悟总共有四个阶段。在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汙染杂质被根除。依据修道次第可以分为第一果,又称为须陀洹果(sotapanna),是證得第一果位的圣人。第二果,又称为须陀含果(sakadagami),是證得第二果位的圣人。第三果,又称为阿那含果(anagami),是证得第三果位的圣人。这些圣人又被称为学习者(sekha),因为他们必须继续培养更高程度的智慧以根除仍然存在的汙染杂质。第四果,又称为阿罗汉(arahat), 不再是学习者,因为他已经完全根除了所有的汙染杂质,他已经达到了完美,已经不再需要去建立更高的智慧。

涅槃这个究竟法有三个特徵:

(Sunnatta)

无相(Animitta),

无愿;无欲(Appanihita)

涅槃之所以被称为空(sunnatta),是因为它没有任何生灭法(sankhara dhammas)。涅槃被称为无相(animitta),是因为它没有任何生灭法的记号或特征。涅槃被称为”无愿,无欲”(Appanihita),是因为它没有任何欲望的基础,不是生起灭去的法。

当一个人的智慧发展到即将开悟的程度时,他可能会穿透理解到那时出现的法是无常,苦或无我的。但这三个特征中一次只会有一个特征被穿透理解。当他达到涅槃时,他的解脱方式是不同的,这取决於在开悟的过程中,穿透理解的是哪一个生灭法的特征。当他穿透理解的是无常,他体证四圣谛是经由无相的解脱(animitta vimokkha)。当他穿透了解到的是苦,他体证四圣谛是经由无欲求的解脱(appanihita vimokkha)。当他穿透理解到的是无我,他体证四圣谛是经由空的解脱(sunnatta vimokkha)。

关於这三种解脱(vimokkha)的方式,可以辨别四个不同的面貌:

占优势的:当一个人了解到法是无常的,那么无相的解脱(animitta vimokkha)是占优势的。当一个人了解到法是苦的,那么无欲的解脱(appanihita vimokkha)是占优势的。当一个人了解到法是无我的,那么空的解脱(sunnatta vimokkha)是占优势的。

坚定的:当一个人了解到法是无常的,心因为获得无相的解脱而坚定。当一个人了解到法是苦的,心因为获得无欲的解脱而坚定。当一个人了解到法是无我的,心因为获得空的解脱而坚定。

倾向的:当一个人了解到法是无常的,心是被无相解脱的倾向所引导。当一个人了解到法是苦的,心是被无欲解脱的倾向所引导。当一个人了解到法是无我的,心是被空的解脱所引导。

在达到涅槃获得解脱的那一刻:当一个人了解到无常的面向时,心被无相解脱的影响带领达到涅槃(苦的止息)。当一个人了解到苦的面向时,心正被无欲解脱的影响带领达到涅槃(苦的止息)。当一个人了解到无我的面向时,心正被空解脱的影响带领达到涅槃(苦的止息)。

阿姜舒净讲解阿毗达摩 (3)(翻译过程中,欢迎指正)

第三章  色法

色法(Rupa)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究竟法,它的生起和灭去是由於因缘和合,就如同心和心所一样。

色法一共有二十八种。色法是“物质现象或物质”,但和传统上我们所认知的物质,比如说桌子是一种色、椅子是一种色、书本又是另一种色这样的分类是不同的。在二十八种色法中,有一种色法能被心看到,心可以经由眼睛去经验它,这色法称为色尘或是颜色。这个经由眼睛被经验的色法是唯一可以被心看到的色法。至於其他二十七种色法,都不能被心看到,但是心可以通过其它适当的根门去经验。例如,声音可以经由耳朵被心经验。

如同二十七种色法是看不到的实相一样,心和心所也是看不见的实相,但是名法(心和心所)和色法有很大的区别。名法是能经验所缘对象的究竟法,而色法则是不能知道任何对象的究竟法。色法也一样是需要因缘条件才能生起。色法不会单独生起,必须有其他好几个色法的组合一起生起。这些小小的单位或团体在一起生起并相互依赖,在巴利文中称为”色聚”(kalapa),它们不能彼此分离单独生起。

