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法

儘管我们认识的这个世界是由人类、动物、山林流水……等无数的东西组成,但是在究竟法中,不论大千世界是多麽的複杂,但是仅能通过我们的眼耳鼻舌身五个门户,接触到外界的一切,然後在心里产生知觉。心如果没有感知,外在的一切也不存在。

眼睛接触到的是景象,这些景象在随即生起的心念里,被理解为人物汽车房屋等等。耳朵听到的是声音,声音在随即生起的心念里,被理解成为各种各样的意思。身体所接触到的,不外是软硬、冷热和松紧,但觉知软硬、冷热和松紧是心的作用。实际上,冷热软硬、香甜苦辣等等,它们本身并没有感觉,在佛学上,它们都是没有感知的色法。

我们说看到一个人、一个物体、一行字,听到一句话、一种声音,实际上是这些颜色、声音或者物体的信息撞击到我们的眼门或耳门,紧接著在我们心里就会进行接受、加工,再通过记忆、理解、想象、推理等等,给它们进行分门别类,然後才会知道这些信息所表达的是什麽。但是因为心的生灭运作无比迅速,以致我们感觉不到心的运作,也觉察不到眼睛见到的仅是景象,所谓男人女人等等是出自心所造作的概念。

执著於一闪而逝的法相,就好象在烈日下看到远处的水气幻影,远远看去像有积水,但走近前其实又没有。我们认为一切法相是真的存在,寻根究底就是来自心的记忆,心的造作。

什麽是概念法呢?概念法在究竟意义上是不存在的,但是它们却能够作为究竟法的影像而被人们所认知。

概念是怎麽产生的呢?是由於耳识或者耳门心路过程听到了声音之後,通过随後生起的意门心路过程所领受的概念而了知它的意思、意义。

在平时的语言表达当中,我们必须借著概念法,才能形成我们可以理解、想像、推理、表达的具体东西。我们赋予这些概念法一个名字,使它们都有一个具体的符号、标记。这些符号代表著特定的物体和现象而被人们所认定、所共知,并且通过不同的语言来表达,这就形成了概念。

对於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认知方式。好比一个人,有人说他是好人,有人说他是坏人。这其实属於概念,而且我们就是生活在概念当中。如果了解了概念之后,会发现我们起烦恼的不外乎是这些概念。我们因为概念而起烦恼,所有的烦恼都是因为把概念当成真实的关係。我们生活在这些概念里,就给这些概念绑住,自己製造很多痛苦来折磨自己。

所谓的“骂”不过是一种声音,在当时一说完之後就已经不存在了,然而你的心却给它绑住了,给早已消失了的声音绑住。如果我们的心给这些概念套住了,很多烦恼、很多痛苦接著就生起了。我们平时生活在概念当中,为了概念而製造了很多的痛苦,而且因为概念又再生起概念,再製造痛苦。

无可否认,我们每个人所认识的世界,都是概念的世界,因为被愚痴蒙蔽,我们不知道生命的究竟实相。

要如何才能了解这些概念呢?只能够从研习究竟法来分析这些概念,让我们知道事实上并没有所谓的你我他,没有所谓的你我他就没有所谓的得失,放下得失就不会痛苦!

认识到任何的究竟法都没有称为“我”的东西,没有可以被执取的“我”,没有所谓的“灵魂”,这些都不存在。那个时候我们的心就能慢慢地把这些放下,不去执著。这是一个次第的、慢慢熏习、熏陶、磨练的过程。让我们从烦恼当中、从诸苦当中、从你我他的是非纠缠当中、从概念的圈套当中解脱出来,这就是我们学习论经的究竟法意义。

心所 色 涅槃

心所

伴随着心一起生起的,是称为心所的法相,心和心所都是有感知的究竟法,但是以心为主,如果说心是主人的话,那麽心所就是心的随从、部下。心和心所是在同一处生,感受同一个所缘,同一时间生起,又同一时间灭去的法相。

心所有五十二种,诸如贪心所是贪婪执著的心所。瞋心所是瞋恚恼怒的心所。愚癡心所是没有智慧,不明究竟法的心所。不贪心所、不瞋心所、和智慧心所是和贪、瞋、癡心所相反的心所。等等。

