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于心

每个人在看见、听见、闻到、尝到和身体接触到同种类的东西,但其后的喜欢不喜欢不相同感觉,就基于个人所累积的习性。所以重要的是,心是否有一切法都无我的正确认知,才能够减低外界的诱惑。

 

看见的是同一样的东西,听到的也是同一样的声音,重要的是当时心的平静。拥有庞大财产,但有很多烦恼,很多痛苦,痛苦是怎样来的,来自心制造的幻象。一切法的所以出现,是必定有致使它出现的因缘关系,佛法对此有详细的解释,什么样的因,就绝对有什么样的果。

 

任何人都不喜欢有痛苦,但是无法随心所欲的选择不要痛苦。痛苦的真正感觉,不是在于眼睛、耳朵、鼻子,和舌头。眼见了就感到生气,那是心产生的感觉,眼睛的任务只是反映景象,它并没有感觉,眼所见到的景象本身也没有所谓的喜恶。

 

或许有人反驳,碰到眼睛,眼睛会痛,身体撞上墙壁,身体也会痛等等。实际上,眼睛或身体的疼痛是因为我们有几乎遍布全身的神经,身体因有神经的分布而就有舒适和不舒适的感觉。

 

在佛学中,眼睛和全身的神经都是没有知觉的色,但是因为我们有无所不知的心,心从五官、从身体的接触外界,而制造了喜欢、不喜欢,和既不喜欢也不厌恶的情绪。也就是说,身体有舒适和不舒适的两个感受,心有喜欢、不喜欢,和既不喜欢也不厌恶的三个感受,它们也就是受蕴中的五受。

 

身体的疼痛和心里的痛苦是两回事,有时身体疼痛,可是心里并不痛苦;有时心里很痛苦,而身体却又不感到疼痛。但是身体的疼痛会成为心里痛苦的因,心里的痛苦也可能导致身体上的不适。因此可知眼睛、耳朵、鼻子、舌头和身体的作用只是在于接触外界,但依各人累积的善或恶的因缘,而生出各异的情绪感觉。

 

假如对这些真相不了解,思想感觉就受已潜在的、累积的念头所牵引;已经开始认真研习佛理者,就会对法的真相有初步的了解,慢慢了解没有所谓的我,或是我的。认识到一切法不是我所能控制,心下一个刹那要生起的感觉,没有人能够预知,重要的是应该培育认知呈现于当下一刹那的事物真相。

 

比起那些纵然已经拥有庞大的财产,但是还在不停歇的追求看、追求听……,又不断为随生随灭的看、听……而烦恼的人,逐渐累积起来的正见,使到心逐渐破除心本身所制造出来的痛苦,精神上是更加轻松愉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