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汇编 (4)

Ajhan Sujin 老师在土耳其和导遊杜娜女士的对话

A: 我们每个人都希望一整天都能保持著舒畅的心情,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假如我们能了解对於同一件事情,却使人产生不同情绪反应的原因,就可以减少生活中的烦恼,因为生命中的一切,并不是我们所能控制、能掌握的。我们或许会认为,一些事情的发生,是一种巧合,但是实际上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有必定发生那件事情的因缘条件,不同的因缘促成不同的人生。每个人的一生际遇,都有其必定如此的前因,因此了解生命、了解自己,就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题材。

即使是现在,我们对眼前的一切有不同的思维,不同的感受,就是因为我们有潜在的不同习性所致。我们认为有一个“我”的存在,但是所谓的“我”,只是正在看到、正在听到、正在闻到气味、正在嚐到味道、身体接触到,与心里正在想著的各种感觉。看见喜欢的东西,和看见不喜欢的东西,是在不同的刹那,不同的感觉不能够同一时间生起。

要了解我们的生命或日常生活,不是一定要牵涉到宗教,因为一些我们都能感觉到的身心感觉,诸如看见、听到,以及一些情绪感受等等,那是不论我们信仰的是什麽宗教,或是用什麽语言来称呼它们,这些官能反应在每个人身上都是存在的。我们每个人都有欢乐的感觉,也有痛苦的感觉,你认为你能够控制你的情绪吗?

: 我是伊斯兰教徒,我相信真主。当我生气的时候,我会努力控制我的不满情绪,我向主祈祷,然後我就觉得好多了。

 

A: 但是你是从来没有见过真主。

: 我觉得主与我同在,我们相信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传递着主的指示。

 

A: 你也没有见过穆罕默德,你只是通过他的教导来认识他的,是吗?

: 当我心里有什麽愿望时,我虔诚的向主祈祷,颂读可兰经,我的愿望就常常可以实现。

 

A: 只是念经祈祷就会如愿吗?

: 祈祷後大都能如愿的。

 

A: 是不是每一个祈祷的人都能够如愿以偿?

: 那还要看他的命运好不好,有的人勤力工作,可是很贫穷;但有一些人,几乎没做多少事情,却拥有很多的财富,我们认为这都是命里註定的。

 

A: 那就令人难於理解,穷人即使也不断的祈祷,可是他却得不到他所祈求的。

: 那是他的命运不好。

 

A: 不管是贫穷或是富有,幸福或痛苦,都应该相信这是主的意旨吗?

: 我们相信古德说的,生命是一场考验,我们此一生的际遇将指引我们到下一世的境界。

 

A: 有见过这个情形吗,就是有一些穷人的日子过得很快乐,而有一些富翁却生活得很痛苦,什麽是贫穷或富有的原因?

: 真的是有一些富翁很痛苦,也有一些穷人很快乐,因为他的心很富足,不重视那些属於身外物的财富。

 

A: 那麽快乐的主赐的,还是自己本身的?你能不能为你自己制造快乐的心情?

: 我可以为自己製造欢乐。

 

A: 这麽说,穷人如果知道如何使自己快乐,他也可以过着愉快的生活。每个人都能够依照自己的意愿制造欢乐,那么幸福的生活与欢乐的感觉也不是主所赐给的。如果不信真主,会有幸福吗?

: 我认为不信真主的人是最糟糕的人,我曾经见到一些不尊重主的遊客,真不能想像怎么会这样。

 

A: 不信主的人也同样的有快乐、有痛苦,不是吗?相信主和不相信主的人的生命都一样,同样的有生有死。

: 不信主,那死后他要埋葬在哪里?

 

A: 那个你就不用担心,如果他死了,要把他拿去埋掉或是烧掉,他都不理了。

: 那他的灵魂怎麽办?灵魂没有死。

 

A: 你可以解释有生命的人,他的灵魂是怎麽一回事吗?

: 我们认为灵魂在身体里面,人死了,灵魂就会离开肉体。

 

A: 我们睡去时,灵魂在哪里?

: 我也不知道。

 

A: 只是睡去了,灵魂还在吗?因为人还没死。

: 我想灵魂应该还在。

 

A:我们每个人都有灵魂, 现在我们在看,灵魂也在看吗?

: 那是一定的。

 

A: 你的意思是,睡的时候灵魂还在,醒起来看见的时候,灵魂就看见。是吗?

: 是的。

 

A: 那么,听的时候,灵魂也听见,对不对?

: 不错。

 

A: 那么,灵魂在一天里有很多要起的作用,要看、要听,还要闻气味,尝味道,灵魂还要感觉身体接触到的冷热软硬等各种感觉。我相信灵魂也要睡觉的。

: 那做梦呢,是怎么一回事?你相信梦境吗?

 

A: 每个人都有梦,而我相信是灵魂在做梦,不是肉体在做梦。

: 我相信梦境的事,我曾做过一些梦,后来那些梦里的事情都真的发生。

 

A: 因为都是灵魂在知觉,那你所说的是“我”在知道,应该是灵魂在知道才正确。也就是说,所谓的“我”,有身体有灵魂,也可以说是身体和心灵,是灵魂在睡,灵魂在做梦,灵魂在喜欢不喜欢,灵魂在感到舒适不舒适,那我明白你所说的灵魂的意思了。灵魂不同於肉体,肉体不会想,是灵魂在想,灵魂在感觉。那麽你有几个灵魂?

