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阿毗达摩 (2)

贪爱的特色

心﹝Citta﹞有很多不同的类型,他们可以被分类为: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唯作心。这些不同的心在一天中都会生起,然而我们对他们知道的那麽少。大部分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心是善心、不善心、果报心、或是唯作心,如果我们学着去辨别我们的心,我们会对於我们自己还有别人,有更多的了解,我们会有更多的悲悯还有慈爱来对待别人,即使当他们以我们不同意的方式在行动。我们并不喜欢别人的不善心,我们觉得当他人小气、说话粗鲁的时候,是很不愉快的。然而我们自己知道在那个时候,我们自己也可能生起不善心吗?当我们不喜欢别人粗鲁的言语,我们自己在那一刻或许也有生起瞋恨的不善心;与其去注意别人的不善心,我们应该去觉察自己的不善心,如果没有去研读、了解阿毗达摩﹝Abhidhamma﹞对实相解释的细节,我们可能不会知道什麽是不善,可能会把不善当成是善的,之後不知觉得一直累积不善。如果我们知道更多类型的心,我们就可以看到是哪一类型的心比较常生起,是善心、还是不善心呢?我们会因此更了解我们自己的习性。

我们应该了解善﹝Kusala﹞、不善﹝Akusala﹞的差异,在经典里面的注释,Kusala的意思是健康的、没有缺陷的、有技巧的、对快乐的结果是有建设的。当我们有佈施、守戒、心智的建立成长、这个时候心是善的,Kusala。所有不同类型的善心,例如:感激别人的善心、去帮助别人、有礼貌、表示尊敬、守戒、研读佛法、分享佛法、修习Samatha﹝奢摩他,定﹞、内观,这些都是在这三大类:Dāna、Sīla、Bhāvanā ,也就是佈施、守戒、心智的成长。

Kusala善是有建设性的,每一个良善的行为会带来愉快的结果。那什麽是Akusala呢?Akusala就是A – Kusala,“不是”Kusala,有如朋友的对立面是敌人,贪爱的对立面是捨离。所以Akusala是Kusala的对立。不善的行为会带来不快乐的结果,没有人会希望去经验不愉快的结果,但是大部分的人对於什麽原因会带来什麽样的结果是无知的,他们并没有了解,当这个心是不善的时候,会带来不快乐的结果,而且当他在做不善的行为时,通常是没有注意到。

当我们研读阿比达摩的时候,我们学到不善心分为三类:贪根心、瞋根心、痴根心。无明﹝痴﹞伴随每一个不善心一起生起。不善心如果是贪根心,这个不善心会有两个根:无明、贪爱。这个心被称为贪根心﹝lobha-mūla-citta﹞,lobha是贪,mūla是根,citta是心,这里强调根,是很明显的贪爱会越来越深。
不善心如果是瞋恨心,也是有两个根:无明、瞋恨,他们被称为瞋根心﹝dosa-mūla-citt﹞。不善心如果只有无明的伴随呢?那就只有单纯的一个根:
无明。这三类的不善心,包括其他不同形式的不善心,我们可以看到有非常多种多样的心。

现在我们先来谈贪爱的心。贪爱是一个心所,他是一个实相,因此他可以被经验。在清净道论里面,贪爱是执取或是依恋。贪爱是如此被定义的:

贪爱的特色是去抓住一个对象,就像用网子去网住鸟,或是抓猴子。他的功能就是黏附上去,就像一块肉放在很烫的铁锅上。他表现出来的是不放弃,有如黑色的染料染在布上。他最接近的原因,是看到可以带来享乐的对象,这个对象会带来一个束缚。就像一条慾望之河流涨潮一般,越来越强,他应该被视为把众生带到损失、有坏处的状态中,彷彿快速的河流流向大海一样。

Lobha有时翻译成贪婪、渴望,因为有不同程度的lobha,他可以被翻译成很多不同的词。Lobha可以是粗重的、中等的、细微的。当他非常明显的时候,大部分的人都可以认出贪爱。但当他是较轻微的程度时,就不是如此了。比如,当我们想要吃很多美味的食物,或喝酒、抽菸上瘾了,我们可以注意到贪爱。我们对於我们所亲爱的人的执取,当我们失去他们的时候,因此而非常受苦,可以看到贪爱带来的忧伤、眼泪。有时贪爱是十分明显的,但有非常多程度的贪爱,因此不觉得有着贪爱。Citta﹝心﹞生灭非常快速,我们可能没有注意到,在六个根门过程的时候,就已经有贪爱正在发生,尤其是这个贪爱没有很强烈,有如情慾般的明显。每次有愉快的色尘、声音、气味、味道、有形的物体,贪爱都非常可能会生起,事实是一天之中,贪爱时常生起。

