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佛学里的轮回

轮回是真有的吗?相信很多人会对这个问题感到迷惑。不相信轮回的人会说只有这一世,死了就一了百了没有下一世了,认为轮回之说只不过是为了劝人行善的说法而已。但假如没有轮回,那又何来三世因果之说,何况有的人生性聪明,从小就表现出在某方面的特长,而有的人生来就很愚蠢;有人自小性情兇暴,有人生性情纯良。别说是万物之灵的人类,即使是一胎而生的一窝小狗,几乎也都有着不同的属性,如果不是前世的因果,又该如何解释。

在阿毘达摩的心法篇章里,佛陀把心有系统的分门别类,对心的种类、心的不同特征、心的作用、心的承继功能、心的累积习性、心和心所以及色法的因缘关系……等等,都有抽丝剥茧、深入透彻的解说,只要按部就班,通过耐心的研习、思考、印證,都可以明白众生这个由心、心所以及色组成的生命实相。

心通过眼门、耳门、鼻门、舌门、身门与意门等六个门户接触到所缘(目标)後灭去,紧随着生起的心就对这所缘生起喜欢或厌恶的情绪,接下去生起的心就会有善念或恶念的造作。因为心的生灭迅速无比,当我们知道自己对所缘喜欢或不喜欢的时候,其实已经超越了心经验到所缘的一刹那。

在佛学中,心经验到所缘的一刹那是实相,是究竟法,心随後的绵绵联想造作的只是概念。每个心有其独特的特征,但概念是没有限制,要怎样想都可以。举个例子,当你握着一个硬的东西,你知道是铁棒那是因为你看见它,但当你在闭着眼睛握它时,手里就只有硬的感觉,是铁棒、铜棒,或是金棒就不知道了。由此可知手接触的只是“硬”,是真实的法相,在心里想这是金棒就是一个概念,或者会为这个概念而欢喜如狂,那个欢喜的心就是贪心,如果在发现握着的不是金棒因而感到失望的心是嗔心。

阿毘达摩里的心法,针对的就是生起灭去於当下的一刹那的心,我们所要学习了解的就是自己每一个刹那生灭的心的实相,不是上一个已经消失的心,也不是下一个还没有生起的心。

佛陀的讲解,完全颠覆了世间的各种理论概念,所以聆听佛法,就是聆听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教导。因为分析解说的是没有实质的错综複杂心念,就使人觉得深奥难以理解。但是只要锲而不捨的耐心研习,不断的思考再思考,最终会发现佛陀的教导,真的是超越时空,放诸四海皆準的真理。真理是经得起考验的。

研习究竟法,是一个次第的、慢慢熏习、熏陶、磨练的过程,只有不断累积能够辨别善恶是非的正确知见,才能够产生智慧,如果善恶不分,智慧也无从培育。

要知道轮回是不是有真的,也不是经典里说有就引经据典的说有,而必须是来自认真遵循佛陀的教导去探讨生命的真相,在我们还没有透彻的明白错综複杂的诸法规律之前,对於轮回,在此也只能作概略的解释。

我们一般所认为的意识,实际上是一连串刹那生灭的心,极迅速地相续生灭,以致我们不能察觉它们是个别不同的心。一个心念的运作,由生起到灭去,有一定的过程,称为心路。上一個滅去的心,是下一個心生起的因,在已灭去的上一个心路里产生的善或恶会延续到下一个心,换句话说也就是刚生起的心承继了上一个心所有的累积。心如此生灭不息,譬如生命流,假如心的承继中断,生命就立刻结束,实际上,我们生命就是源源不绝的心在生起灭去。

心在生灭的过程中也累积习性,容易恼怒的人是因为心在生灭中累积得多的是嗔的情绪;而有的人乐於行善,即使发生不如意的事,也能泰然处之,就是因为在过去生起灭去的心中,累积的是善心。尽管大千世界是五花八门的多姿多采,但无非是通过在眼耳鼻舌身意上表现出来的法相,而且所有法相都无常的在不停变幻,不受主宰,不是任何人所能控制,这也就是佛学中的无我。

所谓前世、今世和下一世,实际上只是无从计算的各种类心的延续,心是无常,随起随灭,即使是在熟睡中,心的起灭也不间断,我们这一世最后一个心(死亡心)在灭去时,结生心随即生起,结生心也就是下一世的第一个心。死亡心是众生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心,死亡心生起灭去,这一世的生命就结束。但随即而生的结生心又开始了新的一世,结生心是在什麽体形里就关係到过去世所造的业,这就是生死轮回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