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阿毗達摩 (5)

嗔(dosa)的特质

当我们对别人生气的时候,我们是在用我们的愤怒伤害我们自己。佛陀指出了愤怒的负面不利影响。我们在经典里面读到,关於一个人恶意的诅咒他的对手,而这诅咒其实是降临在自己身上:

… 比丘,有这么一个例子,有一个人诅咒他的对手: “希望他是醜陋的”,为什么呢?比丘,一个人不喜欢他的对手是英俊的。比丘,这么样的一个人,因为愤怒,被愤怒气昏了,被愤怒击倒了。不管他的出生是多么的好,仪容整理得多么整齐,衣服的质料是多么的好,即使这样他也是醜陋的。他被愤怒气昏了,比丘,这是第一个状况,因为敌对带来了这样子的愤怒。

另外,有这么一个例子,有一个人诅咒他的对手: “希望他睡得的不好”,为什么呢? 比丘,一个人不喜欢他的对手睡得好。比丘,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愤怒,被愤怒气昏了,被愤怒击倒了。即使他躺在一个铺了很柔软的垫子的沙发上,盖著一条白色的绣满了花的羊毛毯子,也铺了一个羚羊皮的地毯,沙发有红色的柔软垫子在两边,即使他有这么样的舒适的东西,他躺著不会舒服,他被愤怒气昏了。比丘,是第二个状况。

接着,我们读到其他的不幸的恶意诅咒,发生在一个非常愤怒的人身上。我们读到,一个愤怒人可能会希望他的对手是不顺利的,没有财富也名声不好。接着我们又读到,一个人诅咒他的竞争对手是没有朋友的,这些都会发生在一个非常愤怒的人身上。经典里面写着:

比丘,这样子的一个人,因为愤怒,不管是什麽样的朋友、亲属,有多亲近的关係,他们会试着远离他、避开他,因为他已经被愤怒气昏了…

这个人也可能会希望他的竞争对手有一个不快乐的下一世,这是会发生在一个愤怒的人身上。我们在经典里面也读到:

比丘,这样的一个人在愤怒中… 他的行动,言语,意念是不当的、不善的;如此地活着、如此地说话、如此地思考,在他的身体败坏(死後)的时候,他会再出生在一个很不快乐的地方,恶意的地方,在地狱中…

我们希望活在一个和谐的世界,国家和国家彼此是一体的,我们对於别人的暴力行为会觉得被干扰。我们应该去思考,在人们之间不和谐的时候,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是汙染杂质,因为我们累积的污染杂质才是真正的原因。当我们不高兴的时候,觉得别人或是不愉快的情况是我们有嗔恨的原因;然而我们自己累积的憎恨,才是嗔恨一直升起的真正原因。如果我们希望有比较少的嗔恨,我们应该要学着去了解嗔恨是什么。
嗔恨(或是巴利文dosa)有许多程度,它可能很轻微,或它可能很粗暴。比如像愤怒,当它很粗暴的时候,我们可以认出来这是dosa,但是当它比较细微的时候,我们认得出来吗?经由阿毗达摩的研读,我们学着知道更多关於dosa的特色:dosa是一个不善的心所,它只会跟着不善心升起。dosa是一个不善的心所,它是一个不善的“根”,巴利文叫做akusala hetu,升起dosa的心叫做嗔根心。嗔恨的特质和和贪爱的特质是不同的,当有贪爱伴随的时候,这个心(citta)喜欢那个时刻正在经验的对象,然而当是嗔恨伴随的时候,这个心(citta)会对它经验的对象是有嗔恨的、或想要攻击的。当我们生气或是对别人说出不如意的话时候,我们可以认出来有dosa,但是当我们对某件事情感到害怕的时候,也是有嗔恨的,这个时候是对这一个害怕的对象感到嗔恨。在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感到害怕的,我们害怕未来、疾病、意外、死亡,我们找很多方式想要去对治不安,但唯一的方法就是「建立智慧」,最后能够根除这个根深蒂固的dosa。

