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舒净老师的佛法讨论记录 (2)

时间:2020519

S: 上星期的讨论中我们提到,了解佛法最重要的是要仔细去思考佛陀教导的每句话,比如说什么是练习?我们通常都会认为练习是要有个特定的方法去遵循,那其实就会很容易有个错误的见解,认为是有个“我”可以去作这个或作那个。

佛陀指的练习其实是指智慧的累积。从出生到死亡都只是法在生灭,都不是我,也不是我的。Ajarn说轮回中最珍贵的时刻是智慧生起,了解到法是无我的那一刻。如果不能了解现在这一刻的法,比如去看的眼识和看到的色尘,去听的耳识和听到的声音,那么就会一直在无明中。

J: 现在有练习吗?

:请问您指的”练习”是指保持觉知的状态吗?

J: 你对练习的了解是什么呢?

: 练习是一种觉知,是一种观照,也就是类似我们是一个旁观者去练习佛陀的教导,把书上学到的,实际去观察,这是所谓的练习。

J: 我认同你的第一个答案,练习就是觉知和智慧,这是佛陀的教导。那么觉知和智慧生起的因缘条件是什么?

: 要去思维法。

J: 是的,但在思维法之前要先听到正确的佛法,先要了解佛陀正确的教导,也就是闻慧思慧。所谓的思维法是什么意思?

: 去观察法,因为如果我们没有保持一个警觉的心,心很容易跟随着境走。如果我们像观察员一样去观察法,这就是智慧生起的因缘条件。

J: 思维法也是需要有适当条件生起的,并不是一件刻意要去执行的 。所以思维法的因缘条件是听到了法,并且有足够的兴趣想要知道更多。

A: 首先要先了解我们现在聆听佛法和讨论佛法的目的是什么?智慧的累积必须是从了解现在这一刻正在发生的才能够累积。所以只是聆听佛法是不够的,必须要去思考现在这一刻的法。应该要从现在这一刻有什么是真的开始去了解。

现在就有法在生起灭去,但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智慧去了解。如果一直错过这一刻,就没办法真正了解生命的真相。那么,现在有什么正在出现呢?

: 思考刚听到的佛法内容。

A: 一次讨论一个法。现在有哪个法出现呢?

: 现在脚踩着地板,接触到的是地板的硬,那是观察到的,不是思考出来的。因为如果是思考出来的,就很容易落入想蕴,行蕴的故事情境里。这是最直接的观察。

A: 被碰触到的硬和去观察到的硬是同一个法吗?

: 是色法接触到地面,名法去感受到那个硬。

A: 现在的确有名法和色法在生灭,但请明确指出一个法。

: 就是去观察到那个硬。

A: 现在有觉知生起吗?

: 有。

A:觉知到什么?

: 觉知到我现在听到的; 觉知到坐在沙发时接触到软; 脚踩在地上时接触到硬。

A: 当耳识经验到声音和觉知到听到的声音有什么不同呢?

:一个是当下知道,一个是后来知道的。

A: 在觉知的那一刻有智慧吗?

:有。

A: 智慧了解到什么?

: 了解到现在正在发生的,了解到事情的发生是需要因缘和合的。

A: 在听到的时候总是有智慧吗?

:不一定。

A:所以在听到的时候有智慧伴随和没有智慧伴随的不同是什么?

: 一个是有时候就会以为是自然的听到,不会了解这是因缘和合才能产生听到这件事。有没有智慧伴随是取决于有没有了知这是因缘和合才会听到。

A: “觉知”这个法,它经验到的对象只会是声音,不会是想出来的。

: 但这是观察到的,不是后来想到的。

A: 听到声音时,觉知的对象是什么?

: 觉知到声音撞击到耳朵,耳识生起。

A: 所以耳识跟声音可以被区别吗?

: 听到的时候就是声音撞击到耳朵,耳朵产生功能,所以听到声音。

A:当觉知到声音时会有其它的法吗?

: 有。

A: 如果声音被觉知到,那个世界就只会是声音。当去想到是因为声音撞击到耳根,耳识生起去听到声音,已经是思考的时刻了。

S:正念觉知的对象只会是法,一次只会有一个法,不会有其它的。正念不会是有一个“我”在观察。当我们现在看着电脑营幕时,有一个形状形体,那已经是在思考的时刻了。

现在出现的是什么?听到的时候,声音出现; 看到的时候,色尘出现,一次只会有一个法被正念觉知到。我们现在讨论名法色法看似很简单,但在内观智慧里必须是要能够很清楚地区别它们,我们大都把耳根和耳识都混淆在一起了。所以八正道的正念和我们传统上所认为的觉知是不同的。

: 我只是形容出要表达的,并不表示觉知到的时候是我后来思考出来的。

S:现在硬出现吗?

:是。

S: 那是什么经验硬?

: 心。

S:所以不是“我”在经验,“我”在观察。那是什么类型的心经验到硬?

: 与智相应的心。

S:经验到硬的那一刹那,是什么心经验到那个硬?

:清楚了知的心。

S:当色尘被看到时,是什么看到那个色尘呢?

:名法。

S:哪一类型的名法?

:有智慧的心。

S: 在智慧生起去清楚了知是什么法时,一定会先有个类型的心去经验色尘,也就是眼识。

: 所以当地板碰触到硬时,是身识去经验到。

S:是的,不管有没有听到佛陀的教导,去看的时候就只是眼识在看,不是我在看。同样地,当碰触到时,是身识碰触到,不是我碰触到。因此,不会有个“我”去观察到什么的。

: 但当我们知道听到的那一刻就是耳识生起听到的,那一刻就没有无明。

J:如果不刻意去观察会有觉知吗?

