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 Jon 佛法讨论 (4)

Q: 公司附近最近发现有很多猫被毒死了,同事们都很愤愤不平。这是正义的愤怒吗?请问从佛法的角度怎么看这件事?

A: 据佛陀的观察了解,所有的行为素质是源於心的品质有所不同。可能表面上的行为看起来不同,但终究还是要依据心的品质来决定是好或不好。从定义上来说,愤怒的那一刻,本来就不会是好的品质了。不管背後的动机理由是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回到这一刻的实相是什么,才能够比较清楚的知道那一刻心的品质是什么,要不然很容易落入表面的行为。比如说看起来好像是在帮助别人,但事实上也许某些程度还是不善的。从智慧增加累积的程度来看,这个时候的善或不善并不是最关键的,而是去了解这些实相。这个时刻不管是哪一个善或不善,都会有它不同的因缘条件升起,我们都把它当作是“我”的了。所以去了解现在这一刻升起的实相可以帮助智慧的增加。

对动物残忍的人来说,他们本身一定也是有升起憎恨心,不然不会对猫那么残忍。这个憎恨的行为自然会在未来带来果报,这个残忍憎恨的不善心也会慢慢的累积更深。因为无明所以才有这些憎恨愤怒的累积,他们在作这些事的时候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不管是现在愤怒的累积加深,还有未来的不善果报。

我们看到猫被残忍的对待,可是我们没有看到其实这个人也很可怜。他其实是在累积很深的憎恨,会在未来带来不善的果报。那么我们对这个人有没有慈爱心呢?

所以眼识看到的永远只有色尘而已,之後的就是我们带着愤怒的思考了。当我们看到猫被虐待,我们感到很愤怒。其实我们自己也是正在累积愤怒,也是不善的。或许有些人会找一些理由解读也许是那些猫偷东西吃或是把环境弄的很髒,所以才会被人家毒死掉。但这些都是在心门里的思考了。憎恨是慈爱的相反,它们是不可能同时存在的。其实我们憎恨的对象是思考伴随着不愉快的感受。看到猫被虐待是不愉快的,所以那个思考伴随着不愉快的感受又成为我们憎恨的对象。

在日常生活中会有很多我们跟人相处时会产生的不愉快,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自己累积的憎恨和汙染杂质,而不是外面的情境。分享一下刚刚和一位学员讨论到吃素,这位学员以前是吃素的,因为她的老师的教导是吃素可以帮助累积自己的慈爱心,对其他众生有更多的慈爱。但在对佛法有正确的了解後,她了解到这是错误的见解,在吃肉的时候或是当我们在评断别人的行为时,还是得回到出发点的意图是什么?回到正义的愤怒?当有人作些我们不认同的事情或是令人愤怒的事,其实应该是持有善意的帮忙他而不是去对他的行为产生愤怒。

 

Q: 了解一切都只是实相的生灭,实相生起後立刻就灭去了,知道没有正义的愤怒这件事,自然而然就不会因为大家都在愤怒而和他们一起起舞了。可是那么在表面上来看,会不会就显得我们很冷漠,漠不关心?还是这根本不重要?

A: 第一,并没有要刻意去专注於心的状态,要不然又会落入是“我”在练习。第二,其实并没有要去改变什么,试着要去改变本身又是一种不善。

 

Q: 可是当生气时,如果我们不要去试着改变,难道我们就让愤怒发出来吗?

A: 我们能够说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对别人说刺耳伤人的话吗?

Q: 可是以我个人的经验是,透过内观的练习会发现,当那个愤怒的心生起时,心可以转换一下,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会马上发怒出来。

Q: 当愤怒升起时,就已经升起了。就跟闪电一样,是无法改变的。可是我们一般都还是会倾向於要去压抑住那个不善。但通常这个压抑本身不一定是善的。很有可能是用一个不善的再去取代那个不善。因为我们累积了很多不善的贪瞋痴汙染杂质,那一定会有它的因缘条件会让它们生起。所以不管我们有多努力要去压抑它,但因为累积的很多,一定会有它的因缘条件会在时机成熟的时候生起。重点是善其实也是有不同的层次,最高的善是可以去了解,觉知实相。所以既使是不善的愤怒生起时,都还是可能会有善可以去了解它,那是善的最高层次。这个最高层次的善是出世间的慧,其他的善都还是在轮廻里转,所以这个最高层次的善才是真正最重要的。有其他的善,比如说是佈施等等,这些善还不足以成为八正道的善。八正道的善是正见,是没有我的。其他层次没那么高的善一定会一个“我”去控制要去作好的,不要去作不好的。

 

Q: 所以在生起不善时,把它压抑下去,这是有一个“我”,是一个转念,但并不是八正道的道路?