色法是一个极微小而精细的法,它一直迅速的生起和灭去。但心的生灭更快速,从一个色法生起到灭去时,已经有十七个心一个接着一个生起和灭去了,极度快速。比如现在这一刻,似乎是同时在看和听,但事实上去看的心和去听的心是不同时刻的心,它们之间有超过十七个以上的心已经生起和灭去。因此,事实上在看见和听到之间,被看见的色尘已经灭去了,耳识才能在之后生起去经验声音。

每一个色法都是极微小的。如果一团色法可以分裂成更微小的粒子,直到这些粒子不能再被分割,那么这些粒子就是色法的最小聚集单位或称为色聚(kalapas),每个色聚至少都由八个不同的色法组成,这八个色法是不可被分开的,巴利文称”avinibbhoga rupas”。其中有四个主要的色法(maha-bhuta rupas),它们是:

地大或土元素(pathavi dhatu): 软或硬的色法;

水大或水元素(apo dhatu): 流动性或凝聚力的色法;

火大或火元素(tejo dhatu): 热或冷的色法;

风大或风元素(vayo dhatu): 振动或压力的色法。

四大元素是彼此相互依存、不可分离的,它们也是色聚里其它四个色法生起的因缘条件 。另外四个色法依赖四大一起生起,它们被称为四境色(upadaya rupas):

颜色或色尘(Vanno): 是经由眼根出现的色法;

气味(gandho): 是经由鼻根出现的色法;

味道(raso): 是经由舌根出现的色法;

营养(oja): 是其它色法生起的条件之一。

四境色和四大一起形成最小的色聚,它们一起迅速地生起和灭去。四大也必须和四境色彼此依附在色聚里。

一共有二十八种色法,为四大和另外二十四种色法。在一个色聚里,四大是其他色法依赖生起的因缘条件,如果四大没有生起,其它二十四种色法也不会生起。这二十八种色法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分类,但这里将以它们彼此之间的相互关係来解释它们,以便於理解和记忆。

色聚生起不会立即消失。自性色(sabhava rupa),也就是有着自己独特本质的色法,它升起後会持续维持十七个心的升灭才灭去。关於色法的生起和灭去,有四个征象可以被辨别,它们被归类称作”四相色”(lakkhana rupa) ,所有生灭的法一定会经历这四个过程:

色积聚(upacaya rupa): 生起

色相续(santati rupa): 持续

色老性(jarata rupa): 败坏

色无常性(aniccata rupa): 灭去

这四相色是无自性色(asabhava rupas),是没有独特本质的色法。但所有自性色(sabhava rupas)都必须经过这四相色的过程:色法的生起、持续、败坏和灭去。也就是色积聚和色相续是色法生起但尚未消失的时刻; 色老性则是接近色法消失的时刻; 色无常性则表示色法已消失灭去。

有一种色法称作空间(akasa rupa),具有分开色聚的功能。这个空间不是外在的空间,是色聚之间极微小的空间。它也被称为限界色(pariccheda),意思是“限制”或“分界线”。我们所说的物质其实是很多的色聚所组成的,这些色法生起然後灭去。色聚里的色法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不可分开。但无论是大或小的物质,能被打破分开是因为不同色聚之间的空间,如果没有这个空间,或是限界色,所有的色法都会紧密相连,无法分离。但因为限界色是在不同的色聚之间,即使是大的物质也可以被分解成极小的粒子。限界色是另一种没有独特本质的色法,它不会单独生起,它和不同的色聚一起生起,在不同的色聚之间。

八个不可分离的色法(avinibbhoga rupas)加上四相色(lakkhana rupas)和限界色(pariccheda rupa)共十三个色法。无论色法在哪里生起,或是在哪个界,在有心的生命体还是没有心的物体里,都有这十三个色法。

有五蕴的生命体,即人或其他动物身体的色法,会有五个感官的色法,合称五净色(pasada rupas),“净”是透明、明净的意思,透明的色聚能够对外界的撞击敏感,它们是由业所产生的。这五个感官的色法是:

