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姜舒净讲解阿毗达摩(1)

(第一章)

 

无所不知,世人尊敬的佛陀,在拘尸那罗城的梭罗双树间入涅。从那时起,人们就不再有机会从佛陀那里直接听到佛陀的教导。然而,佛陀在涅槃之前,留下:於佛涅槃后,以佛所教导的法和律为师 的谕言。

 

要判断一个佛教徒是不是尊敬佛陀的教导是要依据他对佛法的了解以及实践的程度。既使一个人看到佛陀散发出的卓越气息,直接从他那听闻到佛法或是抓住佛的袈裟衣角一步一步跟在他後面,但如果不了解佛法,他并不是真的看到佛陀。但如果一个人听到并真正了解佛法,那才是真的看到如来。

 

佛陀的教导对於智慧的累积有三个阶段:

  • pariyatti 理智上的智慧。研读佛法。
  • patipatti 练习或实践。直接去经验佛法,目的是消除所有的汙染杂质,达到苦的止息。
  • pativedha穿透真相,体證四圣谛。完全根除所有的汙染杂质,能达到苦的止息。

 

有一个说法 ”谁了解了佛法,就等於是看到了如来”,指的是见證和实现佛陀开悟时所了解的,也就是九种出世间法。可以达到(pativedha)直接穿透四圣谛的因缘条件是(patipatti)对法的实践,也就是直接去经验法; (patipatti)对法的实践,直接去经验法的因缘条件是(pariyatti)研读佛法。研读佛法是我们赖以依靠的避难所; 带领着我们一步一步增加智慧的累积。

 

佛陀的教导被以记忆和背诵的方式传承下来。佛陀入灭后不久,大迦叶尊者率五百阿罗汉至王舍城坐雨安居,僧团举办了第一次的结集,以口头传诵的方式传诵佛陀的教法,为佛教经律的起源。一直到公元前一世纪被纪录下来。巴利三藏分为:

  • 律藏(The Vinaya Pitaka)
  • 经藏(The Suttanta pitaka)
  • 论藏(The Abhidhamma Pitaka)

 

律藏是关於出家众的戒律,让他们可以过着纯净神圣的生活。经藏是关於佛陀在不同的地方对不同的人的教导的言行集。论藏就是阿毘达摩,是关於究竟法的本质真相,以及法之间的关係和因缘和合。

 

佛陀已经证悟了所有实相的真实本质和它们之间因缘和合的关係。佛陀觉悟到的佛法是为了帮助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从证悟后一直到涅槃,佛陀以无与伦比的智慧,纯净和慈爱不断的讲述佛法。佛陀是福德智慧修行圆满者,圆满波罗蜜,真正圆满觉悟的阿罗汉正等正觉三藐三佛陀。

 

关於成为三藐三佛陀的四个因缘条件:

1:智慧的成就:智慧在证悟的那一刻是伴随着最高智慧。这个智慧是他无所不知和十种力量的根源。

2:捨离的成就:彻底根除所有的汙染杂质,和所有过去透过身体或言语行为累积的不愉快的习性。

3:力量的成就:力量去成就所有渴望的,期望的。

4:身体外在的优秀成就:包括在过去世表现出的优越身体特征,和令人愉快印象深刻的特质。

 

圆满成就上上智慧是成为三藐三佛陀最高佛果的因缘条件。佛陀从生死轮迴中找到了自由之道,平等开示一切众生,帮助众生离苦得乐。非世间诸法所能比拟。

 

有两种佛:三藐三佛陀和辟支佛(亦称为缘觉或独觉)

 

三藐三佛陀,自己觉悟了诸法的真相,这是以前从未听说过的法。他对法的真相已经无所不知,以及在知识领域特殊能力的掌握。

 

辟支佛,他自己理解诸法的真相,这是以前从未听说过的法。他对法的真相尚未达到无所不知 ,也尚未能全然掌握知识领域的特殊能力。

 

因此,波罗蜜的圆满实现是因,带来的结果是成佛的实现,三藐三佛陀和辟支佛的因和果是不同的。

 

佛陀的第三个成就是对众生的帮助。这是因为他的性情和努力而不断地帮助这个世界的众生的成就。他甚至想要帮助那些邪恶的人,比如提婆达多。至於对於那些理解力还不够强的人,佛陀一直在等待时机成熟时教导他们佛法。他教导佛法的唯一目的是帮助人们从所有的苦获得自由,从不考量是为了自己获得财富或荣誉等等。