A: 是的,没错。不善生起都是因为因缘条件,你看到猫被残忍的对待,可能会当下立刻去怒斥,也可能会先忍住,之後又很生气,有很多种情绪的表达。但不管如何,都没有一个我在控制这个情绪的生起,都是不同的因缘条件。所以既使是我们在讨论慈爱这个善的价值,也不可能代表我们以後不会再对别人说一些刺耳的话,也有可能当我们生气要骂人的当下,忽然想到慈爱的重要性。但不管如何,所有的实相生起灭去都是有它们的因缘条件,没有一个“我”在控制。所以当讨论善或不善时,因为我们累积的“我”观念太深了,很容易希望自己整天都是善的,是个好人。但如果没有去了解善或不善的生起都是因缘条件,就很容易又落入是“我”在控制的概念了。

当然,如果在生气的当下很自然的忍住不去骂人,那瞬间当下也是有可能是善的,可能是守戒。如果当下很自然生起守戒是不想伤害对方,有可能是善的,也有可能是怕不善的因会带来不善的果而压抑住愤怒。这两种状况在日常生活很常见。不管如何,都是因为累积的习性和因缘条件的不同很自然的发生。

 

Q: 两个不同的心识之流是各自在自己的世界运作吗?大家对猫被残忍的对待这件事有所争执,其实是自己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争执?

A: 看起来是两个人的意见不和,但这两条心识之流都是独立的,没有连结的。就像现在佛法讨论,表面上也许是在讨论,但真正当下每一刻的实相是什么呢? 我现在在这讨论佛法,也许你们在听,在思考,或是在想别的事,没有人知道。心识之流是各自独立的。

表面上的情境故事看起来似乎是别人的问题带给我们愤怒。但其实都是我们自己想的时候是带着愤怒的。贪爱的原因是因为愉悦,我们对愈亲密的人的贪爱执取就愈强,愈容易因为他们作不符合我们期望的事而生气。所以当我们更了解实相,更了解因缘和合,业力果报的时候,我们就愈能接受所谓我们不认同的行为其实是有它的因缘条件和业力业报的。那么我们就更容易对对方有慈爱的心。

 

Q: 如果心识之流是独立的,那么为什么有些人是有神通,可以读他人的心?而且佛陀是有他心通的不是吗?

A: 在佛陀时期,的确会有练禅定到一定程级的人,他的心可以去经验别人的心。但这只有非常少数的人。

 

Q: 从小到大,有时候会去庙里拜拜抽籤或是去算命。有时候会觉得好像很準,好像祂很瞭解你现在的状况,祂会给你个指引。难道那只是我们自己的投射吗?

A: 我不认为那些人真的能够读你的心。他只是很聪明的可以根据一些线索来猜测你想要的答案。

 

Q: 佛陀有他心通,所以祂可以看到某个人是不是可以悟道。那么是不是表示我们都已经是被註定了?

A: 这并不代表已经被註定的了。每一刻的实相都有它的因缘条件。业力会在未来什么时候因缘条件成熟时带来业报,我们并不知道。命运也是个概念。

我没有能力可以解释为什么佛陀可以看到未来。但佛陀的教导是这一刻的实相,这一刻的实相有业力的结果,也有新的业力产生会在未来带来结果。这才是我们现在需要去了解的。

佛陀的智慧高到祂的心放在哪个所缘上就可以去了解。佛陀可以了解我们潜伏的倾向,既使是也许当下没有立刻发怒,也许哪天在因缘和合时就会显现出来。现在这个业报是来自於过去哪个业力的成熟,佛陀可以很自然的知道。我们永远不能了解佛陀的智慧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