: 我只有一个灵魂。

 

A:看见景色不同於听到声音,看见和听见不是在同一时间内发生,它们所体验到的也是不同的对象,看见有看见的对象,听见也有听见的对象。

: 您说的意思很玄奥,超出了我的理解能力。

 

A:我认为了解这些正在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对我们有很大的益处,因为这些都是一些我们在经过认真的思考后,就可以理解的事物真相。假如谈的是一些我们无法知晓的事物,那就是仍旧在黑暗中。如果对一切真正存在,而又直接展现在当下的事物有正确的体会,知道它们的特征和性质,就好像在黑暗中见到曙光,更能激励起继续研讨生命的真相的信心。

几乎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就是始终有一个“我”的存在,在看的时候,是“我在看”,听的时候是“我在听”,这个身体是“我的”。而实际上刚才看的、刚才听的,其实上都已经不存在,一切都早已经消逝,正如那在燃烧着的蜡烛,现在的烛光,已经不是刚才的烛光,刚才的烛光已经灭去,但是我们觉得烛光始终都还在。

即使是我们自己,虽然现在的身体,和刚才的身体看起来没有什么差别,但所有的细胞确实也都在迅速的生灭,否则我们不能看到身体的改变。

 

: 作为一个虔诚的伊斯兰教徒,我认为幸福美好的生活,一些礼仪,如礼拜、戒斋、诵念古兰经都是应该的,有钱的人也应该每年都捐献救济穷人。

A: 如果我们没有培养出正确的人生观,对人生没有正确的理解,就不可能拥有真正安宁幸福的心态。和愚昧相反的是有正见的智慧,智慧的价值远远超过世间任何的财富,真正能辅助人生的是智慧,智慧是可以培育增长的。

: 我同意你这个看法。

 

A: 智慧能对眼前事物的真相有透彻的了解,明了任何事态现起的因缘规则,不论是物质状态或是心理状态,也不论是属於任何人或不属於任何人,所谓的法相都是无比迅速的现起灭去,消失去的也绝不再重现,举例说我们刚才听到的声音,已经消逝,要寻找那已经消逝的声音就绝无可能。所有称为“法相”的感觉、诸如欢愉、悲哀、苦乐等等的情绪……,都是极短暂的出现後消失,如果我们执著於这些随生随灭的法相,就是愚昧,也就是无知。

无知不明白法相无常的道理,即使是我们现在的在交谈着,各种法相也是生灭不息,任何法相的现起必定有其一定生起的因缘条件,没有人能够改变或控制法相的生灭。譬如看见景象,必须有外在景色,要有眼睛的神经,还要有认知景象的心,假如缺少任何一种条件,所谓的看见景色,就不会产生。听见也一样,必须要有声音,有耳神经,和认知的心,才能听见声音。假如明白发生在我们生命中的种种事故,都是有一定的因缘关系,就能较有理智的处理一些生活中的问题。

具足了怎样的因缘条件,就有怎样的法相生起。譬如喜欢热的人,暖暖的气温就是使他感到舒服的因;喜欢热食的人,如果给他冰冷的,或是不合胃口的食物,就等如没有了令他欢喜的因。

可以说,我们都执著於官能上的感受,不论是眼见到的、耳听到的、还有气味、滋味,以及身体接触到的种种感受。我认为把体验这种种感知的称为“心”,应该比说是灵魂的感受更加恰当,说是灵魂,可能会使人误会,以为在我们身上真正有一种叫做灵魂的东西。而实际上,心只是一种没有实体的感知,与心是时时刻刻不停的在变幻。

可以试举一个例子,“听到”是一种心的感知,同一个声音,听在不同的人耳朵里,就有不同的感觉。其实声音只是一种高高低低的声响,声音响起後立即灭去,但听到後有的人喜欢,有的人讨厌,听的人之所以会有不同的感受,就关係到个人所累积的习性,也就是心在听到声音後,就对这个听到的声音加工造作,所以归根究底的说,是心在喜欢或不喜欢。

同样的,眼睛看到的只是眼前的景象,但看後会联想起很多事情,甚至即使没有看到东西,也可以在心里幻想到。联想和幻想也是一种法相,它们都是生起後就灭去,不是固定不变的。明白这些真相,我们就会慢慢的了解我们的生命。

 

: 我们周围有各种各样的人,我的母亲是一个很慈祥的人,她对所有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很和善、很热情。但是有的人就很兇恶、很自私,为了本身的利益不惜伤害别人,这好像是人的性格是与生皆来的,您对这要怎麽解释?

A:人的性格不同,每个人都有善与不善的心,善人也不可能任何时间都保持着善心善念。仁慈与宽容就是善的法相,而兇暴憎恨忧虑等都是不善的法相,每个人都有会生起善念和恶念的因缘关系。我们平时是善的心念出现得多,还是不善的心念出现得多,就基於各人的累积,有的人累积的善念多,在同样的环境下,就比累积恶念的人更容易生起善念。所以,人在同一个状况下,会产生不同的反应,如果我们希望自己是一个有道德的人,就必须培养良好的习性,比如想做一个好厨师,就必须时时动手勤练,就一定会成为一个有精良厨艺的好厨师。

 

:可是有的人就是不想做一个好人,他们都对好事不关心。

A: 你可以让他知道做一个好人的好处呀,让他感觉到他对别人好,别人也就对他好,那他会很愉快。我认为每个人都希望得到幸福的果报,但是任何果报都有着出现那个果报的因,你如果能够让他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规则,那么他就会慢慢的减少累积暴戾的习性。

其实,任何宗教都只是一个名字,代表自己的信仰名称。但是不管信仰什么宗教,或是什么国家的人,生命的过程只是一个接一个、正在生灭不息的心的延续,这些生灭不息的心同样都是超越不过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和心的接触,这对於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