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心路过程

我们在註释书(Book I,Part II,Ch.I,S63;1976年版)里读到有关於心的描述:

 

…由於心[citta]这个词是指善的心,不善的心或大唯作心,因为它透过心路过程的速行心[javana]一系列连续的过程累积(自己的习性)。

 

为了了解心透过速行心一系列连续的过程累积习性,我们应该要记得心一个紧接着一个非常快速不间断的生起灭去。那些善的还有不善的心所伴随着心一起生起灭去,这些善或不善会从这一刻的心累积传承到下一刻的心。

 

当心生起经由眼睛看到出现的颜色,经由耳朵听到出现的声音或透过身体感官去经验所缘的时候,我们通常不会知道这些去经验的心有各自的特质。我们比较容易去注意到当心是不快乐,悲伤,烦恼,喜悦,慈爱,愤怒,或者是当心想去帮助别人的时候。每一个心生起灭去都是非常迅速的,一个紧接着一个。因此,前一个心的累积会继续传承到下一个心。无论是善的心或是不善的心,每一个生起灭去的心都是下一个心生起的因缘条件。这就是为什么在前一个心累积的习性可以继续传承到下一个心并且一直继续下去。

 

我们可以注意到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这是因为过去所有好的或不好的习性都会累积并且从一个心传承到下一个心。有些人倾向於做善事,这是因为他们过去的善传承累积到下一个心,因此会倾向於做善事,这成为下一个善心生起的因缘条件。不善心也是这样,不论是根深蒂固的贪爱,瞋恨或无明。当这些不善心灭去的时候,不善会继续累积传承到下一个心,以这种方式成为未来不善心生起的因缘条件。

 

心能一个紧接着一个不间断是因为无间缘(anantara- paccaya):每个心都是下一个心生起的因缘条件,不会间断。前一个心灭去之后,下一个心紧接着生起。每一个心都是下一个心生起的无间缘;但阿罗汉的死亡心(cuti- citta)除外,因为在阿罗汉最後一个心灭去之后,就是无馀涅槃(不再有五蕴)。因此,阿罗汉的死亡心之后就再也不会有结生心或任何其他心,心所,或色法继续生起。

 

总结目前提到的三个因缘条件:

  1. 俱生缘(sahajata – paccaya)
  2. 所缘缘(aramana – paccaya)
  3. 无间缘(anatara – paccaya)

 

重複註释书里关於心的第二个面向的引述:

…由於心[citta]这个词是指善的心,不善的心或大唯作心,因为它透过心路过程的速行心[javana]一系列连续的过程累积(自己的习性)。

 

这似乎相当複杂,但它指的是日常生活中无数生灭的法。我们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听到善心(kusala citta)和不善心(akusala citta)这两个词,但是对大唯作心(阿罗汉的速行心)和心路过程的速行心这些词可能并不熟悉。

 

所有不同类型的心都可以按照四种本质- jati的类别分类: (“jati” 指的是“出生”或“本质”)

善心(kusala citta)

不善心(akusala citta)

果报心(vipakacitta)

唯作心(kiriyacitta)

 

善心(kusala citta)是一种健康有益的心,它是未来愉悦善报(kusala vipaka)出现的因。当善心和一起生起的善心所同时灭去时,善的品质会累积然后继续传承到下一个心。因此,它们是未来善的果报和善心能生起的因缘条件;善心现在能生起也是因为之前所累积的善。在註释书中解释了伴随着果报心生起的心所称作是果报心所,但因为心是“领导者”,所以仅用果报心这个词来包括同时生起的果报心和果报心所。

 

心生色(cittaja rupa)是另一个例子,这一类的色法是源於心。心生色的“心”在这里也包括和心一起生起的心所,心生色生起的因缘条件是心和心所。因此,当我们说心生色时,是包括一起生起的心所也是这类色法的缘法。同样的,果报心也是包括一起生起的果报心所。

 

不善心(akusala citta)是有害,危险的。它会在未来形成各种各样的不善报,带来不愉快甚至是悲惨的结果。

 

除了善心,不善心和果报心,还有另一种类型的心称为唯作心(kiriya citta)。唯作心既不是善心也不是不善心,因此它不会是果报心生起的因缘条件。唯作心也不是果报心,所以并不是善心或不善心的结果。正如我们所讨论的,所有的心都可以依照本质(jati)分成四种类别: 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

