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姜舒净讲解阿毗达摩 (3)(翻译过程中,欢迎指正)

第三章  色法

色法(Rupa)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究竟法,它的生起和灭去是由於因缘和合,就如同心和心所一样。

色法一共有二十八种。色法是“物质现象或物质”,但和传统上我们所认知的物质,比如说桌子是一种色、椅子是一种色、书本又是另一种色这样的分类是不同的。在二十八种色法中,有一种色法能被心看到,心可以经由眼睛去经验它,这色法称为色尘或是颜色。这个经由眼睛被经验的色法是唯一可以被心看到的色法。至於其他二十七种色法,都不能被心看到,但是心可以通过其它适当的根门去经验。例如,声音可以经由耳朵被心经验。

如同二十七种色法是看不到的实相一样,心和心所也是看不见的实相,但是名法(心和心所)和色法有很大的区别。名法是能经验所缘对象的究竟法,而色法则是不能知道任何对象的究竟法。色法也一样是需要因缘条件才能生起。色法不会单独生起,必须有其他好几个色法的组合一起生起。这些小小的单位或团体在一起生起并相互依赖,在巴利文中称为”色聚”(kalapa),它们不能彼此分离单独生起。

色法是一个极微小而精细的法,它一直迅速的生起和灭去。但心的生灭更快速,从一个色法生起到灭去时,已经有十七个心一个接着一个生起和灭去了,极度快速。比如现在这一刻,似乎是同时在看和听,但事实上去看的心和去听的心是不同时刻的心,它们之间有超过十七个以上的心已经生起和灭去。因此,事实上在看见和听到之间,被看见的色尘已经灭去了,耳识才能在之后生起去经验声音。

每一个色法都是极微小的。如果一团色法可以分裂成更微小的粒子,直到这些粒子不能再被分割,那么这些粒子就是色法的最小聚集单位或称为色聚(kalapas),每个色聚至少都由八个不同的色法组成,这八个色法是不可被分开的,巴利文称”avinibbhoga rupas”。其中有四个主要的色法(maha-bhuta rupas),它们是:

地大或土元素(pathavi dhatu): 软或硬的色法;

水大或水元素(apo dhatu): 流动性或凝聚力的色法;

火大或火元素(tejo dhatu): 热或冷的色法;

风大或风元素(vayo dhatu): 振动或压力的色法。

四大元素是彼此相互依存、不可分离的,它们也是色聚里其它四个色法生起的因缘条件 。另外四个色法依赖四大一起生起,它们被称为四境色(upadaya rupas):

颜色或色尘(Vanno): 是经由眼根出现的色法;

气味(gandho): 是经由鼻根出现的色法;

味道(raso): 是经由舌根出现的色法;

营养(oja): 是其它色法生起的条件之一。

四境色和四大一起形成最小的色聚,它们一起迅速地生起和灭去。四大也必须和四境色彼此依附在色聚里。

一共有二十八种色法,为四大和另外二十四种色法。在一个色聚里,四大是其他色法依赖生起的因缘条件,如果四大没有生起,其它二十四种色法也不会生起。这二十八种色法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分类,但这里将以它们彼此之间的相互关係来解释它们,以便於理解和记忆。

色聚生起不会立即消失。自性色(sabhava rupa),也就是有着自己独特本质的色法,它升起後会持续维持十七个心的升灭才灭去。关於色法的生起和灭去,有四个征象可以被辨别,它们被归类称作”四相色”(lakkhana rupa) ,所有生灭的法一定会经历这四个过程:

色积聚(upacaya rupa): 生起

色相续(santati rupa): 持续

色老性(jarata rupa): 败坏

色无常性(aniccata rupa): 灭去

这四相色是无自性色(asabhava rupas),是没有独特本质的色法。但所有自性色(sabhava rupas)都必须经过这四相色的过程:色法的生起、持续、败坏和灭去。也就是色积聚和色相续是色法生起但尚未消失的时刻; 色老性则是接近色法消失的时刻; 色无常性则表示色法已消失灭去。

有一种色法称作空间(akasa rupa),具有分开色聚的功能。这个空间不是外在的空间,是色聚之间极微小的空间。它也被称为限界色(pariccheda),意思是“限制”或“分界线”。我们所说的物质其实是很多的色聚所组成的,这些色法生起然後灭去。色聚里的色法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不可分开。但无论是大或小的物质,能被打破分开是因为不同色聚之间的空间,如果没有这个空间,或是限界色,所有的色法都会紧密相连,无法分离。但因为限界色是在不同的色聚之间,即使是大的物质也可以被分解成极小的粒子。限界色是另一种没有独特本质的色法,它不会单独生起,它和不同的色聚一起生起,在不同的色聚之间。

八个不可分离的色法(avinibbhoga rupas)加上四相色(lakkhana rupas)和限界色(pariccheda rupa)共十三个色法。无论色法在哪里生起,或是在哪个界,在有心的生命体还是没有心的物体里,都有这十三个色法。

有五蕴的生命体,即人或其他动物身体的色法,会有五个感官的色法,合称五净色(pasada rupas),“净”是透明、明净的意思,透明的色聚能够对外界的撞击敏感,它们是由业所产生的。这五个感官的色法是:

眼净色(cakkhuppasada rupa):在我们的眼球里面,有一类色聚是透明的,这种透明色聚对外界的色尘有反应,当光或颜色撞击了眼净色之后,生起的眼识就能辨别外境。

耳净色(sotappasada rupa):耳净色是位於耳洞内的净色,它能够对声音敏感。当声响撞击耳净色之后,生起的耳识就能体验声音。

鼻净色(ghanappasada rupa): 鼻净色是位於鼻孔内的净色,对气味敏感。我们能够嗅到香气、臭气、腥膻、烧焦等等气味,是由於鼻净色对这些气味敏感,依此生起的鼻识在起作用。