嗔恨的原因是贪爱: 我们并不希望失去我们亲爱的人或东西,当它真的发生的时候,我们是伤心的。伤心也是dosa,它是不善的。如果我们不知道事情真正的真相,我们会相信人和东西是持续的,然而人和东西只是升起,又立刻灭去的现象。下一刻已经改变了。如果我们看出事情本来的样子,我们就不会被伤心击倒。对已经发生的事情感到悲伤,是没有意义、没有帮助的。

经典里我们读到,有一个国王的皇后叫Ubbiri,她的女儿Jiva死掉了,她非常地伤心。每天皇后都会到坟场去,有天她遇到佛陀的时候,佛陀告诉她,在她的累世已经在那个坟场埋过八万四千个她的女儿了。佛陀对皇后Ubbiri说:

喔,Ubbiri,在树林里哭泣;哭喊著:“Jiva,我亲爱的女儿。”
清醒吧!看,在这个火葬场里,
过去也叫做Jiva的妳的女儿,有几千个埋在这里。
妳现在叫的是哪一个呢?
在Ubbiri思考了佛陀对她传的佛法之後,她建立了内观的智慧,看清楚了实相本来的样子,她最後达到了阿罗汉。

还有一些其他的不善的心所,也会跟着嗔根心升起。後悔或是担心(巴利文叫做Kukkucca),它是个不善的心所,它可以跟着嗔恨心升起: 在我们后悔做了坏事,或是什么好的、应该做的事情我们没有去做。当有后悔的时候,我们是在思考已经过去的事,而不是去了解这一刻的实相。当我们已经做了一些不对的事情的时候,对它产生嗔恨是没有帮助、没有用的。

忌妒(issa)是另一个不善的心所,也可以跟着嗔根心一起升起。当我们不喜欢别人享受一些事情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有忌妒,在那一刻心并不喜欢它所经验的对象。我们应该知道我们是不是经常有忌妒心升起,即使是非常地轻微;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我们是不是真的关爱某个人,或者其实我们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只是想着我们自己。

小气(Macchariya)是另外一个不善的心所,它也是跟着嗔根心一起升起。当我们小气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有嗔恨的。在那一刻我们并不喜欢别人来分享我们的好东西。

嗔恨升起的时候永远是伴随不愉快的感受。大部分的人并不喜欢dosa,因为他们不喜欢不愉快的感受。当我们对实相建立更多的了解时,我们会想要根除dosa,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喜欢不愉快的感受,而是知道这个不善瞋恨的危险。

因为六根的经验,dosa可能升起,比如说:我们看到不愉快的情境,听到刺耳的声音,闻到臭的气味,吃到噁心的食物,经验不愉快的碰触,还有想到一些不如意的事。当有一个不自在、轻微的不舒服的感觉,不管它多麽地细微,那就是有dosa的一个证据,那就是有嗔恨的升起。比如说:当温度太热或太冷。每当有一个很细微的不愉快的感受时,嗔恨可能升起,即使它只是很小的程度。

当有适当条件的时候,嗔恨就会升起。只要对感官愉悦的贪爱还在,那它就会继续升起。每个人都想要经验愉快的事情,一旦没有、或是失去了,或是没有得到,嗔恨就会升起。

另外一个嗔恨生起的条件是对法(真相)的无知。如果我们不知道因果、业报、业力,嗔恨可能就很容易因为不愉快的经验而升起,所以它就被累积起来,很容易再出现。因为果报心在感官根门经验到的不愉快是过去的不善业造成的,比如说:当有人对我们说令我们不愉快的话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对那个人生气,但是听过或者思考过、接受佛法的人知道,听到不愉快的声音是一个不善的果报,真正的原因不是那个人造成的,而是过去的不善业的结果。果报心只是一刻,立刻就灭去了,它并不会持续。我们是不是总是倾向去一直想著这个不愉快的经验?如果对这一刻有更多的觉察,我们就比较不会去一直陷在思考,带著嗔恨去想著刚刚不愉快的事情。

当我们研读阿毘达磨的时候,我们学到有两类的嗔根心,一种是不需要怂恿,一种是被怂恿。当嗔恨被怂恿的时候,譬如说:一个人被提醒刚刚某人的行为其实是不被认同的,那他听了之後可能就会变得生气起来。嗔根心永远都是伴随不愉快的感受,所以这两类嗔根心是:

1. 伴随不愉快的感受,有嗔恨,不必被怂恿。
2. 伴随不愉快的感受,有嗔恨,被怂恿。

如同我们讨论过的,有很多程度的嗔恨,可能是粗重的、或细微的。当嗔恨是粗重的时候,它会透过「身、语、意」而有不善的业行。有两种不善的业行是透过身体来执行的:杀生还有偷盗;如果我们希望这个世界不要有那么多的暴力,我们应该就试着不要去杀害、杀生,我们去杀生的时候,我们在累积非常大量的嗔恨。一个出家人的生活,应该是一个无暴力的一种生活,他不应该去伤害任何活着的生物,然而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像一个出家众这样活着。汙染杂质也是anatta(无我、非我),它们升起是因为因缘条件。佛陀传法的目的不是要去写下一堆规则来禁止做这个或做那个,而是要去帮助人们建立智慧来根除污染杂质。在家众也是有所谓的戒律,但是它应该被视为一种训练,而不是严格的戒律教条。

关於偷窃,它可以是贪根心或嗔根心。如果是企图伤害某人,它是嗔根心,破坏别人的财物可算是这种不善的业行。

有四种不善的业行也可以带着嗔根心,透过语言来执行完成:说谎、毁谤、恶口、无意义的交谈。说谎、毁谤和无意义的交谈可能是贪根心或嗔根心造成。比如说: 毁谤,当有意图要去伤害别人的名声,或让他被别人瞧不起,这是嗔根心。很多人都认为应该避免使用武器,但是大部分人都忘了舌头也可以是一个武器,一个可以非常严重地去伤害的武器。邪恶的论述会对这个世界带来很大的伤害,让人们之间不和睦地相处,当我们在说一些邪恶的事情的时候,我们是在伤害我们自己;因为在那样的时刻,不善的业力正在累积,它有能力在未来带来不善的果报。

在经典里面读到,曾经有一位比丘,在佛陀面前说了佛陀的两大弟子舍利弗(Sariputta)和目犍连(Mogallana)的坏话。他说,他们两个人有邪恶的欲望。佛陀有三次叫他不要这样说。在他离开的时候,他全身开始长满水泡,越来越大,最后破掉喷出脓血。他死掉后马上在地狱里面再出生。之后佛陀对其他的比丘讲起这件事情,他说:

很确定的,当一个人出生的时候,他的嘴巴里也有一根斧头出生;一个傻瓜拿那个斧头来砍他自己。

那些去奉承应该被谴责的,去谴责应该被赞扬的,这样的人一直由他的嘴巴累积邪恶。因为这样子的邪恶,他不会找到快乐。

心里企图要去伤害别人,这是经由瞋恨的意图(不是行为),造成不善的业行。

人们常常谈论暴力,还有怎么去治疗暴力的方法。但是我们之中,有谁可以说他是不会有嗔恨心的呢?谁可以说他永远都不会杀生呢?我们不知道我们已经累积了多少嗔恨,当条件出现的时候,我们或许会犯下一个暴力的行为,而且我们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们居然会这么做!当我们了解dosa是多麽地丑陋,而且它会带来什么样的行为的时候,我们会看到危险,会想要根除它。

在做善事的时候,我们并不能根除嗔恨,但是至少在那些时刻,我们并没有累积更多的嗔恨。佛陀鼓励人们去培养慈爱心,我们在《慈经》里面读到:

一个善於行善的人应该如此作,以便获得内心的寂静与安祥;他应该培养以下的特质,那就是:
能干、坦诚 (诚实)、正直 (公正)、说话柔和、和蔼而不傲慢、知足、生活简单、俗务少、节俭、收摄六根、处事谨慎、谦虚、不依恋俗家。即使是最小的过错,他也不应该犯,以免将来受到贤者的谴责。
他应当常常观想 (禅思) 并散发 (释放) 慈心:
『愿一切众生获得幸福与安乐,愿一切众生,常生喜乐。』
『凡所有生命者,不论是弱的或是强的、高的或壮的、中等或矮小、粗的或细的、看的见或看不见的,远的或近的、已经出生或还未出生的,愿一切众生,常生喜乐。』
『愿他们不互相欺凌,不互相轻视,不用身、语、意激怒对方,不盼望对方受苦。』
『就像母亲用生命保护自己唯一的儿子一般,同样的,对於一切众生,散发无量 (无可限量) 的慈心,对整个世界,也散发无量的慈心,无论是上下四方 (上下东西南北),没有阻碍,没有仇恨或敌意。』
不论是走路、站着、坐下或是躺着(行住坐卧)都不昏沉,他努力地培养这安住於慈心的觉知 (清醒了知、念念分明),这就是所谓的「梵住」。
远离邪见,具备戒德与智慧,从所有的感官欲乐当中解脱出来,他必定不再受生於任何胎中。

佛陀教导我们不要对让我们不开心的人生气,他对比丘说:

那些在心里面这样子咒骂的人: 那个人侮辱了我、伤害了我,对我坏到极点,剥夺了我的财产!。这样子愤怒不会平息。

那些不在心里如此咒骂的人: 那个人侮辱了我、我伤害了我,对我坏到极点,剥夺了我的财务!。这样愤怒平息了。

不是因为愤怒,所以愤怒的心情可以平息。
只有「不愤怒」,愤怒的心情才能平息。
这是永恒不变的法则。

(书里面讨论,关於没有愤怒才能止息愤怒。可是当别人对我们侮辱、或对我们很坏的时候,愤怒起来了;我们可以让愤怒不要升起吗?这里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因为如果没有记住「法」是不受控制的、是因缘和合的,读了这段会认为,佛陀叫我们不要生气,别人骂我也不要生气,可是生气的时候是不可能控制它的。

佛陀描述的是一个法则,生气的时候,生气是不可能停止生气的状态,只有不生气才能停止它。他在描述一个不变的法则,可是我们很容易会变成:「应该控制」不要生气。

但是,这里不是要去鼓励:「我生气啦,不受控制,我就继续气啊,继续骂你。我报复你啊!」并不是要鼓励这个喔,并不是这个意思。那个又进到情境故事里了,重点是Ajhan Sujin老师一直在提醒我们的是:佛陀要我们了解这一刻的实相,什麽是真的,所有的法都是anatta。其实在佛陀的第二部经就讲得非常清楚了,它是不受控制的;所以有愤怒升起的时候,并没有一个我可以让它不要去升起,那个反而会更严重,反而是邪见更严重了。)

有时候似乎是不可能用慈爱取代瞋恨。比如有人对我们很坏,我们感到很不开心而且一直想着我们的不幸。只要瞋恨还没有根除,瞋恨就会有条件再次升起。
嗔恨只能一步一步地慢慢根除。即使是第一果的圣人,嗔恨也还没有完全地根除;甚至是第二果,嗔恨还是存在(微弱);只有到第三果的时候,嗔恨才会完全根除,第三果的圣人不再有任何的恶意了。

我们还没有根除嗔恨,但是当嗔恨升起的时候,我们可以觉知、察觉它的特色;所以我们可以知道,它是名法的一种,它升起是因为适当条件。当嗔恨升起,没有觉察、觉知到的时候,嗔恨、愤怒似乎是一直持续的,而且我们把它当成是我的。透过对名法和色法的觉知,我们会逐渐了解到,各种名法和色法的不同的特质。没有一个会持续。而且我们能够了解嗔恨的特色,它只是一个名法,它不是我,它不是我的,嗔恨是anatta。

当对实相有比较清楚的了解,那我们就比较不会一直沉浸在那些不愉快的经验里面,因为它只是一个名法,一个不持续的名法。我们会更注意现在这一个时刻,而不是去想着过去和未来。我们也比较不会去告诉别人,关於我们自己不愉快的事情。因为那可能成为我们,还有别人,累积更多嗔恨的一个条件。当别人对我们生气的时候,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了解,他或许是累了、或是觉得不舒服。那些对待我们很坏的人,其实是需要慈爱悲悯的,因为他们是非常地不快乐。对实相的正确了解和智慧,会帮助我们有慈爱和悲悯,而不是去回应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