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汇编 (3)

: 开始聆听佛法,对什麽是法相很难理解。

: 聆听佛法,必须先听懂“名法”和“色法”的意思。佛祖把世间万物划分为有感知的“名法”,和没有知觉的“色法”两大类。“名”就是能感觉种种情绪的心和心所的总称,“色”有二十八种,包括了颜色、声音、气味、味道……等等。众多的名法和色法,都以各各不同的法相展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智慧的熏陶,必须先能分辨生活中的名法和色法,有的人选择静坐和关注自己的呼吸,但是他是否有考虑到,以这种方式,可以使到他知道在日常生活中的看见、听见、闻到等等的真实法相吗?又是否能够让他感觉到自己对颜色、声音、香味、味道等等的执著与追求呢?

对於呈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法相缺乏正确的认知智慧,就不可能消除各种妄见的烦恼。我们即不可能强制要什麽法相现起,或强制不让什麽法相生起,同样的,智慧也不是我们要它增长,它就能增长,智慧只能在不断累积正确的理解基础上,自自然然的在不知不觉中熏陶滋长的。

 

: 智慧只能通过正确的理解,在不知不觉中滋长的,那对於刚开始研习佛法的人来说,要怎样才会使他有信心继续探讨深奥的佛法教义?因为每一个开始研习佛学的人,都希望在自己在研习一段时间后,能感觉到进修的成果。

: 希望见到显著的成果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也没有一个标準。但是在逐渐理解佛法之後,会明白人生的快乐或痛苦的真正原因所在,在自己遭遇到不幸事件时,能以泰然的心态面对,在与他人的交往上也能理解他人的动机,能有更大的忍耐心、包容心。当发现自己对人对事的观点,从好的方面有所改变时,就能激励起往佛学进一步钻研的信心毅力。

 

: 我觉得您说的看见和听见,真是太普通了,没有什麽值得关注的价值。

: 如果把看见和听见当作话题来谈,就觉得那是很乏味的话题,不值得关注。但是不要忘记,这些都是在日常生活中不停生灭的法相,如果你明白各种法相生灭的因缘关係,你就会注意到自己的心起念动,会注意到看见和听见後的心理反应,那个时候,对研习佛法就有兴趣了。

 

: 我认为探讨贪婪或恼怒,欢乐或痛苦等话题,对我们会更有好处,我们应该了解烦恼的根源,老是说这些看见、听到、软硬等,是有必要的吗?

: 执著於一闪而逝的法相为真实的、实有的,是一切烦恼的根源,消除烦恼只能依靠明白一切法相真实面貌的智慧。我们应该明白“无我”的意思,也就是说没有一个“我”在看,没有一个“我”在听,没有一个“我”在感受痛苦或欢乐,只有各种法相,缘聚而生,缘尽而逝的不停生灭。只有明白一切法相是虚幻的真理,才能逐渐松开我执与物执的桎梏。

 

:我在欣赏喜爱的东西,听见动听的音乐时,都享受到生活中的情趣,那是自自然然的,也没有感觉得有一个我正在欣赏、正在听音乐。我不明白,为什麽在看见或听见的时候,要想到消除我执的问题。

: 我们不能说在听见或看见的时候,都有我执的邪见。但是我执是根深蒂固的潜伏在我们的心底,即使在平时没有表现出来,但潜意识中,我们是牢牢的认为有一个“我”的存在。

我们一直来都很在意自心的感觉,但是我们心里的感觉,只是一种称为名法的心和心所的作用。而我们认为是“我”的这个肉体,也只是各种色法的组合,名法和色法都是随生随灭。

错误的见解带来错误的行动,累积了就成为种种恶习。只有正见能消除邪见,我们必须先能分辨出什麽是正见,什麽是邪见,才能慢慢减轻对物慾的响往和追求,因此有必要培育正见的智慧,即认识日常生活中与我们牢不可分的看见、听到等的法相,它们并不是固有而存在的,而是随生随灭,也即是无常、无我。

在研习佛法一段时间後,我们会发现,在看见或听见之後,常常随之而来的是各种不善的心,对於喜爱的物慾享受,就会无止境的追求,为追求更多的物慾享受而患得患失。培育正见的智慧,能使我们觉知那随生随灭的心念。

 

:虽然按照经义上的说法,眼看到的只是“色”,眼睛看到“色”之後,经过心的造作,就呈现为各种各样的东西,如人物、汽车、房子等等的概念。我觉得要把眼看到的色,和心里想到的景象分开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当一眼看到人物景象的时候,心里马上就知道那是什麽人物景象。

: 要真正的明瞭“看”的真相,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在经典中有阐释究竟法和概念法两种不同的法:看的心是真有的,心仅是体验显现在眼前的东西,是究竟法。而把这些呈现在眼前的,认为是一个有人物风景、五花八门的世界,则只是一个概念,称为概念法,这也就是真实与虚幻的分别,在成为概念的时候,已经超过了看的究竟实相了。虽然在实际上我们都还没有能分辨出究竟法和概念法的智慧,但是在理论上,我们应该知道哪一个阶段是真实究竟,哪一个阶段只是想像的概念,明白看的一刹那的心不同於在想的心,就会逐渐减轻妄见。

 

: 既然真实究竟和想像概念不同,那是不是不要想比较好,可以很容易就知道法相?