:觉知会自然生起,不用刻意去观察到。

J: 去观察的那一刻和觉知到的那一刻有什么不同?

:观察是刻意去作的,觉知是自然地知道。

J: 是的,观察和觉知是不同的。那佛陀的教导是觉知还是观察?

:觉知。

J: 在刻意要去观察某个对象时,那一刻是善还是不善?

:不善,是贪的欲望。

J:所以如果想要刻意去观察就不会是为觉知生起的因缘条件。

:如果知道贪生起,我想要去观察是不对的,但这样子的当下其实我的智慧就出现了,因为我知道这样子是不对的。

J:首先要先去了解佛陀的教导是什么?觉知生起的因缘条件是什么?当他说如理作意时,指的并不是刻意去观察现在生起的法。所以一旦有个想法要去观察这一刻生起的法是什么时,那就不会是觉知生起的因缘条件。

A: 当我们说声音被听到,被觉知到时,那已经是在思考的时刻了。当声音真的被觉知到时,声音的真实本质是很清楚地被觉知到的。耳识的功能就只是去听而已。当声音被觉知到的那一刻,就只是声音的真实本质被觉知到,不会是某个音乐,也不会是我的声音,只有智慧可以慢慢地根除“我”这个概念。

比如现在老师的声音,我们会知道是老师的声音,但声音就只是声音,当正念觉知到声音时,声音不是属于任何人的。但因为声音很快生起很快灭去,紧接着又有其它的法相继生起灭去,我们智慧还很弱,没办法直接觉知到所有生灭的法。所以会一直有个什么声音的概念,有个什么东西的声音,谁的声音的概念。

所以当我们说名法就是那个去经验的法,其实我们并没办法真的能够直接去经验那个法。如果没有适当的因缘条件,声音是不会被觉知的,对吗?当声音被耳识经验到,而且觉知有因缘条件生起时,在那一刻除了声音就不会有任何其它的法或概念出现。当正念生起时,一次只会有一个对象(),它会清楚地知道那个法的特质。

所以当我们在理智上了解法的不同特质和直接经验到法是不同程度的智慧。我们真的了解声音只是声音吗?现在声音出现时,很快就有无明漏。生命就只是这些因缘和合而生起灭去的行法,在轮回中不会再回来。我们应该开始去了解什么是生命?什么是世界?去了解真相就只有法,没有人。现在有任何人在讨论吗?还是只是不同的法在生灭。

如果不是正念生起去觉知到法的特征,就会一直有个概念掩盖真相。要了解法是无我的真相前,必须先了解法出现时的特质。通常当声音出现时,很快就有记忆,有感受,有喜欢或不喜欢…但其实这些行法生起就灭去了,不会再回来,是无我的,是空的。现在智慧还很弱,没办法知道声音就只是声音,法的真实本质没办法这么快就可以被穿透了解。所以要仔细思考佛陀的话,智慧的累积是一点一滴,慢慢地。心和心所是不同的法,现在的眼识和昨天的眼识不同,和刚才的眼识也不同,眼识生起就灭去,眼识的功能就只是去看。

必须很仔细去思考佛陀的教导。比如我们以为我们已经知道名法和色法了,但现在眼识出现时,我们真的能够了解它吗?比如我们可以朗朗上口说是眼识看到色尘,但我们是否真的能够了解眼识就只是眼识在看,而不是我在看吗?

有三个阶段的智慧: 理智上的了解,直接去经验的了解,和直接穿透的了解。现在我们都只是在思考的阶段,智慧还很弱,还没有办法真正去了解法。然而,不同阶段的智慧必须很清楚的区别,不然我们会误以为我们已经是在某个阶段了。现在有觉知吗?

:我们现在专心在听,我知道我在听,是不是觉知呢?

A: 如果是我在听,我知道是我在听,是觉知吗?

:不是觉知,只是知道现在有声音。

A: 理智上的了解和直接去经验法是不同的。理智上的了解其实还是有“我”的存在,是“我”在听,是“我”在想。但当正念生起的那一刻时,世界就只是被经验的法而已。

那么有任何人可以去练习吗?

:没有。

A: 是的,并没有一个人在练习,只有法,这些法的生灭都一定有它们适当的因缘条件。

:觉知一定有智慧伴随吗?

A: 觉知指的是没有忘记什么是善的,当我们去帮助别人时,那时候一定有觉知,但不一定有智慧伴随。

: 觉知和智慧是两个不同的心所,智慧是否最终导向涅槃呢?

A: 什么是涅槃?我们要回到为什么要听闻佛法的目的?

: 一开始是想要去除烦恼,但学了一段时间,觉得智慧好像可以通往涅槃。

A: 如果我们不知道现在出现的是什么,我们怎么会知道涅槃。现在我们都还在学习,智慧也都还很弱。要很清楚什么是法才能够逐渐减少不善。

: 了解了,也就是说当智慧很高的时候,法就会自然而然的出现,不是刻意去想。

A:什么是智慧?

:智慧是苦的止息。

A:现在有苦吗?

:没有,但不了解就有苦。

A:佛陀说诸行无常,诸漏皆苦,诸法无我,这些法有适当因缘条件生起,然后就灭去,不受任何控制,是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满足,这就是苦。这一刻五蕴不断地生灭,没有什么是恒常的。

如果不能了解到现在一直生起灭去的法,我们怎么可能有一天可以停止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