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 Jon 讨论佛法 (2)

Q: 为什么需要去学习了解佛法,是因为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中,有很多高兴或不高兴的事不被满足,所以才需要去了解佛法的真相是什么 ? 还是是因为会有许多世的轮廻,所以才需要去了解?

A: 其实不管是昨天,今天或明天都是跟现在是一样的。现在这一刻就有眼识在看,有耳识在听; 昨天 也是有眼识在看,有耳识在听;未来也是一样的。事实上,如果能够了解这一刻的实相,就是佛法。所以就像刚刚对话时的眼识耳识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任何眼识耳识或是其他的实相已经是另外一个时刻升灭的实相了。我们现在会想到,希望未来的薪资增加,假期增加…… 可是等到未来的那一刻来临时,其实也只是眼识耳识不同实相的升灭而已。去研读探索更多的细节可以帮助了解没有“我” 的存在, 只有各种实相不同的升灭而已。

 

Q: 真相是没有“我”, 那么如果没有“我”, 那到底有什么呢?

A: 我们在世俗的生活中去了解真相。似乎是很普通的眼识,还有被眼识经验的色尘,这些都是佛陀教导的真相。和平常我们所了解的真相是有所不同的。如果没有我,就是眼识,耳识,记忆等等这些实相。五分钟前有眼识,有被看到的色尘,现在也是。不管是任何时刻,永远都是这些实相在升灭。因为眼识,耳识等等实相的升灭非常快速。我们会误以为是“我”在看,“ 我”在听,但事实上是眼识在经验色尘,耳识在经验声音,然后就立即灭去了。

 

Q: 您是指因为很多不同的实相在不同的时刻快速的升灭,所以很容易认为是“我”在经验?

A: 听到愉快的声音,不愉快的声音,或是听到後马上辨识出是谁的声音。事实上,耳识就只是经验声音而已。可以去辨别出声音是愉快的,悲伤的,或是是谁的声音时已经是不同时刻的思考了。耳识的功能只是经验声音而已。会有不同感受是因为每个人都累积了不同的习性和兴趣。比如说喝饮料时,每个人会有不同的习惯和喜好,这已经是“思考”这个实相了。所以听的时候只是声音,尝的时候只是味道,其他的时刻都是在心门的世界去思考了。

眼识是真的,被看到的是真的。

尝是真的,被尝到的味道是真的。

想是真的,但被想到的想法就只是概念。

记忆是真的,是实相,它的功能是去记忆。

比如当你们看到中文字时,会很自然的知道那个中文字的意思。但对於完全不懂中文的人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记忆可以了解那个字的意思。但既使我们不懂那个中文字,那个中文字还是会有思考的实相在升灭,去记住那个感受,愉快或不愉快;喜欢或不喜欢。同样一杯咖啡,有些人尝起来是苦的; 有些人尝起来是甜的。都是过去不同经验的累积。但重点不是喜欢或不喜欢,愉快或不愉快的感受,重点是不管是什么实相,它的升起都是有它的因缘条件,是不可能被控制的。所以,生命即是一系列不可控制的实相在升灭。它们的升灭都是因为不同的因缘条件,没有“我” 去控制自己是喜欢这个味道或是不喜欢这个味道。都是因缘条件的不同。

 

Q: 您是指“思考”是实相,“被思考的”是概念,是想像出来的?

A: 比如当我想眼前这杯茶时,想是真的,但杯子内的饮料“茶”是个概念,是被想像出来的。一杯茶,被看到其实不是一杯茶,被看到的是不同颜色的色尘;去碰触杯子时,被碰触到的是软,硬或温度而已; 去喝时,其实只是味道被经验到而已。不同的实相经验组合起来才是“一杯茶”。这杯茶的概念是在心门被思考出来的,它并不是实相。佛陀的教法是教导我们去了解实相,去了解什么是真的。

“硬”被碰到了,“硬”是真的,“硬”是实相。“桌子”是一个被想像的概念。

 

Q: 所以当喜欢一个人时,那个人是想像出来的对吗?

A: 当你想到你喜欢的那个人时,“想”是真的,喜欢那个人只是个想法而已。当那个人在你眼前时,被看到的只是不同颜色的色尘。我们认为我们喜欢一个人时,事实上是那时候的感受是“思考带着愉悦的感受”。当我们不喜欢一个人时,我们真正不喜欢的是那个时候的思考是带着不愉快的感受。在喜欢一个人时,我们其实是在享受那个升起贪爱愉快的感受。

当我们失去一个真挚的法友时,我们很伤心。SUJIN 老师提醒我们,当你们在哀伤时,其实你们真正伤心的是内在升起的不愉快的感受。所以我们一直抓着不放的,其实是那个愉快的感受。

我们一天之中其实就是一直在追求这些愉快的感受,那些不愉快的感受很干扰我们。所以日常生活的问题,不管是工作上或是餐厅的食物,当我们不开心时,其实是因为我们很执取於自己内心愉快的感受。所以佛陀教导我们“感受” 这个实相,每一刻的心都会伴随着这个实相,它可以粗略分成愉快的,不愉快的,中性的感受三大类。

 

Q: 如果我们亲近亲爱的人过世时,我们的感受是不好的。那么真正当下的实相是什么呢?