: 那也不行,我们应该知道想就是想,看就是看,心里的感觉就是心里的感觉,感觉热的心,和知道哪里热的心是不同的心,它们都各有不同特徵的法相,并不混淆。

 

: 知道了这些法相,就会成为一个好人吗?

: 当对诸法实相有更多的了解,对於我执的邪见就会相应的降低,能够分辨自己心里一闪而逝的念头是善念,还是恶念。知道善心或恶心的生起,都有一定的因缘关系,不是由我所能控制,知道这些道理,自然会渐渐以平常心来面对生活中的得失纠纷,对人对己都有好处。

 

: 相信不是有一个“我”在控制,不会使人倾向於一切委之命运吗?

: 对佛法有正知正见,觉悟到能分辨各种法相的智慧的难得可贵,就有信心精进研习,智慧也会在无形中育孕增长。视野开阔,相信因果规则,就不会有一切是命中注定的想法。

 

: 我们可能在今生今世都不可能领悟到,所谓的真实法相的展现,因此需要很坚强的毅力信心,才能激励自己往学佛的道路上前进,我们又怎样才能肯定,我们一路走来的路已经是正道了?

: 我们不一定要在领悟了诸法实相的真理後,才来建立信心。所有的善心都有美好的心所伴随而生,譬如我们正在助人的心、正在研习佛法的心等,其中都有信心的美心所。我们不可能要求了解实相的智慧能很快的出现,但在做一些善事,或研习佛法、体验佛法的时候,我们都可以感觉到信心是一种美好的法相,就会乐意的、有毅力的去做,没有必要去祈求能够很快的觉知各种法相,而实际上也是不可能的。

对法相有所理解的时候,会明白法相是无所不在,像看见、感觉,或贪婪等等的法相,各有各的特徵,各有各的作用,法相的特徵或作用都是不能改变的。

看是一种法相,不管是对於任何人,也不管是用什麽语言来称呼它,或者干脆不用什麽语言,看就是看,但是我们的心在“看”之後,在心里造作了很多不同的概念,我们把这些心造作出来的各种各样概念当成是实有的,然後深深的执著於这些概念。

研习佛法,并不会使我们很快就分别出事物的究竟实相和想像概念,我们依然还是深深贪恋著各种官能上的享受,但是知道究竟法和概念法的不同,会使我们逐渐减轻对一切精神与物质的沉迷执著。

 

: 即使明白各种法相的显现是无常性,生起後就灭去,但是我们还是执著於我们的慾望,对於慾望的追求,似乎并不能松懈。

: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追求五个官能上的享受,以及重视心里的感觉,沦为欲望的奴隶。唯有正念和智慧才能让我们挣脱欲望烦恼的桎梏,虽然挣脱也只是极短的时间,但如果细心的话,也可以体验到其时心灵的轻松自由。

 

: 什麽是佛教的末法时代?

: 当佛教徒不再关心研习佛法,不再关心智慧的熏陶的时代。

 

: 我认为佛教徒不再关心研习佛法,那是因为智慧的熏陶是很困难的,与很难看到效果,对吗?

: 儘管很难感觉到智慧的增长,但是也不是不可行。我们可以随时随地的训练自己的心志,不管是在工作时,还是在休閒时,也不限定必须在什麽地方。虽然有时候我们会发现自己心不在焉,忘了训练自己,可是我们还可以重新来过。

只要持之有恒,有信心、有毅力,就一定有成就。有一个很生动的比喻,就是厨师手里的刀柄。厨师每天握著刀柄的时候,刀柄都是原来的样子,但是日子久了,刀柄也会消损。刀柄是什麽时候开始消损的呢?外表上是看不出来,那是在厨师每天都握著刀柄的时候,刀柄就正在消损了。研习佛学也一样,不觉得自己有什麽进展,但是在一段日子之後,会发现自己对佛法的体会,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 在工作时碰到一些困难,会使人感到焦躁,没有心情体会,那又该如何?

: 在工作忙碌,或悠閒时的状态,和体验心念并没有什麽关系,实际上,不论是在工作忙碌,或是休閒消遣的时候,都同样会有一些让人操心的事。我们的问题的根源,来自我们的贪婪、瞋恚,与无明,这些烦恼的出现,和我们的有没有工作,或是处於什麽地方没有直接的关係,除非是能慢慢培育出认知诸法实相的时候,各种令人烦恼的问题才能逐渐的减少。

 

: 我有时会因为不能使自己的心安定下来而烦恼,也希望正念能出现。现在我明白智慧的增长,并不是我们自己强求便能得到,那麽我又该怎样压抑这颗在祈求智慧增长的心?

: 既然已经明白智慧不是靠强求便可得到,就会慢慢的以一种平常心,顺其自然的观察自己的心起念动,不会在研习佛法的过程中操之过急。

领悟佛法,只能来自阅读经典,思考,与参加佛学讲座的交流,了解展示於当下的法相。当我们知道智慧与定力也都是无常、无我,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想要有智慧就能有智慧,想要有定力就能有定力的随心所欲,明白了这点,我们就会不轻易言弃,有决心锲而不捨的继续研习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