眼净色(cakkhuppasada rupa):在我们的眼球里面,有一类色聚是透明的,这种透明色聚对外界的色尘有反应,当光或颜色撞击了眼净色之后,生起的眼识就能辨别外境。

耳净色(sotappasada rupa):耳净色是位於耳洞内的净色,它能够对声音敏感。当声响撞击耳净色之后,生起的耳识就能体验声音。

鼻净色(ghanappasada rupa): 鼻净色是位於鼻孔内的净色,对气味敏感。我们能够嗅到香气、臭气、腥膻、烧焦等等气味,是由於鼻净色对这些气味敏感,依此生起的鼻识在起作用。

舌净色(jivhappasada rupa): 舌净色是位於舌头上的净色,对酸、甜、苦、辣、鹹等味道敏感。

身净色(kayappasada rupa): 身净色是遍布全身的净色,身净色可以被可碰触的物体撞击的,比如冷,热(火元素); 软,硬(土元素); 振动和压力(风元素)。

在有名法和色法的界,心必须依赖身体的色法才能升起。每个心必须有一个身体的色法作为它生起的适当依处,不可能有离开色身独存的心识。眼识(cakkhu -vinnana)必须依眼净色执行去看的功能;耳识(sota-vinnana)必须依耳净色执行去听的功能;同样的,鼻识(ghana vinnana)必须依鼻净色而生起;舌识(jivhap vinnana)必须依舌净色而生起;和身识(kaya vinnana)必须依身净色感触冷,热(火元素); 软,硬(土元素); 振动和压力(风元素)。

除了以上依眼净色、耳净色、鼻净色、舌净色、身净色而生的善恶五对心识(双五识)之外,其他所有的心识都是以另一个色法为依处升起,称为意根或心色(hadaya-rupa)。

有些种类的色法是单单由业产生的,在色聚中出现的命根色(jivitindriya rupa),是由业产生的。命根色在每一个色聚中支撑和维持色法的生命,它不会存在於死掉或没有生命的物质中。因此,在人的身体还有其他生物中的色法和死掉物质中的色法是不同。

四大加上和四大同生灭的颜色、气味、味道、食素等四种色法,加上四相色,空界色、五净色、心色、命根色,合共二十个色。

在人类和其他生物中的性别差异是由於两种不同的色法,称为性根色(bhava-rupas):

女根色(itthibhava rupa): 一种渗透全身的色法,显现在女性的外表,行为举止和女性仪态。

男根色(purisabhava rupa): 一种渗透全身的色法,表现在男性的外表,行为举止和男性气概。

性根色不是女根色就是男根色。在某些情况下,性根色是缺乏的。此外,那些由於禅定的果报而出生在梵天中(比较高的天界,禅定天),并没有性根色升起的因缘条件。

因为心(citta),人和其他生物可以移动身体,如果只有业产生的色法,那就不能移动或执行不同的功能,所以一定有源自於心的特定色法。对於身体的移动和不同功能的执行,有三种变化色(vikara rupas), 也就是可变性的色法,它们是:

轻快色(Lahuta rupa): 特徵是轻快的状态,譬如在身体健康的人身上。

柔软色(Muduta rupa): 特徵是有弹性的,不僵硬的状态。

适应色(Kammannata rupa):可适应身体的任何动作。

这三个变化色的色法没有自己独特的本质,它们构成地水火风四大元素的适应性,使四大变得轻盈、柔软和灵活。这三个变化色只会出现在有生命的人或动物身上,它们不能分开,如果一个色聚里有轻快色,也一定会有柔软色和适应色。这三个变化色的色法是由心、温度和营养产生的。也就是说,在心欲移动身体的某个部位时,那个部位必须有温度(不冷不热的温度)和营养(食物)产生的变化色存在,否则心也无法使身体的色法移动。例如,当人们因扭伤或其他疾病而瘫痪或丧失能力时,这些变化色是不会存在的。