A: “不愉快的感受,伤心”就是那个时候的实相。那个不愉快,伤心的实相会升起,是因为我们跟这个人过去的相处是愉悦的感受,我们对这个人是有贪爱的,执取的。所以当这个人不在了,这个愉悦的感受没了,於是我们感到伤心了。

佛陀教导的真相,第一圣谛是苦谛。苦谛有非常多的面向。其中一个就是没有办法得到自己想要的,失去自己所爱的。首先我们要先分辨出这个时候,什么是真的实相?以及为什么会有这个实相? 这两者是不同的。每一刻实相的升起是有他的因缘条件的,因缘条件的升起是不能被控制的,是有累积的业力或其他原因的。

当我们失去亲爱的人时,如果当我们不去想到他时,其实是没有悲伤的。但当我们去想到他时,那时候“想,带著悲伤的感受”就升起了。

 

Q: 所以我就让自己忙一点,就不会想到这些悲伤的事了。

A: 就看每个人累积的习性不同。有些人可以让自己很忙,但还是很沮丧。所以似乎是我们可以控制安排自己忙一点来分散,但事实上,每一刻的实相都是有他们不同的因缘条件的。以为我们能控制的,事实上是个假相。就像现在我们在佛法讨论中,开开玩笑,很多愉快的感受。但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不愉快的感受。当我们认为我们能够规划安排我们的人生时,其实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不愉快的事呢?

刚才我们提到感受可以粗略分为愉快,不愉快,中性的感受。现在我们可以更细的分为身体上和心里的不同感受。比如,现在冷气太冷,觉得身体上不舒服。身体的愉快或不愉快感受是过去的业力造成的业报,可能是善的报或不善的报。即使是已经解脱了的佛陀,他不再有不善的业力了,但他一样会有过去的业造成身体上愉快或不愉快的感受,是因为过去的善业或不善业造成的结果。

在身体经验的感受是业报,在心里经验的感受是业力。心里带着憎恨去想是因为贪爱的感受没有得到。所以对那些贪爱心比较没那么执取的人,就比较不容易升起憎恨了。

佛陀提到有二种弓箭。第一种弓箭是在身体造成的不愉快的感受,是来自於过去的业力;第二种弓箭是来自於过去习惯累积的憎恨和汙染杂质的多寡。内心的憎恨,不愉快的感受,这才是真正问题的所在。

稍早之前有提到,每个人有不同的喜好是因为累积的不同习性。习惯忧伤就会累积不同的习惯去忧伤,去想念我们失去的亲爱的人。所以人类会去创造出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停止这些不愉快的感受。但这些方式一定注定会失败的,因为我们累积的习性会一直都在。

这就是佛陀教导智慧的培养的重要性,只有去了解实相的升灭,才能彻底的根除我们累积的汙染杂质。“无明”就是所有累积不善汙染杂质的根源。所以我们在讨论眼识,耳识跟现在提到的根除无明有什么关係呢?关联就在於所有的实相,不管是眼识,耳识,无明,愉快或不愉快,所有的根本本质都是无常,苦,无我。我们习惯把眼识,耳识当作是我的。我在看,我在听。所以我们从现在这一刻的眼识,耳识开始去了解。

有一种常见的练习方式是刻意想要去累积培养善,目的逼免掉不善的,不愉快的。这个方式是错误的,因为只是刻意去把本来的习性换成另一个习性,而不是去了解真正正在发生的本质的实相是什么。所以不管是累积的善的或不善的强度如何,其实重点是在於善或不善都可以成为在这个时刻升起时被了解的对象。

另外,当我们专注於这一刻的实相和了解这一刻的实相是不同的。我们可以同意永远只有这一刻,刚刚那一刻已经过去,下一刻还没到来,所以永远只有这一刻而已。因为永远只有这一刻,所以能够被了解的也只有这一刻出现的实相而已。但这和要刻意去专注这一刻是不同的。智慧的培养是建立於很自然的思慧。当有一个刻意要去专注或刻意要用某一个方法来抓住这一刻的实相时,这个时候“我”又跑进来。这些想要快速的建立觉知和智慧是错误的方式。

比如在很多国家都会有很多不同方式想要来抓住了解这一刻的实相。想要去捕捉的这一刻,其实就不是佛陀正确的教法了。事实上,我们在讨论佛法时就可以形成一个因缘条件,让思慧自然的发生。所以如果是刻意去寻找,藉由某些练习方式来了解,都只是日常生活的干扰罢了。

“我”的概念累积太深了,既使是现在在讨论佛法,听到“眼识” 就会想要去捕捉眼识是什么,但事实上我们只能讨论各种实相的特征成为未来突然之间对实相了解的因缘条件。

我们以为我们听到了,事实上我们已经在想了。听到的声音,声音本身没有任何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