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 Jon 佛法讨论 (ุ5)

Q: 所以什么是修行,就是不用修也不用行。让实相自然生起,然后灭去吗?可以清楚的指出究竟我们该如何去修行呢?

A: 佛陀的教导是一条开悟的道路,这条开悟的道路永远只有去了解这一刻的实相是什么。比如说,现在有眼识吗?我们怎么知道现在有眼识?当我们看到是“人”或“桌子”时,其实已经是在心门的思考了。虽然眼识现在在生起,但我们并没有办法觉知到它正在生起的那一刻,是后来在心门的思考才会知道。为什么我们没办法当下觉知到正在生起的实相,因为我们没有办法了解真的实相。我的念头是很容易跑进来的,尤其是刚开始听到佛陀的正确教法时,很容易去思考到底要去作什么样的练习?特别是有作过某些修行方式的人来说,他所累积的习惯方式会很容易就想要去练习什么,去专注什么来练习。但这也没有关係,不管是任何时刻的善或不善都是可以去被了解的。

如果真的可以了解到这个细微的点时,其实是个压力的释放。因为我们太习惯要求我们自己要当好人,我们要去作好事等等。但当慢慢去了解到没有我,只有法在生灭时,既使只是在理智上的了解也是种释放。我们累积了许多错误的习性应该要去作什么,不应该去作什么,让我们的生活非常的困难。了解只有实相,它们都不受控制的,让我们可以释放,生活也会变的简单了。

SUJIN老师曾经说过,当她很生气时,她也不介意。因为愤怒不生起,又怎么会被了解。当然第一步是闻慧,去理智上的了解佛陀说的话的真实意义是什么才有可能去直接了解直接体验。对佛陀的教法来说,所谓的练习修行的对象是直接去体验穿透的实相。SUJIN 老师也常会提醒我们佛陀的教法是非常深奥细微的,所以我们读他的每句话都要非常小心,要一个字一个字的仔细思考。

 

Q: 以我个人的经验是,我过去有作过错误的练习,但如果不是因为这些错误的练习,我也不会有机会现在可以听到佛陀真正的教法?

A: 这个问题本身是个假设性的问题,只是个人的推测。会这么想的因缘条件是后悔,当我们讨论错误的练习比单纯的无明糟糕时,其实并不是要创造一个比较的环境来比较过去的对错。会有那些错误的练习,其实是因为过去累积的邪见。不管过去有没有作过错误的练习,我们在这辈子还是有可能会有邪见的时刻。

所以真正重要的是回到这一刻。就像我们现在的佛法讨论,也常常会有邪见出现的时候,就是有一个我要去作什么,但也有可能会有思慧,智慧生起的时刻。既使是释迦牟尼佛,在他最后一世悟道成佛前,他也有过错误的练习。

 

Q: 对啊,佛陀在他开悟前也是有过错误的练习,他经历六年的苦行,但他后来了解到那并不是正确的道路。

A: 所以过去有些错误练习的人,当分享佛法给那些同样作过错误练习的人,其实就更能够直接帮助到别人。

 

Q: 稍早之前您提过,佛陀的教导不是在指示命令要我们刻意去作什么,不去作什么。佛陀的教导是在描述法的实相?

A: 是的。在有些经典里会提到禅定,四念住。但并不是在指示我们要刻意去练。

 

Q: 可以解释一下“戒”“定”“慧” 吗?

A: 一般会认为戒是善的。戒在巴利文里面其实只是在描述心的本质,所以它可能是善的也可能是不善的,都有可能。比如拿杀生来说,如果一整天都没有去杀生就是善的? 那其实是传统上对戒的定义。戒本身是中性的。对於看到动物被虐待而生起愤怒心的时候其实就是不善戒了。

 

Q: 戒也有不善的?

A: 如果就戒,定,慧来说,那个戒是善的戒。但这个字本身是中性的。我们可以在其它的经典里会读到,戒有不善的戒,善的戒,和中性的戒。那么回到本质来说,戒就是善心的那一刻。善也有不同的层次,在佈施或慈爱别人时,都是善的戒。但最高层次的戒是带着正见的时候,守卫着五个根门。那是带着非常高度的觉知和智慧了。

也许我们会认为去抢劫就是不善,但也许他抢劫过程中也许有出现善心的,没有人知道。也许我们会认为某个人是个大好人,但也许在不同时刻也是会有出现不善心的时刻; 我们现在正在讨论佛法也不一定都是善的时刻,也许稍稍分心正在想着等一下晚餐要吃什么也不一定。所以要回到这一刻的实相,才能清楚知道是善或不善的。我们没办法从传统表面上看起来的情境来分辨是善的或不是善的。比如今天不杀生,不偷盗,不说谎就说他一直是善的。

一般提到戒,我们想到的都是行为,就是身,语,意。但其实重点是在心,心的意图是善或不善才是重点。戒是心的行为,不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行为。

以前我们可能会以为一天之中善的时刻很多,但当去听闻了解佛法,智慧开始增加时,会看到愈来愈多的不善。是智慧在分辨什么是善,什么是不善。智慧的建立是逐渐的。所以我们这里没有人可以知道细微的善和不善。去听闻佛陀的教导,去思考佛陀的话会成为智慧生起的因缘条件。智慧的建立过程很慢,是需要耐心和信心的。

 

Q: 我想再确认一下,所以因为邪见所带来错误的练习是更严重的。

A: 是的。这些错误的练习甚至有可能会把自己孤立起来,远离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