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 Jon 佛法讨论 (ุ6)

* 在座的各位或许多少都听闻过佛法,但对佛陀教导的了解或许多少都有点不一样。佛陀的教导是了解这一刻的实相,只有那个真的可以在这一刻直接被经验。对於那些不是在这一刻可以直接被经验的就是被思考的,是概念。当觉知和智慧逐渐建立到一定的程度时可以直接穿透了解佛法。因此人们会很自然的想说,那我现在要如何去增加我的觉知和智慧呢?

其实首先是要听闻佛陀正确的教导。佛陀说要什么样的因缘条件才能培养觉知和智慧呢?这个因缘条件在经典里有被记载下来的。第一,要先听佛陀解释这一刻有哪些实相是真的,它们的特色是什么。因为现在的实相并不是像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一样。我们等一下会进入细节。第二,要能够真正了解佛说的话是什么,很仔细的去思考,闻慧和思慧是成为觉知和智慧生起的因缘条件。我们要了解的对象是实相,而不是那些想像的概念。这些实相都有个共同的特质,它们都不是我的,都是不受控制的。

那麽这一刻究竟有哪些实相呢?通常在经典里我们会看到佛陀一开始都会提到眼识。在一天之中的经验中,我们最常用到的是眼识。从我们醒来後一天之中看到不同的人,事,物,喜欢或不喜欢,愉快或不愉快,但事实上,当我们看到这些时,其实已经是很快就在心门思考了。不管看到什么,都只是那个被看到的而已。眼识经验之後立即会进入心门去思考,然后就会出现颜色,形状,人了。所以现在我们在学习的只是理解的阶段,然後终究有一天可以穿透了解被看到的其实都是在心门被想像出来的而已。

除了眼根这个根门外,佛陀经常提的还有耳朵这个根门。我们听到声音后,会去在乎声音的大小声或是口气好不好。但事实上,耳识经验的就只是声音而已。在经典里提到有天人请示佛陀世界是什么,佛陀回答在眼,耳,鼻,舌,身,意就是不同的世界了。不管是在哪个世界,都是单独的。表面上看起来我们有家人,朋友,有同事一起上班,但其实都只是“心”(chita)在六个根门中生起灭去。所以我们逐渐去了解佛陀教导的深奥。

我们活在一个幻相的世界,我们以为我们能够控制我们看到的,听到的。但事实上看到的,听到的都是有它们的因缘条件而生起的,是不受任何控制的。比如我们现在喝咖啡或吃松饼,尝了之後,如果是我们喜欢的,马上就会有那个贪爱的生起,没有谁可以去控制那个贪爱,贪爱生起是有它的因缘条件的。如果认为可以用一个方法来降低或让贪爱不见,那是一个错误的认知,错误的方法。根据佛陀的教导是,无论生起的是贪爱,捨离,善的,或不善的等等实相,重点是要建立觉知和智慧来了解这些实相的真正本质。

你们现在就可以吃你们眼前的松饼,试试看是不是吃了就马上会有贪爱或厌恶的感觉。有些人会认为贪爱是不善的,要尽可能去避免。其实这是错误的方法。因为那时候其实是有一个更深的贪爱执著“我”不应该去贪爱。过去曾经有尝过这个味道的经验,有过去贪爱的累积,因此在这个味道还没有被经验到之前,贪爱一直潜伏着。既使不去吃松饼,也不代表就没有贪爱。所以每个人喜欢不喜欢的对象和喜欢的程度也会是不一样。

比如过马路时,车子有先按喇叭警告,但可能因为当时正在想其他事或是正在玩手机,既使是有喇叭的声音,也好像没听到。耳识经验了声音,但因为心门在想其他事,以致於没有在想那个声音代表的意义是什么,然後就被车撞了。所以耳识的功能就只是经验声音而已,可以分辨出是喇叭的声音是在心门的思考了。

 

Q: 我想对贪爱和邪见(错误的见解)有更多的瞭解。

A: 我们有经营一个佛法讨论的网站。有一次我分享,“从早上眼睛张开到晚上,一整天有很多的贪爱。有人回复说,你一定是个非常不好的人,所以一整天都有贪爱,我都很少有。”其实如果没有听闻过佛陀的教导去了解这一刻的实相是什么时,我们很容易会认为我们是很好的人,很慷慨,很友善,尽了家庭的责任等等。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去了解这一刻的实相是什么时,我们会发现贪爱其实一直在出现,只是大部份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实相的生灭非常快速,既使是当我们只是看着一样东西,在眼识之後马上贪爱就生起了。贪爱有很多强度的不同,有些程度的贪爱是无伤的,比如喜欢什么颜色或喜欢什么形状。但因为贪爱是会累积的,它的强度也许会累积在言语或行动上。也许会在未来带来不善的果报。

有三种不同的贪爱。第一种是单纯的贪爱,比如对食物的贪爱。第二种贪爱会伴随着“我慢”一起生起。 我慢是一个不善的心所。 它的特色是去比较优劣。比如说觉得我的松饼看起来比别人的好吃; 或是我有松饼,别人没有。这时候是不可能会有友善和慈爱的。第三种贪爱会伴随着邪见生起,只有阿罗汉可以完全根除。贪爱是实相;我慢是实相; 邪见也是实相。但贪爱只会跟我慢,或贪爱只会跟邪见一起生起。我慢和邪见不会同时生起。在我慢生起去比较的那一刻,只是去比较,并没有邪见,没有错误的看法的。禅修过程中会有邪见,也会有我慢,但会是在不同的时刻。

邪见的危险在於错误的见解会带来错误的练习。比如以为自己必须远离人群去练习冥想打坐,来培养觉知和智慧。这些错误的练习只是离正确的道路愈来愈远。这也是为什么佛陀传法四十五年,我们如果不去了解这些细节,怎么能够去分辨什么是邪见? 如果不能了解,又如何去根除它。或许有人会认为我们现在的佛法讨论都只是理论,没有什么实修。或许现在大家都在等我们分享有什么步骤要开始去练习。但如果够熟悉经典的话,就会了解佛陀并没有指示我们应该要去作什么练习,而只是在描述法的实相而已。

如果我们认为透过练习可以减少不善,可以控制增加让善生起,这样的认知是错误的。当我们在练习时,我们以为这个过程是善的,但也很有可能是不善的。比如说慈爱观,现在有什么是慈爱所缘的对象吗?我们是不是已经清楚日常生活中当慈爱心生起的那一刻呢?如果我们不能去分辨了解这一刻生起的实相,那又怎么可能只有透过诵经或是心里想说我要对众生慈爱,这样就能让慈爱心生起呢?觉知和智慧的建立,第一步就是要听闻佛陀的教导,然後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去实證。现在我们只是在理智上闻慧思慧去了解实相,但这其实跟实际上直接去经验是不同的。这个直接去经验的因缘条件是闻慧然後思慧,而不是要去刻意作什么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