 

如果我们不仔细去研究实相,我们就不会知道什么时刻的心是善心,不善心,果报心或是唯作心。结生心(patisandhi citta),是这一世生命中出现的第一个心。我们可以在这个时刻活着是因为结生心生起,使我们在这一世身为某一个特定的个体。结生心不是善心,也不是不善心,当它生起时,它不能透过身体,语言,或意图来造作任何善或不善业。结生心是果报心, 它生起是因为过去某个业。在每一世的生命中都有造作无数的业,不论这些无数的业里,哪个业是结生心或任何其他果报心生起的原因,这个业被称作是业缘(kamma- paccaya)。如果出生为人类,这是善业带来的结果,那么这个结生心是善业的果报。如果出生在恶道,即地狱道,鬼道,阿修罗道或动物道,那么这个结生心是不善业的果报。

 

过去的某个业是每一世生命中第一个心的因缘条件,也就是结生心生起的业缘。结生心紧接着上一世的死亡心灭去之後立即生起。在结生心灭去之後,同一个业也会是下一个果报心生起的业缘,这个果报心的功能是维持延续生命,称为有分心(bhavanga citta)。有分心能维持延续这一世的心识之流,让我们在这一世继续身为某一个特定的个体。在结生心灭去之后,心识之流除了在被六个心路过程的心打断之外,都是有分心在维持延续生命的功能,一直到死亡心生起,然后这一世结束,这一个特定的个体就不再存在。在这一世的生命过程中,其他的业可以是不同果报心的业缘,透过眼,耳,鼻,舌,身五个感官根门去经验所缘。

 

善(kusala)是无害,健康有益的。有些人认为只有当他们成为有钱人的时候才能够去行善。但他们忘记了就算是没有钱也可以用其他方式去帮助别人。即使一个人没有很多钱,他可能会有一些东西可以和别人分享而帮助别人。我们能帮助别人吗?如果不能,那是善还是不善呢?如果一个物质匮乏的人不知道善其实是美的,健康有益,无可指责的心,那么他就不会快乐,因为他会认为自己因为没有钱所以不能有美好良善的行为去帮助别人。但事实上,除了捐钱,还有许多其他的善行可以做。我们可以对别人慈爱亲切,这是尊重对方的,这时刻的心是温和柔软的, 我们的言词用语可以是发自内心的和善可亲。日常生活里总是会有很多方式可以去帮助别人,和他人分享。在这些时刻,心是善的,是无可指责,不会造成任何伤害或导致危险的法。

 

当我们认为自己比别人重要或不重要,优秀或差劲,聪明或愚昧,也就是每当我们与别人比较优劣,用“他”和“我”来思考时,那个时刻就不会有善心生起。在这样的状态下就不可能去帮助别人,分享或给予;这个时候,心是不善,不健康的,是有害的法。

 

如果我们真的了解善( kusala)的特质和价值,我们会用各种方法去发展出多种不同的善。然而,如果一个人想为自己保留一些东西,他就不可能是慷慨大方的。也许他渴望平静,或者很想根除不善汙染,并且想要成为第一果的圣人(须陀洹),然而但他却无法慷慨大方地去给予。(第一果的圣人已经根除了“小气吝啬”这个不善的心所了)

 

每个人都累积了许多善和不善的习性倾向。我们应该检视自己的心,看看是否很小气吝啬,或者我们可以逐渐开始把有用的东西送给别人。这样,慷慨大方就可以被慢慢地建立而成为我们自然的天性,甚至可以成为智慧(panna)生起的强大助缘。智慧可以消除名法和色法是“我”的错误观点。当智慧成长建立,它可以变得锐利并能穿透无明而经验涅槃。

 

