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 Jon 佛法讨论 (4)

Q: 实相的定义是什么?什么是实相? 什么是概念?

A: 实相就是那个可以被直接经验的。比如拿杯子来说,那个可以被经验的其实不是杯子,是硬度,是温度可以直接被经验。它们有它们固定不变的特征,是不会被改变的。但实相生起时也不一定可以直接被经验,比如说实相生起时,我们也不一定有足够的智慧可以去直接经验它。

比如说土原素,软硬来说,不管佛陀有没有教导我们,它的特征都是不会变的。桌子是想像出来的概念,被经验的只有软硬这个土原素而已。

 

Q: 我曾经作过四念住的修行,这个说法和我之前的练习很相似。

A: 当我们去碰触手臂时,碰触到的手臂就只是个概念而已,其实被碰到的只是软,硬,或温度,那个才是真的,才是实相。所以就四念住的身念住来说,不管是觉知到行,住,坐,卧等等,其实真正觉知到的对象永远是色法。

我们是要去了解这一刻,而不是刻意去作什么来改变。四念住是关於智慧跟正念的累积,如果没有真正去了解四念住,很容易误认为四念住是个修行的方法。所以并没有人去觉知这些色法,佛陀的教法是没有我,没有人,只有因缘条件生起的这些实相,所以当然就没有一个“我”去作这个,作那个练习了。所以只要是有一个想法是“我”可以去作什么来练习,来控制增加觉知智慧的时候,就会又落入“我”的概念里。

 

Q: 我们讨论到智慧本身是无我的,这个实相的生起灭去也都是因缘条件。那么去作也是无我的不是吗?

A: 的确,在作的那一刻并没有我的存在。事实上,在任何一刻都没有我。真相就是没有我。但是我的这个概念是很根深蒂固的,会认为是我可以去改变那个因缘条件让事情发生,这个想法概念是错误的。所以才会有正确的见解和错误的见解。只有佛陀点出了正确的见解,必须是没有我。

真相是没有我,有一个想法认为我是存在的,这个实相叫作邪见。它的特色功能就是有错误的见解。最深的邪见就是相信“我”是存在的。如果邪见不生起,也没有机会去了解。所以重点不在是善或不善的生起,重点是无论什么实相生起,它都可以成为被了解的对象。邪见就是邪见,它并不属於任何人的。当它生起时,是最危险的,因为邪见会阻碍正见的接受。所以它是第一个最需要被根除的。

我们都很关心愤怒瞋恨这个实相,因为当它生起时,都是伴随着不愉快的。而事实上,邪见生起时,是有可能是伴随着愉快的感受的,其实这才是更严重的。

 

Q: 请问可以举例说明邪见伴随着愉快的感受的例子吗?

A: 比如说我可以控制愤怒,或是相信透过打坐冥想可以让慈爱心生起,这最有可能是感到愉悦的感受。慈爱的心生起其实要有对象所缘,当你眼睛闭起来时,你慈爱的对象是什么呢?其实是想像的。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没有慈爱的行为表现,那又怎么可能只闭着眼睛就能培养慈爱呢?

知道贪爱是不善的,於是我刻意於不要有贪爱这件事,这就是邪见的危险。因为邪见会认为自己是对的。所以佛陀说,如果不是正道,其它的就都是邪见。所以正确的道路就是正确的了解,正确的努力,正确的觉知; 错误的道路就是错误的了解,错误的努力,错误的觉知。但不管是正确的道路或是错误的道路都有可能是伴随着愉快的感受。

回到观呼吸这个例子,就像是游泳,你也是要注意到要怎么呼吸换气,但那时候你也不会觉得你是在修行。但是如果你觉得专注於自己的呼吸是种修行,那其实是与佛陀的教法背道而驰的。

 

Q: 那么是不是说如果不是正确的方法,不去刻意作什么是更好的呢?

A: 事实上也没有选择。如果你对那个主题有兴趣,你就会自然而然去作,既使那是条错误的道路。

 

Q: 有些人会有诵经的习惯,那是条错误的道路吗?

A: 我们以为诵经念佛可以生净土或可以去西方极乐世界,这就是听了佛陀的教导却误解佛陀的话而去作错误的练习,这件事其实是更糟糕的。但既使你对诵经没兴趣,你在那一刻没有邪见,这也不代表你是没有邪见的。邪见其实是隐藏很深的,在其它事情上还是很有可能会有邪见的。

在诵经时不见得一定有邪见,也有可能是没有邪见,只是跟着大家一起诵。有时候在佛法讨论结束前,大家会诵廻向文,在那一刻其实要回归到当下的心是否是善的,是不是有跟着念就是善心?也不一定。也许念的时候是带有邪见的,也有可能。

所以要回归到心本身的品质是善或不善,而不是外面的情境是什么。

 

Q: 您的意思是不管作什么,我们必须要去知道心的品质是善或不善的, 对吗?

A: 我们的讨论并不是要去指示要去作什么,而是在描述一个现状实相,都不是有“人”来控制的。所以佛法不是应该去作什么,不应该去作什么,而是去了解它。

 

Q: 有人是连这刻生起是善或不善的都不知道,那不就更容易陷入错误的练习?

A: 只要是想要去了解这一刻是善或不善, 那个想要本身就已经是错误的练习了。八正道是非常细微的,八正道一定是很自然,没有我的状态下发生的。

智慧跟贪爱都是法,都是因缘和合的,都没有我。认为我能控制不要有贪爱是不对的,认为我应该要快点有智慧也是不对的。我们藉由讨论去了解善或不善,而不是应该要有善或不善。智慧本身会经由闻慧,思慧自然的生起。

 

Q: 所以应该要去作什么,不应该去作什么,是在强化一个“我”的邪见?

A: 是的。但日常生活中我要记得去买苹果,我要记得去作什么,这时候是没有邪见的。但是当我要去注意什么是善或不善的时候,这时候就会很容易落入是错误的练习了。所以跟错误的练习比起来,还不如是单纯的无知就好。

 

Q: 为什么错误的练习会比单纯的无知糟糕?

A: 错误的练习是来自错误的了解,错误的练习本身更加深了错误的了解,离正确的道路愈来愈远。

 

Q: 错误的练习和无明都不会了解真相,那为什么会有一个比较糟糕呢?

A: 因为无明无知是不知道,不知道还没那么糟。错误的见解才是正见最大的敌人。只有第一果的圣人才已经完全根除那个邪见。但是除了阿罗汉,第一果的圣人到第三果的圣人都还是有无明的存在。所以最大的敌人是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