当有因缘条件时,贪爱就会生起,他是不受控制的,在很多的经典内,佛陀提到了贪爱,指出了他的危险,还有克服他。有一次佛陀对著比丘说:

「比丘,什麽是感官愉悦的满足呢?这五样,是感官愉悦的五条线。哪五个呢?能够被眼识经验的色尘,合意的、愉快的、喜欢的、魅惑的、与感官享乐有关的、诱人的。可以被耳识经验的声音,被鼻识经验的气味,被舌识经验的味道,被身识经验的有形物体。如果是合意的、愉快的、喜欢的、魅惑的、与感官享乐有关的、诱人的。比丘,这些是感官享乐的五条线。不管是什麽的愉快,什麽样的快乐,因为这五条感官愉悦的线所成的结果,就是感官愉悦的满足。」

这些感官愉悦的满足,并不是真的快乐,那些不知道佛陀教导的人,或许会以为贪爱是健康的,特别是当他和愉悦的感受一起生起时。他们或许不会知道贪爱、慈爱的差别,两者都可以是伴随愉快的感受。然而,心生起愉快的感受不一定是是善心,当我们学着分别知道更多善心、不善心,就更能够去注意到他们的特色。我们会注意到这个感受,是跟着贪爱的心生起的,他和跟着善心生起的愉快感受是不同的。

感受是一个心所,他跟每一个Citta一起生起,当Citta是善的时候,感受也是善的,当Citta是不善的,感受也是不善的。或许我们能够分辨知道,当我们贪爱一个色尘或声音时的愉快感受,以及我们是慷慨的时候所生起的愉悦感受,他们两者之间的不同

佛陀指出,贪爱带来悲伤。

当我们失去亲近的人或喜欢的东西,我们会感到悲伤。当我们执着於一个愉快的生活,很可能会对生活困难的时候,感到厌恶、憎恨,或者当事情并没有照着我们希望的样子实现发生。我们在经典里面读到,佛陀对比丘提到感官享乐的危险。

「比丘,什麽是感官享乐的危险呢?有这麽一个例子,比丘,一位年轻人靠着手工艺来赚钱,他在寒冷中、在炎热中、被蚊蟲叮咬、在狂风烈日、可怕怪异的事、非常饥饿、口渴。比丘们,这些是追求满足感官享乐的危险。」

「比丘,如果这位年轻人,如此的努力、认真赚钱,但是如果他想要的并没有真的来到他的手上,他忧伤、忧愁、悲泣、搥胸哭喊,他幻想破灭,他想着:『我的努力是没有用的,我的认真是没有好的果报、果实的。』比丘,这些也是感官享乐带来的危险。」

「比丘,还有当感官享乐是原因的时候… 国王和国王争执、贵族和贵族争执、婆罗门和婆罗门争执、在家众和在家众争执、母亲和儿子争执、儿子和母亲争执、父亲和儿子争执、儿子也和父亲争执、哥哥和弟弟争执、兄弟和姊妹争执、姊妹和兄弟争执、朋友之间也彼此争执。那些进入了争执、争吵、辩论、攻击,用他们的手或石头、棍子、武器攻击彼此,这些所受的苦,有如临死的受苦。比丘们,这些也是追逐感官享乐的危险。」

我们接着读到佛陀解释物质形体的满足和危险。佛陀说:

「比丘,什麽是形体的满足呢?比丘,比如说一个贵族、婆罗门、或一般大众家中的女孩,在她15或16岁时,没有太高、太矮、太瘦、太胖、太黑、太苍白。比丘,她是在美貌与可爱的最颠峰吗?」

「是的,世尊。」
「比丘,因为美貌以及可爱所带来的愉快,就是形体、形状的满足。那麽比丘,这个形体、形状的危险就在其中吗?比丘,可以看到这个同样的女孩,经过一段时间,80或90或100岁,老了,驼背弯曲了,需要拐杖,走路颤抖,悲惨,青春逝去,牙齿脱落、头髮稀疏、皮肤皱了,独自跌跌撞撞过日子,四肢苍白无色…