舌净色(jivhappasada rupa): 舌净色是位於舌头上的净色,对酸、甜、苦、辣、鹹等味道敏感。

身净色(kayappasada rupa): 身净色是遍布全身的净色,身净色可以被可碰触的物体撞击的,比如冷,热(火元素); 软,硬(土元素); 振动和压力(风元素)。

在有名法和色法的界,心必须依赖身体的色法才能升起。每个心必须有一个身体的色法作为它生起的适当依处,不可能有离开色身独存的心识。眼识(cakkhu -vinnana)必须依眼净色执行去看的功能;耳识(sota-vinnana)必须依耳净色执行去听的功能;同样的,鼻识(ghana vinnana)必须依鼻净色而生起;舌识(jivhap vinnana)必须依舌净色而生起;和身识(kaya vinnana)必须依身净色感触冷,热(火元素); 软,硬(土元素); 振动和压力(风元素)。

除了以上依眼净色、耳净色、鼻净色、舌净色、身净色而生的善恶五对心识(双五识)之外,其他所有的心识都是以另一个色法为依处升起,称为意根或心色(hadaya-rupa)。

有些种类的色法是单单由业产生的,在色聚中出现的命根色(jivitindriya rupa),是由业产生的。命根色在每一个色聚中支撑和维持色法的生命,它不会存在於死掉或没有生命的物质中。因此,在人的身体还有其他生物中的色法和死掉物质中的色法是不同。

四大加上和四大同生灭的颜色、气味、味道、食素等四种色法,加上四相色,空界色、五净色、心色、命根色,合共二十个色。

在人类和其他生物中的性别差异是由於两种不同的色法,称为性根色(bhava-rupas):

女根色(itthibhava rupa): 一种渗透全身的色法,显现在女性的外表,行为举止和女性仪态。

男根色(purisabhava rupa): 一种渗透全身的色法,表现在男性的外表,行为举止和男性气概。

性根色不是女根色就是男根色。在某些情况下,性根色是缺乏的。此外,那些由於禅定的果报而出生在梵天中(比较高的天界,禅定天),并没有性根色升起的因缘条件。

因为心(citta),人和其他生物可以移动身体,如果只有业产生的色法,那就不能移动或执行不同的功能,所以一定有源自於心的特定色法。对於身体的移动和不同功能的执行,有三种变化色(vikara rupas), 也就是可变性的色法,它们是:

轻快色(Lahuta rupa): 特徵是轻快的状态,譬如在身体健康的人身上。

柔软色(Muduta rupa): 特徵是有弹性的,不僵硬的状态。

适应色(Kammannata rupa):可适应身体的任何动作。

这三个变化色的色法没有自己独特的本质,它们构成地水火风四大元素的适应性,使四大变得轻盈、柔软和灵活。这三个变化色只会出现在有生命的人或动物身上,它们不能分开,如果一个色聚里有轻快色,也一定会有柔软色和适应色。这三个变化色的色法是由心、温度和营养产生的。也就是说,在心欲移动身体的某个部位时,那个部位必须有温度(不冷不热的温度)和营养(食物)产生的变化色存在,否则心也无法使身体的色法移动。例如,当人们因扭伤或其他疾病而瘫痪或丧失能力时,这些变化色是不会存在的。

当心想要通过身体的色法来表达它的意图时,这个色法称为身表色(kayavinnatti rupa)。这是心透过身表色显示意图的一种特定表达方式,会表现在脸部表情,身体的动作或姿势。心可以传达它的意图,例如,严肃的盯著,或是作鬼脸表示蔑视或不满。如果心没有想要显示它的意图,身表色就不会生起。

当心是声音生起的因缘条件时,例如说话的声音或其他传达特定含意的声音,这个心生的色法称作语表色(vacivinnatti rupa)。当语表色生起时,是用言语、声音来表达意图的。如果语表色没有生起,是不可能有说出或发出其他传达特定含意的声音。

身表色和语表色都是没有自己可以被区分的本质,它们会和产生它们的心一起生起和灭去。有些资料将三个变化色和两个表色一起归类为五个变化色法。

另一种色法是声音(sadda rupa)。声音不同於语表色,声音是经由耳净色被经验的,是耳识生起的因缘条件。有些声音生起的因缘条件是心,有些则不是,例如雷声、暴风雨声、引擎声、鼓声、收音机声或电视声。

以上为二十八种色法,色法又分为业生色、心生色、温度生色和食生色等四类。由过去的业所造成的眼净色、耳净色、鼻净色等是业生色;身表和语表是心生色的呈现,我们现在能够保持一定的姿势,能行走,能说话等等,都是由於心生色的缘故;温度生色是因温度变化而改变的色相;食生色是当食物吞下时,体内的食素即能产生食生色,如饥饿时感到的浑身无力,但是一旦吃了一点东西,食生色很快扩散到全身,饥饿很快就消失的色相。

总结二十八种色法,它们是:8个不可分割的色法包括四大地、水、火、风,和颜色、气味、味道、营养4个境色。1个限界色或称空界。5个净色或感官。1 个心色。个命根色。2 个性根色。3 个变化色。2 个表色和1 个声音。以上共有二十四种色法。

此外还有四相色,指的是生起、持续、败坏和灭去,是无自性法。所有的色法都会经历这个过程。

生起的色聚总是有许多色法在其中,色法生起的数目是根据不同类型的色聚而有不同。还有几种方式可以对这二十八种色法来作分类,这将会在後面的附录中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