当心想要通过身体的色法来表达它的意图时,这个色法称为身表色(kayavinnatti rupa)。这是心透过身表色显示意图的一种特定表达方式,会表现在脸部表情,身体的动作或姿势。心可以传达它的意图,例如,严肃的盯著,或是作鬼脸表示蔑视或不满。如果心没有想要显示它的意图,身表色就不会生起。

当心是声音生起的因缘条件时,例如说话的声音或其他传达特定含意的声音,这个心生的色法称作语表色(vacivinnatti rupa)。当语表色生起时,是用言语、声音来表达意图的。如果语表色没有生起,是不可能有说出或发出其他传达特定含意的声音。

身表色和语表色都是没有自己可以被区分的本质,它们会和产生它们的心一起生起和灭去。有些资料将三个变化色和两个表色一起归类为五个变化色法。

另一种色法是声音(sadda rupa)。声音不同於语表色,声音是经由耳净色被经验的,是耳识生起的因缘条件。有些声音生起的因缘条件是心,有些则不是,例如雷声、暴风雨声、引擎声、鼓声、收音机声或电视声。

以上为二十八种色法,色法又分为业生色、心生色、温度生色和食生色等四类。由过去的业所造成的眼净色、耳净色、鼻净色等是业生色;身表和语表是心生色的呈现,我们现在能够保持一定的姿势,能行走,能说话等等,都是由於心生色的缘故;温度生色是因温度变化而改变的色相;食生色是当食物吞下时,体内的食素即能产生食生色,如饥饿时感到的浑身无力,但是一旦吃了一点东西,食生色很快扩散到全身,饥饿很快就消失的色相。

总结二十八种色法,它们是:8个不可分割的色法包括四大地、水、火、风,和颜色、气味、味道、营养4个境色。1个限界色或称空界。5个净色或感官。1 个心色。个命根色。2 个性根色。3 个变化色。2 个表色和1 个声音。以上共有二十四种色法。

此外还有四相色,指的是生起、持续、败坏和灭去,是无自性法。所有的色法都会经历这个过程。

生起的色聚总是有许多色法在其中,色法生起的数目是根据不同类型的色聚而有不同。还有几种方式可以对这二十八种色法来作分类,这将会在後面的附录中说明。

阿姜舒净讲解阿毗达摩 (2) (翻译過程中,欢迎指正)

第二章   心和心所

 

究竟法可以分为四大类:

(citta),是一种法,它是去经验认知所出现对象的领导者,比如说眼识或耳识。心 可以分为八十九种。或者特殊状况下,可以分为一百二十一种。

心所(cetasika),或心理因子(mental factor)是另一类法。心所和心一起生起,和心经验同一个对象,然后一起灭去。心和心所是在同样的根基一起生灭。心所有它们自己的特征,执行它们自己的功能。心所一共有五十二种。

色法(rupa),或物质现象。色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不能经验任何对象,比如颜色,声音,气味,味道。色法一共有二十八种。

涅槃(nibbana),是不生不灭的法。它可以根除汙染杂质以及苦的止息。涅槃并没有因为因缘条件生起,它不会生起灭去。

(citta)

眼识是心(citta)的其中一种。当我们看到不同颜色时,是眼识在看,眼睛本身是看不见的,眼睛只是眼识生起的因缘条件之一。当声音撞击耳朵时,声音和耳朵本身并没有去经验任何对象,听到声音的心,称作是耳识,它也是心的其中一种。心这个究竟法会去经验比如颜色,声音,或其他对象所缘。这些究竟法是真实的,它们是阿毘达摩,是无我的,是不受控制的,都是取决於其适当的因缘条件才会生起的。既使是佛陀没有出生,没有发现这些生命的真相,这些不同本质的法也还是会因为不同的因缘条件而生起灭去。我们在经典增支部第一卷(Part3,ch.xiv,134,Appearance;1995年版):可以读到,佛陀说:

        比丘们,无论是否有无如来的出现,这些法的真实本质都是不会被改变的,所有现象都是诸行无常的。

        关於这一点,如来是完全开悟的。如来在完全理解开悟后宣示教导,明确指出宇宙人生的真相: 所有的现象都是诸行无常的。

同样的,所有因缘和合而生的法都是苦的,一切法都是无我。

 

