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 Jon 佛法讨论 (ุ7)

Q: 稍早之前有提到,最大的邪见是“我”。邪见和比较会在不同的时刻出现。但因为有我,才会有比较不是吗?

A: 首先不是用“我” 这个字就一定有邪见在。邪见是在心里面深信是有“我” 的存在的。在日常生活中,有时候用我这个字,就只是个语言,不代表一定会有邪见的存在。所以既使当我们看到的是桌子或是人的时候,也不代表那时候是有邪见的生起。所有的实相都要回到它本身的特质去了解它,而不是表面的情境而已。比如在公园里玩的小孩,那时候只有纯粹的贪爱,并没有邪见。也许有时候也会有我慢的比较,认为我的脚踏车比别人快,比别人好。但当进入宗教的领域,不相信因果,却相信神会保祐我,那就是邪见了。

所以目前为止,你们相信只透过佛法讨论就可以成为培养觉知和智慧的因缘条件吗?还是说应该要有个练习来培养觉知和智慧?那如果不去练习,又怎么让觉知和智慧生起呢?

佛陀曾经说过,法是很精巧深奥的。如果我们很仔细的去思考佛陀的教导,慢慢的可以更了解佛陀的话。闻慧思慧是需要耐心的,在日常生活中实际验證之后就会对佛陀的教导有足够的信心。生命就是在现在这一刻,可以被了解的也只有这一刻而已。常常亲近善知识以及讨论佛法,也许有一天现在的佛法讨论会成为以後觉知和智慧生起的因缘条件,这都会是很自然发生的。也许不会很快地看到进步,是需要花时间的。如果你喜欢,你可以把这样自然的思慧称作是练习。

Bavana这个巴利文一般被翻译成是练习或修行。事实上,它指的是心智智慧的建立成长。所以并不是一般人所认为的练习。

 

Q: 什么是对五蕴的执取呢?

A: 实相有很多种分类的方法,五蕴是其中一种。色,受,想,行,识的色,就是色法,指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佛陀的色身也是可以成为别人执取的对象,比如说舍粒子。在佛陀时代的人,也许会对佛陀的声音有执取。贪爱有分单纯的贪爱和带有邪见的贪爱,不相信因果,不相信轮迴,相信灵魂有我的存在。这是对邪见的执取,强到会让我们有错误的练习。但既使是邪见,也可以成为被了解的对象。我们都希望自己是善的,所以我们都极力避免不善的,但我们必须对现在的状态是诚实耐心的。这里提到的耐心跟我们一般传统认知的耐心不一样。

 

Q: 为什么不一样?

A: 我们传统上认知的耐心不一定是善的。耐心有分善和不善的。比如说昨天下午我们下塌的饭店有很多人正在排队等着吃吃到饱下午茶,排队等候那时候的耐心可能是不善的,这跟想要建立智慧了解实相的信心带来的耐心是不同的。

十个波罗蜜的累积必须一定要有智慧伴随着。 比如说真相波罗蜜(诚实波罗蜜),它必须是伴随着智慧,对这一刻的实相是诚实的。忍辱波罗蜜是指有耐心的,不着急的。不管这一刻是善的或是不善的,都可以成为被了解的对象。不是我在了解,是智慧在了解。并不是有一个期望,去期待某个实相应该生起。因此在这样的状态下会有一种满足,不管是什么实相,它们生起後立刻就灭去了,不受任何控制的。

 

Q: 有时候知道自己情绪起来的时候,过一段时间就好了。这是不是就是对实相的了解?

A: 对实相了解和看着这个情绪自己消失是不同的。情绪来了又走,这是我们传统认知的无常,但不是佛陀教导的无常。就算从没听过佛陀教导的人也知道情绪来了又走。佛陀解释的无常指的是不同时刻实相的连结,不管有没有被观察到,现在这一刻的实相就是立刻生灭,不受任何控制的。

日常生活中有强烈情绪不满的时候,为了避免不愉快所以告诉自己算了,让它过去。这和佛陀的教导去了解这一刻正在发生的实相是不同的。如果不愉快的感受生起时,告诉自己放手让它走,事实上这是在强化我的概念,那这个强化我的概念又会成为更憎恨这个不愉快感受的因缘力量。所以心里告诉自己要放手跟建立智慧是不同的。建立智慧是不介意现在任何实相的生起,这些情绪都是因缘合和而生的实相。对於现在不管是什么实相正在发生,既使是我们不喜欢的,比如伤心,生气。在正确的去了解思考佛法时,逐渐的去了解诸法无我的意思,不管现在是什么实相,它生起一定有它的因缘条件,了解了就比较不会被现在发生的任何情绪给干扰。

在下次的佛法讨论,我们会讨论“这是谁的情绪?这些不同的情绪是谁的?我们会关心愉快不愉快,冷热软硬这些实相,但为什么针对伤心这个实相我们会特别关心呢?别人的悲伤情绪我们也很关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