…因此,比丘,可能看到这同一个女士,她的屍体被丢到坟场去,过了一天、两天、三天,肿胀、苍白、腐败。比丘,你们怎麽想? 你们认为那个之前的可爱及美貌已经消失,危险已经出现了吗?」「是的,世尊。」「比丘,所以这个也是形体、形状的危险。」

佛陀对比丘说的话,对我们而言,可能很残酷、残忍;但他是事实,是真的。我们很难接受生命他本来真正的样子,生、老、病、死。我们不愿意去想我们的身体、我们亲近人的身体,已成了屍体。我们接受出生,但我们很难接受出生之後的结果,老、病、死。我们希望可以去忽略事情的无常,我们看着镜子的时候,照顾好所谓我们的身体,认为是一个不变的,是属於我们的身体。然而,这个身体是rūpa 色法,一直在生灭,这个身体并没有一个粒子可以持续。

一个人或许会带着邪见执取这个身体,ditthi是一个心所,他可以跟着贪根心一起生起,也就是心和贪这个心所一起升起,也可以有ditthi这个心所一起(ditthi在这里指的是邪见micca ditthi,有别於正见samma ditthi)。贪心,有时不带着ditthi、有时会有。

有许多不同种类的ditthi,相信有一个灵魂存在是ditthi的一种,我们或许会执取心理现象、生理现象,带着有灵魂存在的错误看法。有些人相信灵魂存在於这一世,然後会在这一世结束之後继续存在。有些人相信,有一个灵魂存在,但这一世结束後就全部结束了。有另外一种ditthi,他相信因果法则是不存在的,业力不会带来结果。在不同国家的人,总有许多人认为有让自己洁净的方法,只要把自己泡在圣水里,或者是去祈祷,他们相信如此邪恶的行为可被洗净。他们并不知道每个行为,会带来他们自己的结果。除非智慧已经建立到可以根除这些不善,我们才能真正洁净自己。如果有人认为行为不会带来他们适当的後果,那麽可能会认为培养善心是没有用的,这样的相信,都是邪见,会带来邪恶的行为,社会的崩解。

有八种贪心,其中四种和邪见一起生起,另外四种贪心是不带着邪见生起的。关於感受,贪心可以带著愉快的感受、中性的感受,但是不会和不愉快的感受一起生起。

我们提到八种贪心里面,有四种是会带着邪见的。这四种带着邪见的贪心,有两种会伴随愉快的感受,有两种会伴随中性的感受。比如说,当有一个人认为有一个「我」存在,并且一直轮迴下去,这时候的心,可能是伴随着愉快的感受或中性的感受。同样的另外四个不带着邪见的贪心,也有两个是伴随愉快的感受,另外两个是中性的感受。这八个贪心,会有四个是愉快的感受,四个是中性的感受。

在分类贪根心的时候,还有一个区别的因素,这个贪心可能是不需要怂恿的,或是需要怂恿的。清净道论有提到:「需要被怂恿的,这时候的心,是比较停滞、缓慢的。」所以他的强度是较弱的,需要被鼓吹去做的(自己或他人)。

这八种贪心分类如下:

1. 悦俱邪见相应无行一心。
2. 悦俱邪见相应有行一心。
3. 悦俱邪见不相应无行一心。
4. 悦俱邪见不相应有行一心。
5. 捨俱邪见相应无行一心。
6. 捨俱邪见相应有行一心。
7. 捨俱邪见不相应无行一心。
8. 捨俱邪见不相应有行一心。

就像我们看到的,贪爱的心可以是不需要怂恿(无行)或需要怂恿(有行)的。例如贪爱的心伴随著邪见被怂恿影响的,在经典中有个例子: 一个贵族的儿子娶了一位太太,这个太太有邪见,因此这位先生就跟着带有邪见的人相处,逐渐的他就被影响了,他因此也带着邪见,女方的家人也感到喜悦。

如果是不带着邪见,被怂恿影响的例子:一开始没有对酒上瘾,但如果他和时常喝酒的人在一起,被怂恿喝酒,慢慢的喜欢上喝酒,这个情况他带有贪爱的心,但没有带着邪见。

贪爱的心可以伴随愉快的感受或中性的感受。贪爱的心没有邪见,带着愉悦感受的例子,比如说我们看到很漂亮的颜色、听到很舒服的声音,在这个时刻,关於刚刚经验到的实相,可能带着贪爱而不带著邪见。当我们享受漂亮的衣服、去看电影,或者是跟朋友笑着聊天,有些时刻是贪爱的享乐,但并没有邪见,当然还
是有些时刻,贪爱中带着邪见的,执取一个我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