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法(Paramatthadhamma)概要 (4)

心所究竟
现在再讲另外一种究竟法——心所究竟法(cetasika paramattha)

根据阿毗达摩,有四种究竟法,它们是色法、心法、心所法及涅槃。涅槃又称为无为法,只有一种;色法共有二十八种,心法有八十九种或一百二十一种;心所法有五十二种。我们能体验到所有这五十二种心所,它们是我们平时都可能产生的心理作用。

这个世间不外乎物质现象和心理现象。物质现象称为色法,我们之所以会对物质生起贪爱,是由于“心”在起作用。如果只是物质、只是色法,物质不会痛苦,因为色法本身没有感受,色不会感到痛苦,它们没有情识、没有感觉,有感觉的是心理现象。

名法(nama)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心法,一类是心所法。心不会单独生起,它的生起必定伴随着若干的心理作用一起生起。换句话说,心在对外界作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并不是单一个的心理在起作用,而是有很多的心理同时在运作。其中执行识知对象作用的称为心,伴随着起作用的其他心理称为心所,意思是“属于心的”。

我们平时所接触的各种不同的人、事、物,在阿毗达摩里可以归纳为最简单的关系——名法与所缘的关系。名法包括心与心所,所缘就是心认知的对象。心认知的任何对象,也包括我们自己,都称为所缘。所缘就是我们平时看到的颜色、听到的声音、嗅到的气味、尝到的味道、触到的冷暖硬等感觉,还有所想到的任何东西。我们能够想到、能够知道、能够感觉到的都称为所缘,也就是心的对象、心的目标。只要有名法,必定会有所缘;或者说只要有心,必定会有心的对象;不存在有心而没有对象的。

心所的巴利语为cetasika,可以将之理解为“属于心所有的”。心所的生起有一定的规律,当心生起时,必定伴随着心所生起。就好像说:国王来了。国王必然不会单独一个人来,他会有若干的随从伴随着来。国王如同心,那些随从、大臣如同心所。当所缘出现的时候,心会执行识别的作用,与此同时,也会有各种的心理在一起对所缘执行各自不同的作用,这些心理就称为心所。

心所有四个特点:

1心所必定与心一起生起

2.心所必定与心一同灭去。

3.心所与心都取同一个对象。

4.心所与心拥有同一个依处。

 

识知的心生起时,和识知的心同时生起的,还有心所。每一个心所都有自己的自性,不同于九十八种心只有同一个究竟法,即熟知目标和所缘。

心所就是愤怒、高兴、爱恋、痛苦、吝啬、慈悲等等的各各不同情绪,共有五十二种各各不同法相的情绪,称为心所究竟法。心所究竟法和心究竟法是不同的究竟法。

不同的心所有不同的特征,如愤怒表现得粗暴,贪婪表现得执着,无知和邪见是痴的心所等等。不同的心所由於不同的因而生起。

心所和心是识知所缘的名法(nama),心所和心同时生起,同时灭去,识知同一个所缘(对象),以及在同一依处生起。心和心所同生同灭的分不开,心不能没有心所的生起,心所也依附着心生起。

心和心所有不同的作用,而以心为大。一个心的生起,有数目不同的多个心所的同时生起配合,由於各种心所的不同特征,使到心分成九十八种心,或再详细分为一百二十一个心。如一些心和心所的功能是看,一些心和心所的功能是听,一些心有贪婪的心所同生,一些心有嗔怒的心所同生等。

心和心所的法相是随生随灭,是实际存在的。法相是无我,无众生,不受控制。

佛陀的教导,开示世间所有法相的实相真理,研习究竟法者,应该在教理上理解后加以思考验证,以慢慢感悟呈现于当下的究竟法相。

研习究竟法,是一个次第的、慢慢熏习、熏陶、磨练的过程,必须透彻的明白错综复杂的诸法的规律,如了解看的心和听的心不是同一个心,看和听也不会在同一个刹那的一起出现,它们的生起皆因为不同的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