我们可能会相信自己不想要任何不善汙染,但当汙染杂质真的出现时,我们似乎是想要拥有它们。我们可能会骄傲自负,认为自己很重要,或者我们可能会嫉妒。有人可能会说这些不善的汙染杂质应该要被根除,我们应该为别人的幸福感到高兴,或是我们应该以慈爱对待不友善的人。但我们真的做的到吗?在生气,轻视,傲慢以及嫉妒的这些时候,是不能遵循忠告去培养善的。这说明根除汙染杂质很困难,是不可能很快就能发生的,只能循序渐进。如果我们是真的想根除汙染杂质,那麽就应该去了解发展不同的善。如果只有慷慨大方的佈施,而没有去注意到仍然出现的污染杂质是不对的。了解自己的汙染杂质是必要的。

 

有些人去追求平静,是因为他经常感到不安和烦躁。他可能钻牛角尖,然后就变得易怒或焦虑;或者情况似乎总是让他一直感到担心和烦恼。在这样的时刻,他只关注於那些让他生气的人或事,而不是去检视自己的心。如果我们以这种不善恼怒的心态去注意他人,那么那个时刻生起的心是不善的瞋恨,所以心是不安焦虑的。有人可能会注意到自己感到沮丧不安,可是他只想要摆脱不愉快的感受,尽快平静下来。但他没有了解,当没有愤怒的时候,他是不会被干扰而感到烦躁;但是在愤怒时,才会感到烦躁,他才会不快乐。因此,当一个人生气或焦虑时,心是不善的,不善法是有害的法。

 

如果我们能够察觉到我们正在生气,并能以慈爱,悲悯,喜悦,或平等心的方式去为别人着想,那么就会立刻有平静。当慈,悲,喜,捨伴随着心生起时,它就是善心,没有贪爱,瞋恨和无明 。 这个时刻的心是平静的,每一刻的善心都会有真正的平静。因此,如果我们想要彻底根除汙染杂质,我们应该要发展各种善,只有慷慨大方(佈施)是不够的。

 

再次重複註释书(Book I,Part II, ChI,S62)关於心的第二个面向的描述:

 

…由於心[citta]这个词是指善的心,不善的心或大唯作心,因为它透过心路过程的速行心[javana]一系列连续的过程累积习性。

 

“连续性”一词的巴利文是”santana”,是指心在一系列的过程中相继生灭。看到,听到,闻到,尝到或碰触到有形物体的心是果报心,并不是善心或不善心。因此,这些心并不像速行心是以一系列连续的过程相继生起和灭去。果报心是过去业的结果。当过去的业力成熟以及其他适当的因缘条件具足时,果报心就生起了。果报心有许多种类,它们执行不同的功能,比如说眼识或耳识。果报心并不会在速行心的过程生起,它是由善的业或不善的业累积而成的结果。果报心的生起和灭去并不会造成其他一系列连续的果报心生起继续累积。

 

我们应该对心的第二个面向有正确的认识,那就是善心,不善心和大唯作心在心路过程中以速行心的方式一系列连续的过程累积。首先,我们必须知道在心路过程中生起的心是什么,它们是什么类型的心,以及它们是何时生起的。 速行心是一系列连续的善心或不善心的过程。阿罗汉在速行心的过程中只有大唯作心,不会再有善心或不善心继续累积业力;阿罗汉的大唯作心有不同的类型,这些不同类型的心也是阿罗汉不同身语意的因缘条件。

 

我们应该知道心路过程中的心(vithi-cittas) 并不包括结生心,有分心和死亡心。除此之外的所有类型的心都是心路过程的心。结生心只会在这一世的生命中出现一次,它在前一世的死亡心灭去之后紧接着生起,执行再出生的功能。在那一刻,没有眼识,耳识,鼻识,舌识或身识。结生心是果报心,是业的结果。可以再出生为人的结生心是善的果报心,是善业的结果。

 

产生结生心的业不仅仅只是产生结生心,当结生心灭去之後,同一个业也是下一个紧接着生起的有分心的业缘,有分心的功能是延续生命的心识之流,有分心和结生心是同一种类型的果报心。正如我们先前讨论的,有分心在这一世的生命中维持着生命,一直到这一个人死亡。只要死亡心还没有生起,有分心就还会执行维持生命的功能。结生心,有分心和死亡心不是属於心路过程(vithi-citta)的心,他们是离心路过程的心。

 

