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真相

心的特徵是体验、感知、识知,心正在感知的目标或对象,在佛学中称为“所缘”。心通过眼耳鼻舌身,接触到色声香味触,色声香味触就是心的所缘。心正感知声音,声音就是心的所缘,假如有声音响起,但是心并没有知觉到,那声音就不是所缘。任何一种心正在感知的法相,就是心当下的所缘,心除了感知外在的所缘外,心能知道心正在想,心也感知心里的感觉,如心里的念头等。心生起的一刹那,仅能识知一个所缘。儘管心有很多种类,但是每一个心的性质都不同,心的不同,是因为和心一起生起的心所的不同所致。

心是真有的,但心又没有实体,那麽心在哪儿呢?研习心法,就是观察与认知展现於当下的法相,与心的认知功能,也即是心与所缘的关係。如果不知道心和所缘的关係,就不知道心在哪儿,也不知道心的相貌,因为心纯粹是识知目标的过程而已,并没有所谓的我、灵魂或主宰。

在佛学中,心是内在的法相,心感知的对象是外在的法相。“看见”的时候,有眼识心在眼处生起识知颜色景象,识知颜色景象的心是内在的法相,颜色景象是外在的称为“色”的法相。

物质撞击会有声音,耳识心在耳处听到那声音,声音是外在的法相,耳识心是内在的心的法相,假如声音在响起的时候耳识心没有生起,就不会感觉到其时有那个声音正在响着。

知道气味是因为有鼻识心在鼻处生起,知道味道是因为有舌识心在舌处生起,身识心感知的是冷热软硬松紧等。其他各种心理感觉,就直接在意识里生起,心也能觉知这些意识里的感觉。

眼睛看到的只是“颜色”,看只是一刹那,但是其後生起的一连串心,会对眼睛所看到的颜色加工造作,就体现为眼睛看到各种各样的景象,然後累积的习性会对所看到的景象产生喜欢或厌恶的心理感觉。

耳朵听到声音,声音只是高高低低的音符,但在心的加工下,就成了动听的声音,或是让人恼怒的声音。同样的,鼻子嗅到气味、舌头尝到味道,或身体触到冷热软硬等所缘後,紧接著生起的一连串心就对这些一刹那间接触到的所缘进行加工、判断,犹如敲钟一样,每一次的撞击,都会传出嗡嗡的回响声,心的造作功能也如此。

在看见的时候,心在眼处生起,然後立即在眼处灭去;听见的时候,心在耳处生起随即灭去。知道颜色、声音、气味、味道、触等的心,不停的在眼耳鼻舌身等五处生灭,然後是心的加工造作,如果不知道心只是一种正在感知、正在体验所缘的法相,就不知道心在哪里,也找不到自己的心。

所有的心都只有一个功能,即心只是体验、或识知所缘的过程,假如没有和心一起生灭的心所在起作用,那麽心可以说是洁白清纯的,无所谓善心恶心、或喜欢不喜欢,但是一个心因为有了至少七个以上的不同心所一起生灭,伴随而生成为各种不同心态的心,就会产生喜欢或不喜欢的感觉,其後又再生起善心或不善心,不善的心所就致使心呈浑浊。

心的生起,有其一定的因缘,缘聚而生、缘灭而逝不受人控制,心生起灭去无踪影,所以心没有一个“我”的存在,也不能说我有一个固定的“心”存在。假如认为心是造作者或工具,则容易让某些人执取心为“我”,落入“心是主人”“心有实体”的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