佛陀(三藐三菩提)是一个杰出的导师,因为他自证自悟所有法的真实本质: 诸法无我,没有一个我的存在,没有一个人,而且它们都是不受任何控制的。

阿毘达摩,”阿毘”这个词的意思是”伟大,强有力”。阿毘达摩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法;因为它是无我的(annata),它是不受任何控制的。当佛陀证悟时,他教导了他觉悟到的宇宙真理。所有的法都有它们不同的本质特征和促使它们生起的因缘条件。佛陀尊重所有他所渗透了解的法。我们在相应部读到(Ch.vi,G 2,Holding in Reverence;1979年版),佛陀在菩提迦耶证道后,发现无论在道德、专注、洞察智慧方面,他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比他更有成就的人。佛陀说:

         我在法中得到了至高的开悟,我以法为尊,以法为贵! 

佛陀并没有教导他可以控制他所觉悟到的法。他宣称即使他都无法让任何人去经验涅槃而离苦灭苦。只有依法修行才能是经验涅槃的因缘条件,才能从苦解脱出来。

究竟法,或者是阿毘达摩,并不是一个无法理解的法,因为究竟法是真实的。正见,正确的了解,是去了解所有究竟法的真实本质和特征。

心是究竟法,心生起能去认知不同对象,比如颜色、声音、气味、味道、可碰触的物体或其他对象,这都取决於生起时是哪一类型的心。比如,透过眼睛看到颜色的心是一种类型的心。透过耳朵听到声音的心是另一种类型的心。透过身体感官经验冷、热、软、硬、弹性或压力的心是另一种类型的心。经由心门过程去想,去思考不同的主题又是另一种类型的心。所有这些不同类型生起的心都是根据不同的因缘条件。

当心看到的那一刻,不仅仅只有心去看,还有被看到的对象。必须是心去看还有被心看到的对象。每当有一个看到的对象,比如说颜色,很明显的,也必须有一个实相(法)去经验,也就是某一类型的心。然而,如果一个人只对被看到的对象有兴趣,这会阻碍一个人去知道真相,不知道那个被看到的对象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心生起去执行看的功能。当一个人想到一个主题或故事,是另一类型的心在那个时刻想到了某个概念或词彙。当心生起时,它会去经验认知那个对象,被心经验的在巴利文里被称为“aramana”,对象或称所缘。

巴利文中的“aramana”一词,在佛陀的教导里指的是那个心去知道的。当心生起并且透过眼睛看到出现的对象时,在那一刻色尘(颜色)就是对象所缘。当心经由耳朵生起听到声音时,声音就是那一刻被经验的对象所缘。当心生起经验到气味时,气味就是那一刻经验的对象所缘。同样的,当心生起尝到味道,或透过身体感官经历冷、热、软、硬、弹性或压力等等,也都是心在那个时刻经验的所缘特征。所以无论何时,每当心生起时,都必须有一个对象所缘和心一起生起。当心生起时,它必须经验一个对象,心是不可能没有经验认知的对象就能单独生起的。

心,是直接去经验所缘的法,是实相。心经验所缘的功能并不是只存在於佛教或人类世界中。看的心或听的心等等,都是究竟法。它们是普遍的,无关是人或动物或天人。有人认为是“这个人看见”或“那个人听到”,这是因为有实相和记忆,如果没有实相和记忆就没有“这个人看见”或是“ 那个人听到” 的各种想像。心是究竟法。眼识透过眼睛只能看到那个所缘。耳识只能单纯的听到声音,眼识不能去听,耳识也同样不能去看,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究竟法的本质和特征。

心,是究竟法,它生起认知经验一个对象,它的生起一定是有它的适当因缘条件。如果没有适当的因缘条件出现,心是不会生起的。比如说如果声音没有出现撞击了耳根,耳识是不可能生起去经验声音的。气味如果没有出现撞击了鼻根,鼻识是不可能生起去经验那个气味的。所有不同类型的心都是有其因缘和合的条件下才会生起的。不管是八十九种或一百二十一种类型的心,都是有它们生起的因缘条件,而且不只一个因缘条件。比如当眼识生起时,它的因缘条件是至少要有眼净色(cakkhuppasada)和被看到的色尘。 