当我们熟睡没有作梦时,我们没有看到或经验到任何感官对象,我们也没有思考。有分心一直在不断的生起和灭去,直到我们开始做梦或睡醒,再次看到,听到,经验其他感官对象或想着不同的事情。结生心,有分心和死亡心并没有经验这个世界。在结生心生起执行再出生的功能或有分心维持生命的功能时,我们这个世界中的任何物体并没有出现。如果我们在这一刻是熟睡的,那么和这个世界有关的任何事,我们都不会知道;我们看不到任何在这里的人,我们没有经验到任何声音,气味,或冷热。有分心与这个世界毫不相关。它甚至不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我们的亲戚和朋友。它也不知道任何关於财产,地位,荣誉,快乐或痛苦。然而当我们没有熟睡的时候,我们记得这个世界上的事情,不同的人和与这个世界有关的不同的故事。

 

当我们看的时候并没有有分心,只有心路过程的心透过眼门过程去经验所出现的对象。去看到的心和知道那个对象的心,那个去喜欢的心,或其他透过耳,鼻,舌,身和意门去经验的心,都是心路过程的心。当我们听到一个声音,然後喜欢或不喜欢它时,那些时刻没有有分心,只有心路过程的心。

 

所有透过眼睛去经验色尘的心,都是眼门心路过程的心(cakkhu-dvara vithi-cittas)。其他心路过程还包括有耳门,鼻门,舌门,身门和意门心路过程,所有这些心路过程的心都是透过相应的门去经验它们的对象所缘。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出现的心是有分心以及心路过程的心。心路过程的心透过六个根门中的任何一个根门去经验所缘。有分心和心路过程的心相继接续生起。

 

当一个人出生在一个五蕴的界 (有名法和色法),业是业生色(由业力所产生的色法)生起的因缘条件 ,其中有眼净色,耳净色,鼻净色,舌净色和身净色。这些色法接续的生起灭去,它们提供一个人可以有能力去经验感官对象,因此,这个人没有失明,失聪或有其他残疾。然而,如果业在某一时刻突然不再产生眼净色,这个人将会失明,将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所以,眼识和其他感官认知能发生都需要适当的因缘条件才能生起(所有生灭法都是)。

 

只要心路过程的心还没有生起,有分心就会继续维持心识之流。当一个可以是感官根门对象的色法出现并撞击到相应的净色(pasada rupa)时,心路过程的心并不会立即生起。首先,会先有几个有分心生起灭去,接下来才会是心路过程的心去经验那个色法。

 

色法的生灭非常地迅速,但心的生灭速度比色法更快。一个色法生起和灭去的时间等於十七个心生起和灭去的时间。当色法撞击到一个净色时,如前段所述,会先有几个有分心在心路过程开始之前生起灭去。当色法撞击到净色时,第一个有分心生起,称为“过去有分心”(atita-bhavanga),这个有分心和它之前刚灭去的有分心是同类的心。过去有分心这个名称是为了指出撞击净色的色法持续的时间。如果从过去有分心算起,它不能持续超过十七个时刻的心。

 

当过去有分心灭去之後,下一个因缘生起的有分心称为“有分波动心”(bhavanga calana)。有分波动心会“振动”,会被对象所缘搅动。这个心仍然是有分心,心路过程的心还没有生起,而有分心的心识之流(有分流)仍在继续。当有分波动心灭去之後,接下来的有分心称为“有分断心”(bhavangupaccheda)就生起了,它打断了有分流,因为它是心路过程出现之前的最後一个有分心。当有分断心灭去之後,心路过程的心生起并去经验透过眼,耳,鼻,舌,身或意门出现的对象。

 

所有透过眼睛去经验颜色的心都是眼门心路过程的心(cakkhu -dvara vithi-cittas),因为它们都经验同一个还没有灭去的色尘。

 

所有透过耳朵去经验声音的心都是耳门心路过程的心(sota -dvara vithi-cittas),因为它们都经验同一个还没有灭去的声音。同样的,鼻、舌、身的心路过程的心也是如此。

 

五门心路之後是“意门心路”(mano-dvara vithi-cittas),它可以经验各种各样的对象。当意门心路是接着感官根门过程之後,意门心路过程的心会经验和先前五门心路过程所经验的同一个色尘,声音,气味,味道或有形物体(触所缘)。意门心路过程的心可以经验任何所缘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