 

他随时準备好要帮助那些愿意接受他的教导的人,使他们从苦解脱出来,这是帮助其他人的成就。因此,他是三藐三佛陀,因为他完成了帮助其他人的三项成就的因和果。

 

因此,佛陀所教导的法,是他在证悟无上正等正觉时所完全渗透的法。在佛陀开悟的时候,所有的汙染杂质已经完全根除了。佛陀教导人们他所证悟到的法,依法修行的人也可以从烦恼汙染杂质中解脱。

 

佛教徒应该去研究了解佛陀证悟出的法的真相,找出这个真相到底是什么。找出佛陀证悟出的真相和传统世界所定义的真相有什么不同之处。

 

佛陀证悟了生命的真相,并教导给人们,使人们也能理解和修行。佛陀所教导的是,每一个出现的都是一种法,不是一个我,不是一个人,没有一个我的存在。所有的法生起灭去都有它们的因缘条件。比如贪爱、愤怒、悔恨、不快乐、快乐、嫉妒、贪婪、慈爱、看见、听见等等,这些都是不同类形的法。它们的生起都是因为不同的因缘条件。

 

一个人把贪爱、愤怒和其他生起的法当作是我的,自己的,这是错误的观点、错误的理解。因为这些法生起、灭去、消失,从生到死,随时都在改变。把这些迅速生起又灭去的法当作是我、我的,是一种对生命真相错误的理解。

 

当一个人看见,然后把眼识当作是我的,这是执著於”是我在看”的错误了解。当一个人听到,然后把耳识当作是我的,这是执著於”是我在听”的错误了解。当一个人闻的时候,然后把鼻识当作是我的,这是执著於”是我在闻”的错误了解。当一个人尝到的时候,然后把舌识当作是我的,这是执著於”是我在尝” 的错误了解。当一个人透过身体感觉体验到有形的物体时,然后把身识当作是我的,这是执著於” 是我在碰触”的错误了解。当一个人在想不同的主题时,然后把想识当作是我的,这是执著於是”我在思考”的错误了解。

 

佛陀证悟到所有法的真相之后,他把这个真相传承给我们,让我们也明白所有的法都不是我,不是我的,不是属於任何人的,是究竟法。他教导的究竟法,每一种法都有其不可改变的特质。究竟法的特质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不管是用什么语言称呼它们或不以名称命名它们。它们的特质始终是一样的,而且也没有任何人能改变这些法。佛法之所以生起,是因为其适当的因缘条件使其生起的,然后就消失了。正如佛陀对尊者阿难所说:”凡所有 因为因缘条件而生起的,本质上都会分解灭去。”

 

因为无知,一个人会有错误的理解,把所有生起又立即灭去的法当作是我的,属於我的。这是对一个人的地位,头衔,出生,家庭,肤色有所执著等等的原因。事实上,一个人看到的只是通过眼识出现的不同颜色,而不是我的,不是我所看到的。一个人听到声音时,不是我的,不是我所听到的。通过感官显现出来的只是不同种类的法,它们的生起是因为有其适当的因缘条件而生起的。

 

把所有生起又立即灭去的法当作是我的,属於我的,这个错误的理解就好比是对海市蜃楼的认知。在沙漠中旅行的人可能会感觉到前方有水的海市蜃楼,但当他们靠近时,海市蜃楼就会消失,因为事实上根本是没有水的。他们所感知到的海市蜃楼是一种欺骗,一种幻觉。即使是错误的理解,把生起灭去的法当作是我的,属於我的,也是一种由无知,错误的感知或记忆,错误的信念所造成的欺骗。

 

“人”,”女人”或”男人”等等的词只是用来表示我们所看到的或听到的东西的概念。除此之外,很明显的不同的颜色、声音、气味、冷、热、软、硬、动或压,都有不同的特质的法去经验它们。这些法分别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口识,火原素,土(地)原素,风原素去经验不同的事物和思想的含义。

 

能去经验不同事物的法,比如去经验色彩的法,去经验声音的法,去经验气味、味道、寒冷、炎热、柔软、坚硬、运动、压力的法,知道不同事物的意义的法和思考不同主题的法,所有这些经验不同事物的法,都被佛陀称为心,意识(cit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