心所(cetasika)

心所,是究竟法。心生起的时候,同时和心一起生起的还有称为“心所”的究竟法。当心生起去认知一个对象所缘时,心所会和心一起生起,经验同一个对象。心所又称为心理因子。例如,愤怒,贪爱,愉快,不愉快,贪婪、嫉妒、慈爱或悲悯等等。这些法都是心所,而不是心。

愤怒、贪爱、愉快或不愉快等现象,都是真实的法,它们不是我,不是我的,都是必定和心一起生起的。如果没有心,像是愤怒,贪爱,愉快,不愉快的心所也不会生起。心所一共有五十二种,愤怒(dosa)就是一种心所,它的特征是劣等的,凶猛的去攻击引起不愉悦感受的对象。贪爱 (lobha)是另一种心所,它的特征是具有依附、不放手,渴望执取那个被经验的对象。因此我们看到所有的心所都是不同类型的法,都有自己的特征,而且每一个法的生起和出现的条件也都各不相同。

心和心所都是名法,它们经验同一个对象,一起生起。心和心所经验同一个对象,在同一处生起然後一起灭去。因此,不管心如何生起灭去,心所一定是伴随着心一起生起灭去。心和心所是不可分离的,即心不能没有心所的伴随而单独生起,心所也不能没有心的伴随而单独生起。

虽然它们是不同类型的究竟法,但以心为主,当心去经验一个对象,不同的心所会一起生起经验同一个对象,但它们在经验同一个对象时各自有着不同的特征和不同的功能。事实上,每一刻生起的心都伴随着不同数量和类型的心所。心可以分类为八十九种,(或者依禅定所达到的层次,则可以分为有一百二十一种)。每种类型的心都是不同的,因为心能去认知不同的对象,它们有不同的功能,并且伴随着不同类型的心所。例如,有些心能把透过眼睛看到的作为它们的对象; 有些心以声音为对象; 有些心执行眼识的功能,有些执行耳识的功能。有些心有贪爱这个心所伴随着,有些心则是愤怒这个心所伴随着。

当人们听闻佛陀的教导时,因为有着过去所累积的足够智慧,有可能在那一刻可以完全了解参透究竟法的真实本质。因此,在佛陀时期,有许多人能够觉悟和经验涅槃。那些人听了佛法,并参透了解法在当下生起的那一刻的真实本质。例如当佛陀提到眼识不是恒久的,他们有足够的觉知和智慧(sati-sampajanna),在看的时候,他们能了解眼识的真实本质,了解到它只是一个法,不是有一个我在看,真相是无我、无众生。当他们听的时候,他们有觉知和智慧知道耳识的特征。当智慧穿透诸行无常的特征,所有这一刻生起的法都立刻就灭去了,并且了解到这是苦时,就可以消除贪爱和邪见了。

因此,我们应该正确地了解佛陀开悟和教导生命真相的法,这些已经被彙编和记录为三藏经典,教导了所有法的真实本质。当我们研究了究竟法并了解这些法时,我们应该实证所有出现的究竟法,就可以了解到它们真实本质的特征。这样就可以真正地根除疑惑和无明了。

当一个人研究究竟法是为了对诸法有更多的了解时,他也应该研究诸法之间不同的因缘,这些不同的因缘会产生不同的果。这是深入了解诸法真实本质的方法。例如,我们应该去了解所谓“看”和“听”的是相同的法吗? 如果是相同的法,有什么是相同的呢?如果是不同的法,那它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我们应该去了解它们相同或不相同的地方。

看的心和听的心虽然都是究竟法,但是它们并不是同一个心,因为各心生起的因缘条件不同。看的心生起必须要有色尘撞击眼净色(cakkhupasada);耳识可以听到必须要有耳净色(sotappasada)和撞击耳净色的声音,以及其它适当的因缘条件等。因此,眼识和耳识具有不同的功能,它们的生起都需要适当的因缘条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