心和心所同生同灭,有着和心一样的感觉,譬如善良的心所伴随着善良的心生,憎恚的心所伴着憎恚的心生,有什麽样的心生起,就有同样情绪的心所一起生灭。虽然我们都希望美好的心和心所比醜恶的心和心所更多,但是美好的心和心所能多或少的生起,就关係到一个人对人生的真理实相是否正确理解,以及习性的累积。心所也和心一样没有实体,同样无常、无我。

这是佛祖證道後,谕示给世人的超越时空、永恒不变的真理。

 

色是一切真正存在,但本身没有知觉的法相。色可以说纯粹只是心感知的目标,色的巴利语意思是变坏,也就是说物质受到内外在因素的干扰,会因冷变坏,因热变坏,因饥变坏,因渴变坏,因风吹、日曬、生蟲而变坏。色有二十八种,色法也和心法、心所法一样的是因缘和合而生之法。

二十八种色,并不是指桌子是一种色,花木是一种色的意思。在究竟法里,地、水、火、风是色的四大,其他二十四种色是在四大的基础上再产生的色相。这些真正存在,本身又没有知觉的色,包括了:颜色、声音、气味、味道、冷热、软硬、松紧、眼净色、耳净色、身表、语表、女性根色、男性根色……等等。众生有男女两种性别,就因为有两种性色遍佈全身,女性根色使女性表现为女的,男性根色使男性表现为男的。

颜色在眼处显现,颜色不会知觉;声音在耳处显现,声音不会知觉;气味、味道不会知觉,冷热软硬本身也没有知觉,知道冷热软硬是心的功能。听到声音,意味着有听的心在当下生起,才知道有声音。假如有声音在响,但当时如果听的心没有生起,那声音也就没有呈现。声音是不会知觉的色法,知道声音响起的是心和心所,心和心所是名法。心、心所、色各都是属於不同的究竟法。

法相是无处不存在的,不管我们是有所感知,或是无所感知,呈现在我们的每一个呼吸间的是心、心所,和色,它们是各各不同的法相,绝不混淆。从早到晚,从生到死,不外是各种色法与名法的生起灭去。生命的过程,就是不停息地呈现在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以及心里思念的各种法相,也超不出这六个官能的知觉。

没有聆听过佛法,就不可能知道生命的真相。在认真聆听、思考、印證佛法一个时期後,逐渐培育起的正见能慢慢的领悟佛陀所开示的生命真相,明白我们有生以来都紧紧执著的心理感觉与物质现象,其实都只是一个个正在不停生灭、无常与无我的法相。

要了解生命的实相,不是一蹴即至,那必须是耐心的聆听後再认真思考,明白色法和名法的分别,一点一滴慢慢熏陶如理作意的智慧,从而松开根深蒂固的、对物执我执的邪见。

 

涅槃

除了心法、心所法及色法构成了我们这个世间的有为法之外,还有一种究竟法,称为涅槃,也称为无为法。涅槃是断灭烦恼的法,是非因缘造作之法,它是不依赖任何条件产生和存在的。

涅槃虽然是真的存在,但涅槃的境界,非高深的般若智慧难於体验到。在原则上,我们只要认清一点,即是世间万物,都有阴阳正反的两面,正如黑暗消失了就是光明,痛苦消失了就是安乐;有心、心所、色等生灭不息的究竟法,就一定有不生不灭的究竟法存在,也就是涅槃。

由於涅槃是證得正等正觉智慧後的境界,凡夫俗子必须先认知万物的实相,才能够逐渐熏陶出正知正见的智慧,如果对眼前的实相存妄见,以幻当真,就不可能体證到涅槃。因此,我们应该先著意在眼前,以及逐渐熏陶培养如实知见、认清万物实相的智慧。

涅槃有二,即有馀涅槃和无馀涅槃。当佛陀在菩提树下證悟得无上正等正觉圆满智慧,根除烦恼,但还有五蕴肉身,有心、心所和色的生灭,为有馀涅槃。佛和阿罗汉生命结束,命根断绝之後不再轮迴,即不再存有五蕴肉身,为无馀涅槃。